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解決問題

我必須確保地點的隱密性,即便是李昂,也不能跟他講地址,也不能在任何電子設備上,留下痕跡。

        經過一個小時,我們抵達了避難屋。其實如果是直接到避難屋,我們應該會更快到,但是,我在過程中,我帶李昂繞了一下路。確保一切都安全無虞。這裡與其說是避難所,但實際上,只是一間空屋。因為它足夠偏僻,所以才會被選為避難所。

        黎安還沒到,我先跟李昂下車,進入屋子。「這裡是什麼地方啊?益華區還有這種地方啊?」我一聽到李昂這麼一說,我就覺得完蛋了。我怎麼會這麼大意,居然直接跟他說益華區,我的天,希望他不會說漏嘴。

        我們進屋子,一起等黎安來,一邊等一邊小聊一下。李昂問我,為什麼會有這個地方,我把三年前的故事告訴他。「哇!你們也太厲害了吧!找這個避難所,還創造屬於你們自己的語言。」「不這麼做怎麼保命。」「要是我當刑警,我也想不到要這麼做。」「不這麼做,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之後,我們又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大概過了半小時,黎安就來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就是住一個院,也能搞成這樣。」黎安一來,開口就是一頓損。李昂殷情的回答。「我們根本不知道那個主治醫生,跟撞陸凡的人是一路人。當時我們跟醫生說要催眠的事,他極力反對,後來我們就撕破臉。我們迅速的辦出院,逃出醫院,他們就追來了,甩掉他們才來這。」李昂講的很生動,我相信黎安聽的很清楚。

        「所以,撞你、不讓你繼續查案的人,是一群人,而非一個人?」黎安釐清頭緒之後問。「對,所以,我想可能會是什麼地下組織,或是私人集團之類的。」我推測的說。「那我們要在哪幫陸凡催眠?」李昂問。我在想,如果在這裡的話,那就必須讓那位醫生蒙眼來。假如不在這,那要在我家嗎?不,我家應該已經不再安全了。我想還是在這吧!

        「在這。」「在我家。」我跟黎安同時說出口。「為什麼?」李昂蹦出這句。我跟黎安一起轉頭看他。「幹嘛?我不能問啊!我總要有點參與感吧!我需要刷點存在感的。」李昂說完,我頓時噴笑。「你幹嘛?我是很認真的。」李昂很認真地對我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這太像不甘寂寞的小三。」我邊說邊笑,但李昂的臉瞬間鐵青,他肯定是誤會我跟黎安的關係,而且誤會很深,但是他並不知道我們只是朋友啊!「好了,繼續剛剛的話題。」黎安打斷我跟李昂的小鬧劇

        「所以,為什麼要在這裡?」黎安問我。「安全啊!」我回答。「這樣那個醫生就必須要到這耶!」「是啊!那為什麼要在你家?」「因為,我家有一個密室。那裡很安全又很適合,也不會讓醫生起疑。」「你家什麼時候有密室了,我怎麼不知道?」黎安鄙視的看著我說「你要是知道,還叫密室嗎?」喔!好像也是。「那我覺得在黎安家好了。」李昂這麼說。

        我看他是想去黎安家吧!算了,我也是覺得黎安家是不錯的選擇。「好,就黎安家吧!」我回應李昂。「那我現在就去連絡我那個朋友,黎安,你跟我說一下地址,跟方便的時間吧!」李昂負起聯絡的責任,黎安也去幫忙。我就開始思考,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對鄭淳下手?說實在,我現在覺得很無力,而且是很無力。就像現在,我什麼都做不了,就連我自己最常做的是查案都不行,只能靠他們幫我。以前都是我在幫忙他們,照應他們,但現在都不一樣了。

        我感覺有點沮喪,我低著頭,心情真的說不上好,導致我現在連分析案情相關的事情,都沒有什麼動力。身為一名刑事警察這樣真的不太好,我應該趕快重新調整心態,不能讓他們看到我這麼萎靡的樣子,要不然他們會更擔心的,現在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我們聯絡好了,明天下午1點,在我家。」黎安和李昂處裡完,向我這邊走來。

黎安在來的路上有準備一些吃的,也有帶睡袋。我們就在屋子裡,將就地過一晚上。晚上,黎安把她準備的簡易晚餐拿出來,那是有點像軍糧的東西,可以冷吃,也可以熱吃。「這就是傳說中的軍糧嗎?」李昂興奮的問,我能理解它的心情,一個當記者的人,當然沒看過軍糧。「沒錯的,貨真價實。」我回答。

「那我們要怎麼加熱它,總不可能是吃冷的吧!」李昂接著問。「你還想加熱啊!軍人很好當嗎?」我小酸一下他。當然,軍糧有附無燄加熱器。李昂看起來有點失望,真好玩,剛才心情的不舒服,都少了許多。

「好了,別騙他了。」黎安一面對著我說,一面把無燄加熱器遞給李昂。「這個是什麼?」里昂問。「這個是無燄加熱器,那是一種不需火柴或打火機等明火點燃的可攜式自熱工具,亦為某些野戰口糧或便當的附加物。加熱器中具有細粉狀的鎂金屬,少量鐵和食鹽組成的合金。觸發化學反應需要添加少量冷水,隨著放熱反應的進行,水的沸點很快達到目標要求。」我用很快的語速回答他。「好,有聽沒有懂,反正就是能吃熱的食物。」李昂尷尬的笑著說。

我們今天的晚餐是咖哩牛肉飯,經過加熱之後,它美味了不少。讓我驚訝的是,裡面居然還有口腔清潔球。這是一顆像口香糖的東西,放入嘴巴咀嚼清理牙齒內菜渣。

一切都用好了之後,我準備睡覺,拿出睡袋。黎安跟李昂也差不多要睡了,我也就沒想太多   ,直到我發現李昂有些無奈地看著黎安。黎安睡在我的右邊,李昂睡在我的左邊。我馬上意識到李昂此時此刻在想什麼,但是我其實也不能做什麼,雖然說,我可以跟李昂,說我跟黎安的關係只是朋友,但我又不能明擺著跟他說,黎安喜歡我,你沒機會,這太難為情了吧!   而且,這樣不就變相的跟黎安說,我知道妳偷偷喜歡我的秘密喔!這樣太不給面子了,我索性不管了,直接睡覺。

隔天早上,我其實起的有點晚了,黎安和李昂都已經起來了。我撐起我的上半身,揉揉眼睛,不想讓自己露出睡眼惺忪的樣子。畢竟我這個刑警的身分形象,還是要顧的。

  我慢慢從睡袋裡出來,並把睡袋摺好,然後刷牙洗臉。從我起來到現在,我都沒聽到他們說話,我覺得有些奇怪,但我沒有開口問。不過,我看黎安得表情,在看看李昂的表情,我敢肯定,李昂肯定是做了,類似告白的話。

首先,以李昂的個性,他一定會去找黎安搭話,但是他沒有。再來,黎安看上去,並沒有生氣的跡象,所以可以斷定,是李昂自己的情緒,而非黎安的。最後,李昂的表情,就是一臉被發好人卡的樣子,我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嗎?再加上黎安那一臉抱歉的臉,根本就是剛發好人卡給人家。

我很識相的也不開口說話,但是,我發現,他們倆個東西越收越快,臉也越來越沉。我又開始思考,我哪做錯了嗎?我覺得我沒錯啊!算了,我開口就是了。反正我也收得差不多了。「我們幾時出發?」「馬上。」「馬上。」這下好了,他們倆個同時說話,我更確定我剛才的推論。

我配合他們,趕快把自己跟自己的東西躲進車裡。幸好黎安是自己開車來,等於他們倆個不會在同一車上。我毫無懸念的坐在李昂的車上,因為黎安是不會跟我說,他是怎麼拒絕李昂的。

一上車,我就打算開口問李昂。「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自己說吧!」我點了點頭。「今天早上,我想說乘你還在睡覺,我就想問黎安,她跟你的關係。黎安說你們是朋友。」我點頭表示同意。「然後我就想說,我應該有機會吧!誰知道,黎安說她有喜歡的人了。」李昂說完,臉上失落的表情又更明顯了。

「你也別難過,這世界還有其他女人的,我給你介紹我們刑事組的小學妹啊!」我試著想安慰他。「不,你不明白,知道我為什麼這麼難過嗎?我又不是沒被拒絕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因為,我上一個告白的女生,和黎安一樣,喜歡同一個人。」我聽到這裡,我開始緊張了。

「他們都沒跟我說是誰,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也不會怪那個男的,這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李昂說完,我就鬆了一口氣,看來應該不會影響我跟他的感情。

這件事說完,我們就再沒說話,我索性也就小睡一下,只要坐在車上,不是我自己開車,我都很容易睡著。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快到黎安的家了。「你那個醫生朋友,他應該不知道,我們的情況吧!我怕他不敢來。」我問李昂。「你放心,我只有跟他說,你是因為出車禍,才變成這樣的。」「那就好。」

李昂把車子停好,我小心地移到輪椅上,等李昂來推我。黎安帶著我們,進去她家。要開門的時候,感覺有些猶豫,然後她便轉身跟我們說「裡面有點亂,不好意思。」她的臉有些泛紅。說完,她才開門讓我們進去。

一進去,一個乳白色系的玄關,鞋櫃巧妙的收在牆壁裡。我決定不坐輪椅,因為這樣會把黎安的木質地板用髒用壞。放完鞋子,我們來到客廳,客廳的色系也是屬於明亮的那種,配上顏色較深的木質地板,眼睛也比較舒服。在客廳當中,有些小家具,是比較繽紛的,但不至於搶眼。

其實黎安的家,沒有很亂。「其實诶有很亂啊!雖然你的更乾淨,但你那是太乾淨了。」李昂小小聲的在我耳邊說。黎安請我們坐下,並問我們要喝什麼?但其實我更想吃東西,我們都沒吃早餐。

最後,我們點了外送,飽餐一頓。我們吃完過後沒多久,醫生就按了門鈴,黎安去開的門。

「你好,我是林利亨。」我聽到醫生先打的招呼。「你好,我是黎安,久仰大名,這邊請。」黎安說完,直接把林醫生帶進密室,並叫我們跟上。大家來到密室,有一種大氣不敢喘的感覺,因為,這裡隔音很好,整個空間很安靜,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那種。

林醫生在放東西,整個密室都是聲音。「等一下可能要麻煩你們都出去,因為有隱私的問題。」林醫生對他們兩個人說。「好。」李昂回答。沒多久,他們就出去了。林醫生要我躺在躺椅上,他拿出一個吊墜,跟一個聽診器。他先把聽診器放在我的左胸上,聽我的心跳聲,隨後,他拿著吊墜,開始在我的眼前左右搖晃。「眼睛看著吊墜,呼吸放慢。聽著我的聲音,身體放輕鬆。」林醫生用很溫和的聲音說著,讓人完全信任的聲音。我照著醫生說的去做。「慢慢的,是不是變得很想睡?」我的眼皮開始覺得很重很重,最後我閉上眼睛了,我以為我睡著了,但我還是聽得到醫生的聲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