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因為我太弱了

      壽山,這座山脈亦有鼓山與柴山之稱,同時也是位於高雄西南濱海,堪稱天然屏障的地標。

      漫步在林間,重重綠蔭未能杜絕晴日,默許亮光灑在叢生植物,點綴滿是落葉與塵沙的小徑,為山林增添一抹淡金色彩。

      遺憾的是,不論眼前的景色多漂亮,也無法讓茉莉的心情好起來,尤其同行之人開口講話的時候。

      「如果本人沒記錯,江神父是派妳來當護衛的。」

      「所以呢?」

      「潘小姐走得那麼慢,是想挑戰發生危險時,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我身邊嗎?」

      距離茉莉大約五公尺遠的地方,一身白色長大衣的殷百川回過頭來,皮笑肉不笑地詢問。

      怒火遭到點燃,茉莉努力提醒自己這是任務,再怎麼不滿也得以大局為重……

      「當然,如果受限於先天條件,這恐怕也是無可奈何的。」

      感受到殷百川打量她身高,更正確來說是腿部長度的視線,茉莉一個沒忍住,終究還是大吼出聲。

      「不用你多管閒事,走路給我好好看前面!」

      昨天傍晚,茉莉跟著殷百川從忠烈祠撤退,返回她與江神父借宿的地點,位於高雄川附近的玫瑰聖母堂。

      儘管對方在路上表明身分,聲稱江神父是他的合作對象,茉莉一直等到當事人親口證實,才勉為其難接受這番說詞。

      (真是的,怎麼會派這種人過來……)

      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剛劃下休止符,國民政府與共產黨分道揚鑣,展開一連串爭奪國家主權的內戰。

      由於在中國大陸節節敗退,國府選擇和交戰八年之久,同樣將共產黨視為禍患的日本軍方聯手,意圖在臺灣建立起最後的防線。

      於是,日本軍方暗中成立軍事顧問團,協助國府對抗以紅色為精神象徵,圖謀以共產主義顛覆各地政權的赤魔,將這個組織命名為「白團」。

      日本軍方除了擔心共產勢力抬頭,另一方面惦記著他們來不及湮滅證據,如今依舊留在神社遺跡的御先靈。

      殷百川,這位擁有中文姓名的年輕男子,真實身分便是代表日本軍方的使者,白團派來臺灣善後的尖兵。

      「──話說回來。」

      聽到說話聲,茉莉反射性看向前方,再次跟殷百川對上目光。

      「潘小姐是否還記得,我們今天來壽山的目的?」

      「不就是為了打倒麞妖,過來這裡找幫手?」

      根據殷百川的情報,當年日本軍方請來一名神官,讓他趕走支配壽山龍脈的鬼怪,接著才讓麞妖擔任神社守衛。

      基於這個前提,被趕走的鬼怪至今懷恨在心,願意對付麞妖也說不定?殷百川因此前來壽山了解狀況。

      「的確,如果想讓猴子聽懂,差不多就是妳講的那樣。」

      「你什麼意思!」

      「意思是,這裡的鬼怪是敵是友說不準,凡事小心為妙。」

      「……好啦。」

      村裡長輩也說過,哪天需要跟鬼怪打交道時,千萬不可以掉以輕心。

      茉莉設法加快腳步,將彼此間距從五公尺縮短到三公尺左右,減少安全上的疑慮。

      (明明就能好好說話,到底為什麼要這樣?)

      撇掉尖酸刻薄的一面不說,殷百川給的建議多半中肯,來自白團的情報也彌足珍貴,整體來說是值得信賴的。

      如果表現得親切一點,茉莉也能跟他好好相處,何況自己還欠對方人情。

      (出事的時候救我,現在又是這種態度,真的很莫名欸。)

      如果在乎一個人,會像這樣口出惡言嗎?

      喜歡的東西就說喜歡,討厭的東西就說討厭,話語就是用來傳達心意的。

      (簡直……跟鬼怪一樣。)

      鬼怪之所以危險,不只因為擁有強大的異能,關鍵在於難以被常人理解。

      祂們不把人命當成一回事,也不會按照常理出牌,因而給人喜怒無常的印象,沒事最好不要扯上關連。

      茉莉明白這個道理,也試圖敬鬼神敬而遠之,理論上該是如此──

      (不想了不想了!)

      茉莉搖了搖頭,將注意力投注於當下,觀察起周遭環境。

      (啊咧?這棵樹……有點眼熟?)

      望見路邊一棵綠樹,茉莉不由得停下腳步,尋思自己的記憶是否有誤。

      殷百川見狀,跟著停止往前邁進,悠然自得地開口。

      「潘小姐也發現了嗎?我們一直在這條路上打轉。」

      鬼打牆──民間傳說中,多在野外遭遇的異常現象,意即朝著固定的方向前進,過了段時間發現自己回到原點,在同一條路或同個地方繞圈子。

      殷百川一邊解說,一邊伸手入懷,取出符咒夾在指縫。

      「事不宜遲,該打破僵局了。」

      「嗯。」

      茉莉點了點頭,將手搭上懸掛腰間的彎刀,緊緊握住刀柄。

      用眼角餘光看向前方,殷百川向不知名的遠處擲出符咒,四周的景物隨即扭曲變形,顯現出原本應有的樣貌。

      (這裡是……!)

      遭遇鬼打牆的這段時間,他們早已遠離林蔭道路,來到四周盡是岩壁的地區,殷百川甚至距離懸崖不過幾公尺,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天空飄起細雨,不遠處的樹林裡閃著血紅凶光,更別說兩人面前的眾多黑影,封鎖唯一能遠離懸崖的退路。

      「哎呀哎呀,我們真受歡迎。」

      「……你瞎了嗎?」

      察覺數道黑影逼近自己,茉莉立刻拔刀發起攻擊,試圖殺出重圍。

      (可惡!有完沒完啊?)

      砍倒數名敵人,馬上又有黑影遞補空缺,攻勢絲毫沒有減弱。

      不僅如此,看似首領的大型黑影閃現而出,舉起一雙狀似手臂的樹藤,對著茉莉破風揮下。

      接連閃過藤鞭,茉莉正欲揮刀反殺,未料大型黑影掠過身邊,直朝著白色人影而去。

      「快躲開!」

      茉莉飛撲上前,以肉身接下樹藤猛襲,呼吸為之一頓。

      痛覺幾乎剝奪意識,只知道自己被甩出一段距離,繼而往下墜落……

      「潘茉莉──!」

      在山裡不能喊人名字吧?聽見男子驚慌的呼喚聲,茉莉彷彿置身事外地想著。

      (算了,是我自己不好。)

      執行任務本來就有風險,出意外死掉也是難免的,怪不得別人。

      (……因為我太弱了……)

      看了灰暗的天空一眼,茉莉緊緊閉上雙眼,任由恐懼主宰自己──

      朦朧之中,鳥類拍翅聲由遠而近,伴隨清風來到她的身邊,而後再無知覺。

未完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