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03

     Coco老師在主持完書瑋學長的表演後,便示意讓其他學長姐開始進行社課的例行流程,好示範讓我們這些新成員來了解。

        她在班上發下了一人一張的社員安排表,上頭有全社成員的名字,及他們擅長的樂器和演奏日期,感覺是要大家在課堂上輪流演奏的樣子。

        接著,我親眼看見書瑋學長將小提琴收好,走到鋼琴前坐下。

        說實話,當他坐在鋼琴前的時候,我原本以為他只是為了找離講台比較近的位子,以便來記錄每個人的表現還是什麼的,但是在Coco老師叫上今天第一位演奏的學姊上臺,並宣布曲目時,他居然將雙手放在了琴鍵上,並且毫不生澀地彈出了指定曲的前奏,和那位學姊的長笛合奏得天衣無縫。

        相信其他的新進社員應該也跟我一樣,看得目瞪口呆。

        「我們偉大的秦社長,不但小提琴拉的好,鋼琴也是很熟練的喔!不管是什麼樣的曲子,他只要聽過一遍就可以彈奏出來了。」

        「老師,您過獎了,我沒有您說的那麼厲害啦!」

        在那位學姊結束演奏之後,老師才向大家將書瑋學長在社課中所扮演的角色娓娓道來。

        如果成員擅長演奏的樂器只能呈現出主旋律,像是管樂類、喇叭或是小提琴之類的,他就會負責利用鋼琴來替他們辦奏,讓音樂聽起來不至於單調。

        不過能同時將小提琴和鋼琴都練得如此純熟,我的直覺告訴我,他絕非等賢之輩。

        看見他被老師稱讚,而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我看著看著,嘴角竟也不自覺地被他帶動而漸漸上揚。

              「子揚,你笑什麼呢?」

        坐在我旁邊的雅君似乎發覺了我莫名其妙地看著講臺微笑,奇怪道。

        「沒、沒什麼。」

        就在我轉頭回應完雅君,將目光重新放回臺上的時候,卻突然對上了書瑋學長閃亮的眼眸,這叫我驚慌了一霎,趕緊閃躲到別處。

        「老師,請問我可以找一個人,在我拉奏小提琴的時候,當我的專屬辦奏者嗎?」

        就在我看向別處的時候,聽見他向老師道。

        「依你的程度,沒有伴奏也一樣可以演奏得很好,如果你要找一個人來跟你合作,我想也是可以的。」

        以往輪到他演奏時,只有他一個人上臺,但此刻老師和每位社員的態度,好像正說明著臺上即使只有他一個人,他也可以hold得住的樣子。

        每個人在聽見書瑋學長想要找屬於他自己的「專屬伴奏」時,各個都安靜了下來,直盯著他,好奇究竟是哪個幸運兒有這樣好的運氣,被他所選中。

        只見他慢慢走向臺下,依序走過了三年級和二年級的座位區,最後走向了我們一年級新成員的區域,見他距離我越來越近,隨之而來感受到的壓迫感也越來越大。我低下了頭,盡量不要去注意他。

      「學弟,請問我有榮幸請你擔任我的伴奏嗎?」

        他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近到低下頭的我都看見了他的黑色帆布鞋停在我的座位旁,然後我的手就毫無預警地被他握了起來。

        不管周圍響徹雲霄的尖叫聲,我緩緩地抬起頭,便對上了他真摯的眼神。

        「當、當然可以了。」

        我很快地抽回了我的雙手,不在預期內的發展有點令我不知所措。

        「謝謝你,子揚。」

        不知道為什麼,他近距離為我而綻放的笑容,讓我的臉瞬間變得好燙、好燙……。

      社課結束之後,書瑋學長跟我交換了臉書帳號和電話號碼,說是以後方便聯繫社團上的瑣事。

        他告訴我,在他唸高中之前都和父母生長在德國,雖然他們一家人都是台灣人,但是爸爸卻是格萬特豪斯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媽媽則是托馬斯合唱團的團員。

        「他們不希望我像他們一樣因為工作而需要在全國,甚至是國際間奔波,所以在我要升上高中的時候,就將我送回臺灣接受教育,想讓我的未來能夠平凡一些,不要像他們一樣那麼繁忙。」

        書瑋學長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道。

        他父母的決定讓我覺得有些可惜。

        「其實也還好,因為音樂現在對我來說就是像興趣一樣把玩很輕鬆的,再說當個平凡人也是件不錯的事。」

        他似乎是看穿了我心中的想法,連忙補上一句。

        看他表面上滿不在乎,但是事實上心裡應該是很希望藉由音樂來達成自己成就的……吧?

        「好了,還有一點要注意,」看我好像在想什麼事情一樣,他清了清喉嚨,拉回正題:「別看Coco老師那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她可是會要求每個學生,一個學期至少演奏三次,並且至少作兩首自創曲,在期末成果展的時候發表給全校的人聽喔!」

        演奏三次,對我來說算是小問題,自創曲嘛……,去年上家教課的時候,老師也讓我練習過,所以應該也是還可以應付。

        「學弟你也太淡定了吧!正常人聽到我這麼說,早就嚇到不知所措了。」

        「嗯……,我是覺得還好啦,真的。」

        他見我反應沒有一點驚慌,因此打趣道:「我對你的表現拭目以待,我很看好你喔!」

        「嗯……,彼此彼此啦,呵呵!」

        能夠被那樣厲害的他抱有期待,老實說我的心裡有點小小的激動。

      「喔對了!」他像是又想起什麼一樣對我說:「其實Coco老師每一堂社課都會要求我演奏,所以可以麻煩你下週上課的時候就替我辦奏了嗎?」

        「當然可以,請問曲目是什麼呢?」

        「River   Flows   In   You。」他突然轉過身來,微微低下頭對我說。

        我們的距離變得很近,在他看著我的時候,鼻尖輕吐的氣息,彷彿真的像是淌淌流動的河水慢慢流入我心中一樣。

        「好、好……,我回去準備。」

        我們倆好像都發覺氣氛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因此各自閃躲了開來。

     「子揚,我們一起回去吧!」

        「咦?雅君妳在等我嗎?」

        就在我和書瑋學長正覺得尷尬的時候,雅君叫住了我,她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說:「當然,看你和學長聊得那麼開心,我都不想去打斷你們。」

        學長向雅君禮貌性地打了個招呼後,看時間也不早了,所以就讓我們背著書包離開了社團教室。

        原本是要和她一起走路回家的,但是在離開社團大樓的時候,才想起要去籃球社找家維這件事,因此我便拉著雅君來到操場。

        「林子揚!我在這裡,這裡這裡!」

        一腳才剛踏入操場,便聽到家維的叫嚷。

        順著聲音看過去,發現他站在籃球架旁熱烈地向我招手,同時也看到站在球架另一側拿著記分板的葉湘婷。

        「她還真是對你窮追不捨,都追到社團來了。」

        我走到家維的身旁,竊聲在他耳邊道,還偷偷瞄了葉湘婷一眼。

        「你別嘲笑我了,剛才看到她竟然也是籃球社的,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啊……」

        他壓低了聲音,滔滔不絕地說著,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人正漸漸朝他走近。

        「梁家維,我們一起走路回家吧,你說好不好呢?」

        湘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家維身後,他嚇得差一點跳起來。

        「不、不用麻煩了,我找子揚陪我回家就好了!」

        湘婷的提議,另他急忙猛搖頭拒絕,並且手臂用力環住我的脖子,將我拉近他的身子。

        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或許是湘婷這個女孩子我也沒有很喜歡,所以我當下並沒有掙脫家維的束縛,反而配合著他,順道看戲。

        只見湘婷原本白皙的兩上,浮現出因惱羞而泛起的紅暈。

        家維沒有發現,許多憤恨的眼神從四面八方投射到他身上。

        回家的路上,我不由地向家維抱怨他剛才粗魯的動作,並且順便挖苦他一番。

        「林子揚,你就行行好,不要再嘲笑我了嘛!」他轉過頭,可憐兮兮的看著我。

        「話說,沒想到雅君竟然也很會彈鋼琴,看不出來。」

        他見雅君和我從社團大樓一起出來,好奇問了一下,便得知她和我參加同一個社團。

        我和家維之間,多了一個倪雅君這個朋友。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點開書瑋學長的臉書,瀏覽他一張張的相片和一則則的貼文。

        大致上,他的動態幾乎都是去各大都市演奏和比賽,偶爾也會記錄學校的生活。

        突然有一篇貼文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一篇2008年發的貼文,與其說是貼文感覺更像是一封信,由開頭可以知道,那是要屬名給一個叫做「Jacky」的男生,不但如此,文章下面還附了一張他和一個紅棕色頭髮男生的合照,但那男孩的臉卻被他用相片的霧化效果蓋掉了,藉由輪廓,和微微從模糊影像透露出的綠色瞳孔,還是可以看的出來像是一個德國人。

        內容好像是在說,他們之間的事被他父母知道了,因此想要將他送回臺灣,然後接下來就是一些道別的話。

        看起來就像摯友要分離一樣。

        當我邊看邊想著書瑋學長到底是跟那個德國男孩發生什麼事情,嚴重到要被他父母遣返回國時,突然看到他在文章中寫的一段,朋友之間不可能會說的話……

      「我曾想過和你常相廝守,可是他們認為男人之間沒有愛情……」

        所以說,書瑋學長和那男孩並不是朋友。

        不曉得那個德國男孩看不看得懂中文,如果看懂了書瑋學長的文章,我想他一定會馬上泣不成聲。

        「我這輩子說過最大的謊,就是對你說不愛了。對不起。」

        在結尾的時候,書瑋學長寫著。

        原來,讓他回國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他所說的父母不希望他以後太辛苦,而是背後一場辛酸且不被接受的戀情。

        那天,我沒有去琴房彈琴,而且晚上還出奇地失眠了。

        我從來沒有因為一個人而如此掛心。

******雖然我不懂何謂愛情,卻知道它以各種樣貌存在,每一種都使人刻骨銘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