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001章 蘇震

當夜晚降臨明月高掛,平日杳無人煙的盤龍山上有著不同與以往的喧鬧,微風陣陣吹拂,正值盛夏的山上,成群的蚊蟲飛來飛去嗡嗡的讓人心煩,卻澆熄不了一群追星族觀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文奇景-天龍座流星雨。

蘇震是一家小型仲介公司的行政助理,這家公司是他大學一個叫王世的同學家裡開的,蘇震畢業后找不到工作也沒什麼專長只好放下臉面找到這里,王世知道蘇震這個同於不只是面癱還不善交際,根本就不是一個做業務的料所以給他安排了一個行政助理的職位,月薪也是標準的22K但是有加班費,蘇震也基於這點情分而成了每日最早上班最後一個離開公司的人,同時也是整間業務公司唯一不自由的員工,忙完手邊的資料把所有東西上架歸檔,關好了窗戶,鎖好辦公室的門,剛下班的他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晚上11點了,"唉~!這樣的日子要熬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蘇震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走出了公司。

剛下班的蘇震雖然不是一個天文愛好者,但是身為一個吃瓜群眾當然也不能錯過這一次的天文奇景,平時最無光害的盤龍山也因為這次流星雨而車水馬龍,看了看時間距離天龍座流星雨還有20分鐘,當然20分鐘要蘇震從市區的公司騎車趕往盤龍山山頂的觀景台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但是最起碼也能到達光害較少的山腳下。

眼看流星雨開始的時間越來越接近,蘇震騎著機車正趕往盤龍山,現在連山腳都還不到,隨著灰暗的空中一點星光閃過,喧鬧的人群也慢慢安靜下來,慢慢的一點接一點的星光畫過天際,從一開始稀疏的三三兩兩到後頭如陣雨一般照亮整個天際,而這次的流星雨也與以往三兩成群的情況不同,天龍座流星雨就彷彿是衝破天際這一座大水壩的江水一般,流星雨如同崩堤的江水一般沖出天際這個水壩,一道道粗壯如龍的流星水柱照亮整個夜空。

蘇震也在路邊停了下來觀看這難得一見的天文奇景,隨著星空中流星閃爍所有人都看呆了,彷彿天龍降世一般的流星雨,剎那即逝當所有人還沉溺在剛剛的天文奇景中,蘇震默默撿起地上一棵被流星雨光芒照耀的十分好看的貓眼石放進自己口袋,騎著自己的機車發動引擎默默離開,在回家的路上,蘇震在超商買了一些吃食,又跟店員要了一些關東煮的湯,這些是他給他家里另一個成員,一條巴哥犬準備的。

這條小巴哥犬是他大學同學棄養的,大學畢業前他大學同學因為失戀所以要棄養跟女友一同餵養的小巴哥犬-Honey,雖然平時蘇震也沒被這個同學少餵狗糧,但是隨著他這個同學失戀後Honey就被棄養了,整天在蘇震他們這幾個同學間的門口祈求吃食,看著每天窩在自己門口的這一只小巴哥犬,他看它可憐就抱了回去,還給他改了一個他比較喜歡的名字:阿醜,畢竟要蘇震這一個大男生對著一條公巴哥犬叫Honey,他還是不太能接受,也還好小巴哥犬也挺能接受牠的新名字。

不知道是因為阿醜很通人性還是被棄養或的關係,每當蘇震不開心或者沮喪的時候,阿醜便會趴在他的腿上舔他的手,每當這時,蘇震的心情就會變得異常的好,所有的不開心都會忘掉,慢慢的蘇震也就跟阿醜相處得越來越好,三不五時還會幫阿醜加菜。

提著自己的宵夜跟給阿醜加菜的飯,還沒到家蘇震就聽見一陣急促的狗叫聲,這聲音他在熟悉不過了。

"不好,是阿醜!"蘇震三步併作兩步,急忙往家的方向跑。

他十分著急,因為此時除了阿醜的叫聲還有另一條狗的叫聲,阿醜的叫聲已經變得尖利,這是狗受傷的時候的叫聲。

蘇震剛沖進租屋的公寓,他的大腦就瞬間被憤怒填滿了。

兩個小孩子站著他們家門口,門鎖看起來已經被撬開了,兩個小孩看著屋子里,里面阿醜的叫聲越來越急促。

"冠軍,加油,咬牠,咬死牠。"兩個小孩中的一個興奮的大叫。

"哈哈,冠軍可是拿了鬥犬比賽第一名的比特犬啊,咬死一兩支路邊野狗只是小事而已,看到牠的厲害了嗎。"另一個小孩說道。

"你們在我家幹什麼!"蘇震怒吼,嚇得兩個小孩子心里直跳。

轉過頭來,看到是蘇震,知道是這家的主人回來了,兩個小孩叫了一聲:"冠軍,過來。"然而這條叫冠軍的比特犬並沒有出來,兩個小孩一看叫不出來自己的狗,只好趕快跑掉。

蘇震認得這兩個小孩,其中一個是隔壁鄰居家的孩子,平時調皮搗蛋,就喜歡帶著自己家的比特犬到處打架,另一個好像是他的表弟,兩個小孩早就想讓那條叫冠軍的比特犬和阿醜打一架了,但蘇震一直不讓,沒想到他們今天竟然撬開他家的鎖來鬥犬。

此時蘇震沒功夫管那兩個小孩,快步跑回家裡,出現在眼前的一幕讓他氣上心頭,屋子里,兩只狗都在角落里,其中一只健壯的比特犬咬的阿醜渾身是血,現在正咬著阿醜的一只前腿在搖晃,不用說,那隻比特犬一定是小孩口中的冠軍,蘇震馬上拿起門口放的防盜球棒,往冠軍的頭打了一下,冠軍立即哀嚎了一聲,松開了阿醜的腿,不但沒有要往外跑的樣子更張開血口往蘇震小腿咬去,蘇震一驚又朝著冠軍的腿給了他一下,"你咬完阿醜還想要咬我的腿,看我打斷你的狗腿。"

一棒子過後冠軍哀叫著跑了出去,蘇震轉過身來抱起阿醜,仔細的檢查了它身上的傷,阿醜一共傷到了十幾處,其中一個最大的傷口在肚子上,有四、五公分長連腸子都快看到了,蘇震心疼的抱起阿醜,快步走出去,他要帶阿醜去附近的寵物醫院。剛出家門沒兩步,迎面走來了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隔的老遠,蘇震就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

"就是你打傷了我的狗,還欺負我家的孩子?"男子手中酒瓶晃蕩,居高臨下的問。

聽見這話,蘇震就知道這是他的鄰居其中一個小男孩的父親了。

此時的蘇震也沒心思要和他理論誰對誰錯只想趕快把阿醜送醫院,沒想到一句讓開還沒說出口,那男子就迎面踹來一腳,蘇震壓根沒想到他會動手打人,懷中抱著受傷的阿醜淬不及防下,連躲避都來不及就被踹飛到一邊牆角,中年男子身后,一個小孩抱著狗,看著自己父親大發神威,興奮的大叫起來,摩肩擦踵,眼神極其亢奮。

"爸,就是那條狗咬斷了冠軍的腿,快打死牠給冠軍報仇。"

中年男子的注意力慢慢從蘇震身上轉移道他懷中的阿醜,揉了揉惺忪的醉眼拖著不穩的身子,打了一個酒嗝看向一旁地上的蘇震,雖然蘇震被踹飛但是仍然緊緊護住阿醜,此時正慢慢的爬起來,在蘇震懷中的阿醜再受這一下已經奄奄一息。

中年男子看著蘇震懷中的阿醜,眼里冒著兇光,右手的酒瓶高舉過頭,見到這一幕,蘇震頭痛欲裂,"你要干什么?快住手。"

中年男子手里的酒瓶沒有任何停頓,重重的敲了下去,清脆的玻璃聲過後,緊接著傳來的不是阿醜也不是蘇震的叫聲而是被吵醒其他鄰居的尖叫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