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第九年

      一名眉目清秀的女孩走進教室。

      「黃瓊安,妳走錯教室了!」

      女孩看向說話的男孩,細長的睫毛動了動,疑惑問:「沒有吧?」

      「沒有啊。」楊謙桐笑,笑得像個孩子般單純,笑得和行為舉止非常不符。

      黃瓊安的眉毛微皺,無奈一笑,走到我前頭坐下。

      「沂昕早安。」她轉過頭來,笑得甜美可人。

      「安安早安啊。」我笑開。

      黃瓊安──安安,是我高中生涯中,第一個找去上廁所的女孩。所謂:廁所從沒自己去的道理,我和她的緣分就是從這裡開始。

      她有巴掌大的小臉、雙眼皮的美麗大眼、嬌小的身材,一頭烏黑短髮加上可愛妹妹頭,清純小女孩這個詞都不及形容她的可愛。

      「你是打算對每個人都這樣做嗎?」我一手撐頰,看著身旁的友人,沒好氣地說:「這第九個了耶!」

      今天是高二的第一天,楊謙桐在來上學的路上就興高彩烈弟和我說了,要好好捉弄班上每一個同學,給他們一個驚喜。

      起初,我以為他的想法會蠻好玩的,結果事實真相竟是──跟每個同學都:「你走錯教室了。」

      這個想法從一開始就不對了吧?看到自家同學坐在教室裡,對著自己說:「你走錯教室了。」我就不信哪個孩子會呆呆地相信他,然後羞紅臉離開教室!

      「蛤──才九個!」楊謙桐看似很落寞地發出話語。

      我倒。

      甚麼叫才九個?好吧,楊謙桐的頭腦組織原本就和別人有些不同。

      說實在的,我替那些比楊謙桐早到的同學開心,還有一點,我很欣慰我是和他一起來上學的,可以免除被他問白癡問題的命運。

      誰叫他家就在我隔壁、座位也在我隔壁,就只差那可恨的班級不在隔壁,我從國中就開始跟他同班了!所以從小大到都只好走走走小手拉小手一起去學校。

      嘆口氣的同時,我又發現有個可憐孩子走進來了。

      「陳家譁,早安!」趁著楊謙桐和身旁同學聊起天時,得趕快幫陳家譁免除被問白癡問題的危險。

      我想,楊謙桐應該是不會對已經進到教室的同學耍白癡。

      「早啊。」道完,陳家譁將視線轉移到了楊謙桐身上,有些疑惑。「楊謙桐怎麼了?」

      我用餘光瞅著旁邊一臉錯愕的楊謙桐,露出一抹請他別多問趕快回座位才不會惹禍上升的笑容,「沒事!」

      楊謙桐肯定是因為錯失了和你說你走錯教室的時機,目前在進行無限後悔。

      這話我當然不會說出口,我不是不敢說,是不想說!

      剛開學的,我可不想就讓那麼多人被他陷害,尤其是他的好兄弟,他已經夠認清你的真面目了。

      「陳家譁!你走錯教室了!」自動打斷我圓場的話,楊謙桐兀自很有活力地衝出這句。

      我錯了。甚麼進教室就不理,根本是歪理!

      「誰給你走錯教室啊,笨蛋。」冷哼了一聲,陳家譁鄙夷地橫看著他。

      很好!就是這要樣子噹他!  

      陳家驊和楊謙桐感情很要好,雖說兩人都還是初出茅廬的混蛋小子,但陳家譁好多了,他不會像楊謙桐那麼笨,跟同學說你走錯教室,他可能只是騙你說:喂,你忘了拿餐具。

      他真的試過,而且真的有人被騙到!那個人,正是我隔壁的楊謙桐。其實陳家譁也只會這樣去弄楊謙桐,誰叫他總是一臉呆樣。

      「你才笨蛋!」理不直氣卻壯,楊謙桐反駁的話竟嚇人地弱。

      「好啦,大人不跟小孩鬥。」陳家譁一副大人樣地擺擺手,走離。

      「甚麼小孩。」楊謙桐繼續很弱地回話。

      陳家譁身影掠過的同時,他書包上掛著的銀飾正好撞進了我的視角,那是一個寫著英文字的吊飾。

      物品透過電燈發出光芒,吊飾背面烙印的三排英文字因為反光而看不清。其實,一開始我會發現這個幾個字母是無意的。

      可能就那麼剛好,我看到的不是閃閃惹人愛的吊飾正面,而是毫無特別卻有刻印痕跡的背面。

      我的英文說好不好,說不好也不是不好,總而言之就是普通,但是他上頭的英文字我卻看不懂。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它們又小又草,加上陳家驊總不肯給我看清楚。

      趴著問、躺著問、揍他一拳肚子讓他肝腸寸斷……反正怎麼問他,他就是堅持不說,每問沒答。

      直到有一次我隨口發問他才終於告訴我。

      嘛,認真問就不說,隨便問就說,肯定故意捉弄我。

      現實,果然是這樣。

      即使知道他可能只是亂回我的,我還是美好地以為,這幾串英文字組合在一起肯定是有什麼深刻含意,完全沒想到答案就只是:「這是我讀過的學校。」

      當初我是呆了很久,呆完之後,便洩怒地打了他幾下。

      我怎麼想都沒想到答案就這麼簡單,簡單到我根本不想接受。他亂扯這甚麼答案?我才不信他是多麼崇拜他學校崇拜到在吊飾上寫上它的名字!

      「喂喂,十個了。」揚謙桐朝著笑我笑,順手對我比了YA的手勢。

      「哦--三十個我就請你吃冰。」我回過頭看著他,呵呵笑的詭異。

      他聞言立刻抱怨:「我們班就三十二個,扣我們兩個和早來的不就少於三十了嘛!」

      他很完整地解釋了我剛剛那句話的癥結點,恩,能說的人少於三十個。

      「沒關係啊。」我聳聳肩。

      「齁──」

      看著他的表情,我輕笑出來。其實,一直跟他同班是一件,我很慶幸地麻煩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