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初來乍到

前幾天A市下了場大雪,高速公路都被堵上了,因為過年車流量大,塞得水洩不通,鏟雪車、警察全都出動了,還是走一步停兩步,鬧的人心塞。

遙遠的A市郊區,復春巷內,邵向載從房間走出來關掉沒人聽的收音機,大開門把高速公路塞車的消息告訴邵父。

「正常,初一都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院子裡,邵父拄著把雪鏟站直身子,「丘岳呢?我讓他掃地,他沒在客廳?」

「沒看到,」邵向載聳肩,站在門廊下踢開腳邊的一塊石頭,「我去找。」

邵父反手揉了揉發僵的肩頸,「應該是在我房間,我一早讓他把東西搬過來,小傢伙緊張了。」

「緊張什麼?」邵向載抬眼,不是很理解。

「等一下不是要來人了麼,」邵父握著雪鏟彎下腰,「你忘了?」

「沒有。」邵向載語調冷冷的,手插進運動褲口袋,轉身要走,突然又扔下一句,「你放著吧,雪等會兒我來清。」

昨晚是除夕,一樣又是他們父子三人一起過,或者說這麼多年了這棟房子仍然只有他們三人進出過,驟然要加上一人,邵向載的情緒說不上好壞。

在邵父房間找到拿著掃把慢吞吞掃地的邵丘岳,邵向載靠近在他頭上拍了拍,「聽爸說你緊張了?」

「還好。」邵丘岳實話實說,用力掃了兩下床底,「我只是有點不習慣。」

邵向載沒說話,幫忙把椅子挪開讓他掃桌子下方,過了一會兒才開口:「不想跟他相處就繞著點走,他來也不會超過一年。」

「我知道。」邵丘岳點頭,把積出來的灰掃進畚斗,走出去繼續掃客廳。

邵向載靠牆看了幾分鐘,然後回院子和邵父換手。

「等一下來的孩子和你同歲,應該不是個難相處的,」邵父搓搓手,看他臉色漠然,站在一堆積雪旁嚴詞道,「人家沒欠我們,別給人擺臉色,知道嗎?」

「嗯。」邵向載應了聲,聽起來很敷衍,但邵父知道他聽進去了。

「我知道你對讓陌生人來家裡借住有意見,這事也確實欠考量,但你媽她也是好心……」聲音戛然而止,邵向載停下動作抬頭去看,只見邵父嘆口氣擺了擺手,「不說了,不說了。」

「她今年還會出現嗎?」邵向載歛著眸認真的鏟開院門前的雪,往旁邊一扔,語氣聽不出情緒,「找時間處理一下吧。」

「唉,」邵父又嘆氣,注視著自家大兒子心裡有愧,「我知道了。」

復春巷口。

「年年,行李都帶好了?」文母推開車門,幫文年檢查他的背包,「要我陪你進去嗎?」

「帶好了,我自己進去就行。」文年搖頭,站著沒動掂了下包,讓文母替他整理圍巾,「媽妳別擔心了,我能照顧自己,妳不是還要趕火車麼,時間快到了,妳快走吧,要不然趕不上了。」

「兒子長大會嫌棄老母親了。」文母扶著墨鏡開玩笑,毫不意外收到兒子的白眼一枚,「行,我走了,你照顧自己,錢不夠花了就給我打電話。」

「知道了,」文年點頭,從地上拎起行李袋,看著文母坐上計程車,「媽妳也照顧自己。」

「就別操心你老媽了,你媽我可是要幹大事的人。」文母扶著車窗,朝他拋去一枚飛吻,「等一下小宇是不是要來找你?記得幫我跟他問好。」

「好。」文年點點頭,揮了揮手,注視著黃皮計程車漸漸匯入車流直至看不見,才轉身朝巷內走去。

小小的巷子只容得下兩個成人並肩,不能過車,兩側近兩公尺的圍牆佇立,隔出各家的院落,紅磚鋪雪,文年抬頭,瞧見有紅梅從牆頭斜出。

邵家在巷尾,文年走的緩慢,還遇到了一隻看起來像是流浪貓的雜色小貓,這裡是他即將生活半年到一年的地方,他蹲下摸了摸小貓的頭,並沒有想像中來到一個新環境的不安、不自在。

或許是知道邵家還有兩個男孩,其中一個與他差不多大,多少起了些有人相伴的心思。

「哥哥,你覺得新來的哥哥會是怎樣的人啊?」邵丘岳抓住邵向載的褲腿,跟著對方一起站在院子裡,聽邵父說來借住的人隨時會到,他們得在外面等。

「不知道,沒想過。」邵向載滑著手機,感覺到褲子下滑,伸手拽了一下。

邵丘岳對他事不關己的態度很不滿意,噘著嘴碎碎唸:「怎麼能不知道呢,怎麼會沒想過呢,你們之後還要一起睡,你都不好奇嗎?」

感覺到腰部以下衣物的滑動,邵向載在邵丘岳頭上敲了一下,「好奇能怎樣,又不是靠我想像他是圓是扁。」

「那你還是可以想想啊……」邵丘岳皺眉捂著頭頂,轉頭看著從屋子裡走出來的邵父,喊了聲爸爸。

「人到了,」邵父看了一眼無所事事的兩兄弟,語速有點快,「他媽媽剛才打電話過來。」

「那個哥哥到了?」邵丘岳睜大眼睛,又問了一遍。

「對,哥哥叫文年。」邵父提醒道,邊走邊說,「對人要有禮貌,知道嗎?」

「知道!」邵丘岳點頭,雖然嘴上說著不習慣,但畢竟小孩子心性,與大人相比,還是喜歡家裡熱鬧。

邵向載收起手機,看著邵父轉過轉角消失在院外,眼神清冷的動了兩下脖子,邵丘岳抬頭看他,想問點別的什麼,這時,院外響起了邵父的招呼,以及隨之應和的一道溫潤男聲。

邵丘岳眼睜睜看著他哥在聽到那個陌生的聲音時飛快眨了一下眼睛,然後又在人聲到達院門口時把那隻一直插在口袋裡的手抽了出來。

小腦袋閃過一絲朦朧的什麼,沒抓住,被邵父打斷了。

「文年,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兩個兒子,邵向載,邵丘岳。兒子們,這是文年。」

文年在邵父身邊停步,對著面前一大一小微微點頭一笑,態度落落大方:「你們好,我是文年。」

「哥哥好!」邵丘岳機靈的打了個招呼,不加掩飾的端詳起眼前這個脣紅齒白,身高腿長,長的過分好看的哥哥。

文年也不怕他看,笑的十分溫和。相比兩人無聲的「交流」,邵向載就顯得內斂許多,看著文年面無表情的點了個頭,說了聲你好。

邵父對這副「友愛」的情景感到滿意,點了點頭要帶文年進屋,「好了都認識了,文年,來,我帶你進去。」

「好。」文年跟在他身後,經過邵向載身邊時注意到對方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身上,隱隱察覺出點什麼,秉持著之後還要同屋共處幾個月的想法抿了唇,輕笑示意。

邵向載沒動,視線不由追隨,直到邵丘岳出聲扯住他的褲頭。

「文年哥哥長的真好看,對吧哥哥?」

「嗯?」邵向載低頭,和他對視後聳了聳肩,「不知道,沒在意。」

邵丘岳拱了下鼻子,覺得他哥沒意思,邵向載沒反駁,卻伸指彈了下他的腦門,讓他放開抓著自己褲子的手。

屋裡邵父勢必在帶文年熟悉環境,兩人沒進去,說起了放鞭炮的事。昨晚是邵丘岳近八年的歲月裡第一次放鞭炮,邵向載擔心他怕所以沒買多,結果事實證明他的擔憂都是多餘的,邵丘岳一大早就吵著今天還想再去。

「早上放鞭炮?你真特別。」邵向載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薛紳。

邵丘岳好奇:「哥哥你打給薛哥哥做什麼?他也要跟我們一起去嗎?」

「不是,他要拿東西過來,」邵向載搖頭,貼著手機,「但你等一下可以問他要不要去。」

「哦!」邵丘岳張著大眼睛應聲,邵向載在他頭上拍了兩下,轉頭去回答電話裡的人,「你到哪了?」

「喂老邵,我快到了,」薛紳欠揍的笑聲悠悠傳出,「你是想我了嗎?」

「你自戀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治好?」邵向載走了幾步,在院邊一棵樹下駐足,背靠著。

「別啊,你不就是看上我有自知之明才跟我交朋友的嗎。」薛紳又笑,聲音從話筒傳出來還帶著點呼呼的風聲。

「你在騎車?」廢話太多,邵向載懶得理他,「到哪了?」

「你們家附近那個廢棄工廠。」聽出他有隨時掛電話的意思,薛紳不鬧了,「哎你弟上次是不是就是說想來這裡放炮?喝!看這滿地炮渣,跟鋪了層紅毯似的。」

「嗯。」邵向載看著門口,他的房間有人影晃動,「昨晚帶他去過了,今天還要再去。對了,你到的時候順便在巷口帶幾支炮進來。」

「合著我是你的免費跑腿啊。」薛紳嘖了一聲。

「不樂意?」

「怎麼可能!我求著你讓我幫你買還不行嗎?」薛紳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唉,誰讓我愛你愛的深沉……」

「滾吧。」邵向載只說了這麼一句就把電話掛了。

薛紳看著暗掉的手機螢幕,笑了一聲,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哥哥,薛哥哥要到了嗎?」邵丘岳蹲在地上堆小雪人,聽他打完電話仰頭問道。

「快了。手不冷嗎?」邵向載垂眸,托著他的腋窩,把人提起來,摸了下他玩的冰涼的小手,「進去等,外面冷。」

「我們家不大,東西你都可以隨便用,不用拘束,把這裡當自己家。」邵父帶著文年進廚房轉了一圈,出來的時候正好碰見要進來倒水的邵向載,「哎向載,剛好,喝水是吧?順便給文年也倒一杯。」

邵向載看了邵父身邊的少年一眼,沒說話,接了一杯。

「謝謝。」文年點頭,從邵向載手上接過溫度適中的開水,小小抿了一口。

「你到時候看看有沒有什麼缺的再告訴我。」沒等文年喝完,邵父就領著人往客廳走,「對了,你有我的號碼嗎?」

文年搖頭。

「那我把我的號碼給你,有事就可以打電話給我,還有,順便把向載的號碼一起加上……向載!」邵父回頭喊了一聲,又繼續跟文年說,「我的工作比較常出差,在家少,之後可能你們三個在家的時間比較多,有問題你就找向載,不要害羞,他那人就是個性比較冷,但人很好。」

「好的,我知道了。」文年笑笑,一扭頭恰好和從廚房出來的邵向載對上,對方的視線在他嘴邊的笑容一晃而過,隨後掏出手機走過來要和他交換聯絡方式。

屋外響起車輪骨碌以及鈴鐺清脆的聲響,邵丘岳眼睛一亮,「薛哥哥來了!」開門一溜煙跑了出去。

邵父趴在窗台朝外揮了揮手,邵向載收起手機跟在邵丘岳後面也往外走,文年獨自站在客廳看著手機上新加上的兩串號碼,要填寫聯絡人資料時,突然發現他不知道「向載」是哪兩個字。

「哎寶貝別跑!小心跌倒!」薛紳停好腳踏車,抱了抱衝進他懷裡的邵丘岳,從後座取下一個大麻袋,回頭問他,「你哥哥呢?」

「在跟客人說話呢!」邵丘岳興奮地繞著他手上的袋子打轉,想看看裡面的東西。

薛紳揉了把他卷卷的頭髮,稍稍把袋口敞開了點給他看,看向朝自己走過來的邵向載,挑了挑一邊的眉毛,「客人?你上次說那個要來借住的人來了?」

「嗯,剛剛才到。」邵向載把邵丘岳撥開,從薛紳手裡接過麻袋,看到他車後座還沒卸下來的一大綑鞭炮,「謝了,等一下給你錢。」

「不用。」薛紳一擺手,「就當我買給邵小岳玩的,你真要謝的話,中午請我吃陳嬸家的麵吧,好久沒吃了。」

「可以。」邵向載點點頭,把麻袋送進廚房,和邵父報備了一聲又出來,薛紳已經應邵丘岳的邀請一起加入了他們大白天放炮的行列。

「白天放鞭炮,你們可真厲害。」薛紳豎了豎大拇指,把後座的鞭炮卸下來堆到邵向載的車後座上,「讓邵小岳坐我這,我好久沒帶他了。」

「他非要早上放我也沒轍。」邵向載摸了摸口袋,「你那有打火機嗎?」

安置好後座的邵丘岳,薛紳拉了拉他沒戴正的毛帽,意有所指:「廢話,我怎麼可能隨身帶打火機,我又不抽菸。」

「……小孩子面前留點口德吧。」邵向載一愣,白了他一眼,轉身進屋去拿打火機。

「這話送給你自己。」薛紳嘻嘻笑了一聲,特別不像好人,搔著邵丘岳的癢癢肉逗他玩。

邵丘岳一邊笑一邊扭,「我哥哥現在很少說髒話了。」

「是嗎?」薛紳親了他一口,「好孩子,那都是他裝的,你以後可別跟你哥學。」

邵向載出來的時候剛好聽見這句話,抬腳就往薛紳小腿踹了下去。

薛紳「噢」了一聲,張了張嘴正想說話,突然就看他的視線落到了邵向載身後。

邵向載眼睛一瞇,轉頭,台階上文年背著包,看起來準備要出門,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自己,視線從容地轉了一圈,朝薛紳這個生面孔微笑著打了招呼。

「要出去?」邵向載的聲音把他的目光抓回來。

文年頷首,「對,我有朋友來找我。」看到面前兩輛腳踏車,其中一輛後座還有一綑鞭炮,「你們去放鞭炮?」

「嗯。」邵向載說。

文年心裡雖然對大白天放鞭炮感到稀奇,卻沒有問出來,「那你們玩,我先走了。」

邵向載叫住他,「你去市裡?坐公車還是搭計程車?」邵家在A市外圍,要去市區裡得花一段時間,兩種交通方式繞的路程也不同,公車便宜卻會在外郊繞一大圈才去市裡,計程車貴但可以直達。

「我準備搭公車去,」文年眨眨眼,不知道他問這個做什麼,「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邵向載搖頭,略一停頓又補充道,「從這搭公車到市裡大概三十分鐘,你不急就可以搭。」

「哦好,謝謝。」

「不會。」邵向載看著他,把手插進口袋,「去市裡的公車在巷口右手邊。」

「知道了。」文年笑笑,朝他們揮了揮手,扭頭走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