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月刊少女同人】花開了,彷彿少女漫畫一般

◎堀自(非堀鹿請慎入)

      堀前輩,我喜歡你!

      可是這份心意好像就算表達出來也沒什麼用呢,因為在他眼裡都只有鹿島而已嘛!

      啊啊啊──不可以說喪氣話,在努力到底之前什麼都說不準呢!

                     《前輩,請看向這邊   /   先輩、こっち向いて》

      去年在因緣際會下來看浪漫學園戲劇演出的森   梨子,從那一天起就對演出男主角的堀   政行前輩情有獨鍾,男子氣概十足的臉龐、帶有雄厚磁性的嗓音,再加上帥氣度破表的完美演技。在梨子眼裡舞台上的那個男人,正是所謂的毫無缺點啊(當時坐在第一排比較看不出演員身高,加上戲劇部的成員努力彌補這個缺點),整齣戲都帶著滿滿的愛意看完。

      於是她隔一年,毫不猶豫的就進入了浪漫學園就讀。

      入學當天正當梨子滿心歡喜的找尋堀前輩身影時,她忽然怔了一下,那是她最喜歡的聲音啊!

      「如過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當上優秀的主角的。」

      「欸!真的嗎?」

      是誰這麼幸運?竟然被堀前輩這麼看中?梨子望向聲音的來源,哇賽她兩顆眼睛睜得大大的眨呀眨,原來是個超級美男子啊。那兩個人站在一起的畫面真的像是天堂的畫作一樣,梨子看得入迷。

      ──欸?不!等等?!她穿裙子?

      「是女生啊!!!!!!!」梨子哭笑不得。

      不、不、就算如此我也不能認輸,既然人都找到了就要加把勁。梨子握起了拳頭替自己加油,朝著堀前輩狂奔過去,「我!我!我也想要加入戲劇部!」

      「哦……好啊。」

      那是堀前輩跟梨子的第一次接觸,前輩答應並遞上戲劇部傳單的那一刻對梨子來說真是帥氣炸了,眼前那個男人的一舉一動都像是溫柔的紳士,他的身後就像充滿著少女漫畫的背景效果般那樣的燦爛炫目。哇──眼神離不開他了,梨子完全不想把目光撇開,努力的觀察、想要把零距離的堀前輩完美複製在腦海裡提供給往後的日子做白日夢。

      ──可她這時候才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實。

      「欸?原來前輩這麼矮!!!!!!」

      「喂妳這傢伙是在耍我嗎!!!!!!」

      森梨子拍拍雙頰振作精神,就算學長不高好了反正比自己高就足夠了,再說這樣也完完全全影響不了對前輩的愛慕之心。

      對,不管對方有什麼缺點都能容忍這樣才算是愛呀……等等,話說今天早上不小心把心聲說出口給前輩的印象已經扣分了,一定要想辦法把分數加回去才行!

      放學後第一次的部活時間已經來臨,梨子心臟撲通撲通的開始加速狂跳,只要一想到以後每次的部活時間都能見到那個人就覺得小鹿亂撞啊。唰──的把戲劇部教室的門拉開,裡面意外的擠著一團女生,連讓梨子走進去的空位都沒有,難道戲劇部因為前輩的關係這麼受歡迎嗎?

      「鹿島君──妳真的不打算來我們家政部嗎?什麼好吃的我都可以做給妳吃唷!」

      「不對!鹿島君應該要來我們輕音部的,怎麼看都是超受歡迎的主唱啊!」

      「鹿島君是我們的!」「不,是我們的才對!」「是我們的啦!!!」

      呃、看來不是為了前輩而來的呀……

      梨子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怎麼有種不太開心的感覺,果然看到有人把自己最喜歡的堀前輩給比下去這種心情有夠差的呀。

      被人不斷拉扯的鹿島遊在聽到有人邀請她去輕音部之後發覺苗頭已經不對了還是趕緊全部婉拒比較好,「各位溫柔可愛的公主們呀,實在是很遺憾我無法接受妳們熱情如火的邀約,因為我在入學前就已經被這個舞台給吸引了!」

      在眾多美少女感嘆離去的同時進到教室來的是等待已久的堀政行本人,他不時頭往後疑惑地盯著那一群來歷不明的吵雜少女們邊碎念著,「那群人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啊……」

      才剛從鹿島被包圍的奇觀驚艷中醒過來的梨子準備給前輩大人來個禮貌地問候提升印象。

      「堀前……」「堀前輩──你好呀!」

      嗚哇、被鹿島打斷了,梨子尷尬的看著他們。

      「唷,你來了啊。」

      「是呀,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年G班的鹿島遊,去年因為看了堀前輩的演技被深深吸引所以決定也要加入戲劇部!」

      「真的嗎?聽你這麼說還真開心呀,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哦,鹿島。」

      嗚……被那個美少年搶先一步了,不行,梨子妳不能輸呀!妳也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在那兩個人對話告一段落之後梨子也毫不客氣的衝到前輩面前舉起手發言,「我……我……我是一年C班的森梨子,也是因為看了前輩的戲劇才會進來的,前輩對我來說可……」

      「──喂小堀!可以來一下嗎?我們正在準備待會對一年級新生介紹的資料。」

      「哦!來了!」

      ……

      ……

      嗚嗚嗚嗚嗚……

      森梨子的戀愛追求戰,第一戰宣告失敗。

      加入戲劇部的日子久了,森梨子對堀政行前輩的愛意雖然絲毫未減少,但對自己的自信心倒是銳減了不少。

      比如說,當每次下課她都立馬衝到戲劇部教室──

      「大家好!欸?堀前輩呢?」

      「小堀他去接鹿島君了哦,啊啊真羨慕呢我也想當鹿島君的隨扈。」

      不!在梨子的眼裡被堀前輩親自迎接的鹿島絕對是更令人羨慕的!

      比如說,當在路上好不容易遇見了野生的堀前輩,什麼也沒多想就衝上去打招呼時──

      「堀前輩──」

      誰知道每次堀前輩都是「嗯?那是……」然後衝向被一團女生包圍的中心大喊著:「鹿──島──別給我擋路啊!!!!」

      比如說比如說,每次只要想要找前輩搭話就會被跟鹿島有關的任何事物給打斷。

      森梨子嘆了口氣,對手是長的那麼俊俏的鹿島,身為平民百姓的自己怎麼可能贏呢?

      有一天,正當梨子失望透頂的正準備從戲劇部教室走去廁所時,嗚嗚怎麼辦遇到了讓她心情這麼鬱卒的那兩個人啊感情已經好到連廁所都要一起去上了呀!如果不是真的很尿急的話梨子真的想要掉頭就走的啊!

      「蛤?妳是女生啊?!」

      ──事到如今才發現也太奇怪了吧前輩啊!

  

      不過森梨子發現自己好像還有一點希望,畢竟原來他們感情會那麼好是因為堀前輩根本就把鹿島當成了哥兒們而不是女性來對待。不過與其在這邊自己猜測倒不如直接鼓起勇氣去問個一探究竟吧!梨子下定了決心,三天後她終於付諸行動。

      「那、那個……堀前輩!」

      「哦!是森啊,怎麼了?」

      被點名的堀政行很難得的周圍沒有任何一個可以阻礙他們對話的人,現在不管問什麼,前輩他都沒有藉口可以脫身,一定會好好給她一個答案的,梨子這麼想。

      「那個……對前輩而言,鹿、鹿島君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呢?」森梨子吱吱唔唔的,其實她本來是想直接告白的,可惡啊!

      堀政行絲毫沒有猶豫,「當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啊這還用說嗎!」

      咚吭──梨子石化了,僵掉的笑容上垂著兩條無奈的淚痕。

      「戲劇部要是少了鹿島根本就等於一個故事沒有了主角嘛!」堀前輩拿著演出時的氣魄從丹田大聲的把心聲說出來後,還默默補了一句,「我還真的沒見過比她帥的人了呢。」

      嗚嗚……可我問的是她對你而言不是對戲劇部而言啊……

      那一天傍晚,梨子在夕陽的餘暉下,盡情享受著一個人的時光。

      好!既然失戀了,沒有像少女漫畫般轟轟烈烈的戀愛過程,至少也要有個浪漫的失戀過程!梨子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下定了決心然後在太陽下山以前跑到了河堤邊,她想要效仿戀愛漫畫在河邊這種空曠的地方大吼大叫。

      於是梨子雙手拱在嘴邊,深深吸了一大口氣,「笨蛋──」尾音拉了將近一分鐘(好強的肺活量),她在沒氣之前繼續大吼:「笨蛋笨蛋笨蛋梨子妳這個笨蛋──」連告白都還沒嘗試過就失戀了根本就是笨蛋加三級呀!

      這時很湊巧的,堀政行剛好因為某些事情今天從河堤這條路經過。

      「嗯?這不是森嗎?竟然在這邊吶喊,也太青春了吧……」堀政行疑惑了半晌,河堤旁的青草上背著夕陽光站著的黑色身影看起來確實是戲劇部的後輩呢,「有心事嗎?去關心一下好了。」

      梨子有點口乾舌燥了,她想趕快把想講卻還沒講的話趕快喊完回去喝杯飲料。她想了想,嗯……還是告白吧!

      於是她繼續將雙手拱在嘴邊,「我喜歡你──」

      堀政行一步一步的向梨子靠近,他很疑惑,剛剛不是還在罵人笨蛋怎麼又在這邊說喜歡?

      不行啊梨子,妳這個俗辣鱉三小嫩咖,連在這邊告白都不敢把名字講出來,這樣怎麼能算是浪漫的失戀過程呢?!梨子覺得自己真的很窩囔,又想到自己跟前輩的距離一點也沒靠近過,眼角慢慢被逼出淚水。

      「堀前輩我喜歡你──」

      「欸、啥?!」正當堀政行走到梨子旁邊要拍她肩膀時,絲毫沒有發現崛前輩的梨子就在本尊面前非常大聲的告白了。堀政行有些震驚,伸出的手頓時停住。

      「我也想像鹿島君那樣──社團活動遲到對你開黃腔然後被你揍飛出去啊──」

      「……」現在堀政行的表情已經經典到跟名畫吶喊差不多等級的嚇人了。

      這個人是斗M嗎……不只這樣,開黃腔是怎麼回事?堀政行有些害怕的退後幾步,好死不死踩斷了一根地上的長樹枝,啪、的聲音整個吸引了森梨子的目光。

     

      臉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森梨子目不轉睛地瞧著眼前那人,照射在前輩身上的夕陽就像舞台的聚光燈一樣整個把前輩的魅力散發到極致,不管何時看到那個人都會讓梨子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呢。儘管對方現在臉色發青、表情跟囧字一模一樣,還是帥氣的叫梨子不能不心動呢。

      「嗯?」梨子捏了捏自己的臉頰,會痛會痛,這不是夢。然後她捏了捏堀前輩的臉頰,有觸感有觸感……

      ──我好希望這是夢啊!!!!!!!!!!!!!!!

      「前、前、前、前、前、前輩……」

      森梨子現在的心跳速率可能飆世界紀錄了,她的臉紅得像剛燒開的熱水壺嗶──的頭上不斷冒著熱煙。

      她現在真想直接消失在這個世上,不、超級俗辣的她其實只要能消失在前輩面前她就滿足了。森梨子害羞的向後撇開腳步,可她卻踩到一顆較大的小石子向後摔了過去,她站著地方可是斜坡,於是梨子就像滾雪球一樣滾呀滾的最後像下水餃一樣撲通的掉進河裡。

      「噗哈、救、救命啊……」梨子在水中拍打著無數浪花,手腳拚命的擺動嘴還是一直吃水。

      堀政行比剛才更傻眼的看著這個人下水餃的過程,然後在水深根本不超過一米的河裡溺水,這、這是在演戲嗎……

      鼻腔不斷的被水給佔據,梨子覺得好痛苦,踩不到地板的感覺讓她好害怕(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神奇的踩不到)。但是她忽然想起岸上還有個剛剛的告白對象帥氣英勇的站在那裡,根本就沒臉上岸啊!嗯嗯,還是溺死好了。求生意志瞬間轉為零的森梨子停止掙扎,沉沒在她剛剛怎麼踩就是踩不到的底部。

      發現拍打的浪花停止河中卻沒人站起來,這時堀政行才好不容易恢復了理智,「嗚、喂!妳沒事吧!」二話不說的衝到河中把森梨子給抱上岸邊。

      「咳、咳咳……」森梨子把剛剛嗆進呼吸道的水給咳了出來,緩緩睜開眼,哇堀前輩正專注著看著自己呢是夢嗎是夢嗎真是個美夢啊。呃不、這不是夢啊!意識到現實的森梨子害羞過了頭假裝又昏了過去。

      「喂──別給我暈過去啊!!!」

      果然在實力演技派的堀前輩面前要假裝暈倒是不可能的,森梨子坐起身子,「謝謝前輩救了我一命。」雖然我比較想一個人默默的沉下去,不過森梨子可不敢把心聲說出來啊!她害羞地別過頭,「請堀前輩把剛才聽到的事情全部忘記。」

      被這麼一說,堀政行好不容易才因為森梨子溺水的意外稍微忘記先前的那個尷尬告白,現在又全部想起來了,「呃……」

      叫前輩忘記什麼的不可能的吧,這將會是一生的恥辱。森梨子覺得,或許意外告白後還叫對方把一切都給忘了才是真正的恥辱,現在是最難得的、跟堀前輩距離最近的時候啊!

      「不對!請前輩絕對不要忘記剛才的事情!」森梨子開始正視自己的心情不再逃避,認真地看著堀政行前輩,「我喜歡前輩,最喜歡了!」

      「……」堀政行有點說不出話來,落日餘暉配上害羞的梨子臉上的紅暈實在有點可愛,眼前的這個人正用著認真的眼神對自己說喜歡,沒有人會不害羞的。

      「但、但是……」森梨子眼角開始帶淚,她想起了自己的種種辛酸血淚,嚎啕大哭了起來,「我根本就比不上鹿島君,嗚嗚……我、我根本就從來沒被堀前輩看在眼裡。我明明……嗚……我明明那麼努力的磨練演技,明明、明明很努力了啊……」

      森梨子大哭的模樣真是有夠醜的,但她根本克制不住啊眼淚自己就這樣啪嗒啪嗒的滴落。

      突然頭頂上一股暖意揚起,梨子抬起頭,堀前輩像是在摸小狗一樣正在揉著她的頭頂。

      「我也不是沒看在眼裡啦……」

      「咦?」

      收起放在梨子頭上的手,堀政行眼神瞥向一旁有些害羞的搔搔自己的臉頰。

      森梨子終於不再哭泣,嶄露了笑容。

      ──我果然最最最最最喜歡堀前輩了!

      「啊還有,開黃腔跟被我揍飛什麼的,就算了吧……」

      「咦?」

後記:

雖然月刊是去年的番,可是我因為王樣老師沒被動畫化而是沒看過的月刊少女被動畫化了,覺得不甘心去年一直賭氣不看XD

這幾天開始追了整個迷上XDDDD

然後整個愛上小堀前輩了啊受不了!!!

因為無法忍受我最心愛的前輩只跟鹿島配對,所以才寫了這篇短文。

以結局來說我想表達的其實是,小堀前輩對梨子的感情雖然談不上是愛但也不是沒在注意她,畢竟是個引人注目的熱血笨蛋啊(而且總是衝著自己來)。

不過雖說我寫這邊文的用意是為了表達我不希望我的前輩只能跟鹿島配對,可是從這篇文裡面感覺還是沒被拆開啊嗚嗚

總之,我趁著剛追完漫畫熱騰騰的靈感還未消去之前總算是寫完這篇了

/////////

↑翻到好幾年前的文

窩ㄉ天吶怎麼這麼青澀   >   <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