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遊戲開始

成春天打開系統排名把自己的名字隱藏起來,這是她玩遊戲的習慣,只不過以往玩的是平面線上遊戲,而現在玩的是虛擬擬真線上遊戲。

『新武』,這是她這次所玩的遊戲名稱,『新武』並不是全球第一個擬真遊戲,但卻是唯一她玩得起的遊戲,以前的擬真遊戲光一個頭盔就要價五萬到十萬不等,更別提最高級的養生艙,那根本不是尋常人所花得起的價錢。而如今『新武』推出五種類型的頭盔和養生艙,讓她得以一償玩擬真遊戲的心願。

現在她已經玩此遊戲玩了一個多月了,但是問題來了,雖然已經一個月了,她卻對『新武』這個遊戲是一點也不熟悉。

不是她沒認真玩,而是她剛從新手村出來便被村外難得出現的BOSS神鷹給帶到一處暗無天裡的洞穴中,雖然在這當中有許多奇怪的奇遇,但還是令成春天感到非常的無言,特別是山洞是無法傳收訊息的場所。

如今擺脫那烏漆抹黑的地方,她趕緊發了兩封訊息給她的弟弟—成夏天,ID:夏風晚塵;妹妹—成秋天,ID:秋月無霜,除告知她已經出來外,也順道詢問他們在哪。

夏風晚塵:「姊?妳是姊?春天來了…姊妳取名字可以有創意、有涵養一點嗎?」

秋月無霜:「姊,妳出來啦?我剛好跟夏哥在洛陽城內。」

成春天直接撕掉弟弟所傳的訊息,她不認為弟弟所想的名字又多有創意多有涵養。

「洛陽?那在哪?」成春天額頭冒出三條線,光講地名,她這個沒有買地圖來看的新手又怎會知道在哪?

在『新武』內沒有所謂一般平面遊戲按M便有大地圖的系統,而是要到商店去購買地圖,但也不是只購買地圖就好,按價錢的區分又分了五種準確度不同的地圖,越高價價錢當然越高,不過除了商店買外,有些野外BOSS也會爆出很高等的地圖,再不然就是由玩家自己繪製地圖自用或販賣。

而上述的三種管道,成春天連一項也沒有,首先,她甫出新手村就被抓走;其二,她沒打過BOSS;其三,她沒認識任何地圖玩家。

「對了,我忘了姊妳現在的情況,不然我們先加朋友,等姊妳搞清楚情況再連絡碰面。」秋月無霜發回訊息。

「嗯嗯,那就先這樣吧!」

春天將弟妹加為朋友後,便毫無頭緒的站在山洞的出口處。

東西南北左右分不清楚,那左手右手猜拳來決定好了。

右邊。

春天看著自己的右手,便施展輕功”燕飛躍   ”往右手邊飛躍而去。

根據系統排名,『新武』第一高手名叫傾天一劍,等級50等,所以算起來她不算太弱,那一個月的封閉期並沒有造成她落後其他玩家太多,相反的還多出不少,看系統排名的第10名就知道,ID:春天來了,等級40等。

成春天得意的笑了笑,這個遊戲玩家的頭上不會出現ID,而現在她又將系統排名上的名字給隱藏起來……雖然隱藏的有點慢……但是她這麼低調,應該不會再招惹一堆事了吧?

上款遊戲就是招惹了一堆事才逼的她不得不離開。

成春天眼神暗了暗,在路上直接停了下來。

接著有好一段時間都站在這荒郊野外,也不管此處會不會有怪物攻擊她。

驕陽、白雲、樹林、小道,時間彷彿靜止了。

「咦?怎麼會有新手出現在40等怪物區內?」突然,自樹林中走出兩名風格迥異的男子。

黑衣的男子瀟灑帥氣,雖然長相五官並不特別出色,但就是會讓人感到帥氣,特別是他身上濃厚的江湖氣息,狠厲中又帶有些豪邁,綜合起來使人對他是完全移不開眼,腦中閃過的除了帥氣還是只有帥氣。

藍衣的男子溫文儒雅,臉上掛著極淺的微笑,雖然看起來極好相處,但和狠厲外放的黑衣男子不同,內斂的情緒反令人感到害怕,而方才開口的便是這名藍衣男子。

「哈囉?」藍衣男子站到春天的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成春天到此時才從思緒中回神,愣愣的看著藍衣男子,便嚇一跳似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好死不死的踩到後方的黑衣男子的腳。

系統提示:玩家春天來了對您展開攻擊,減血20點。

黑衣男子呆住,隨即看著名為「春天來了」的少女跳開,又踩到藍衣男子的腳,也完全不意外的看到對方露出古怪的表情。

跳了幾次,成春天總算跳離那兩人的範圍。

剛才的系統提示她也不是沒聽到,只是當下太驚慌了,才會一連踩到他們好幾下,現在到了安全範圍內,她當然要趕緊道歉才是。

「抱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成春天還行了個大禮以示她道歉的誠意,但日後春天可是很後悔她當時為啥要那麼有禮,以至於她漏看了這兩人當時所交換的眼色,展開了多事繁亂的遊戲生涯……

「沒關係、沒關係,妳也不是故意的。」藍衣男子連連擺手,「既然我們有踩腳之緣,這點〝小小〞踩腳當然也是沒關係的。」

成春天額上冒汗,這聽起來不像是沒關係的樣子。

「那…那妳們要我如何才願意接受我的道歉?」要死,不過是半路發個呆也會有事?

「呵呵呵,不用做什麼啊~春天妹妹只要答應……」

「答應…?」

在藍衣男子還沒說出他的要求是什麼時,春天的面前便跳出一個面版。

系統提示:玩家傾天一劍要與您成為朋友,答應與否?

傾天一劍?成春天瞪大雙眼,這個名字怎麼跟系統排平的第一名那麼像?

「傾天,你那麼快發出訊息作啥?我都還沒說完ㄟ——」

黑衣男子,也就是傾天一劍瞥了一眼藍衣男子一眼,「你那樣很拖時間。」

「哪裡拖了啊!我只是想表達我的友好。」邊說,藍衣男子也不忘發出了交友訊息給已然呆住的春天小妹妹。

最後,終於回過神的成春天還是將兩人加為朋友,並再連她們也搞不清楚的情況下答應與二人同行上路,縱然她老是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