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苦戀注定難 (Part 4)

6

星期三。

本來我有兩門課,但為了約會,衡量過後決定翹掉了。

上午九時五十分,我提早了十分鐘來到海洋公園門口,卻見到小愛已經在門口等候。

她穿著一件淺藍色的雪紡裙配白色背心,仍舊是麻花辮和眼鏡,臉上不似有施過脂粉。

「阿聰?」就在我猶疑是否應該上前時,小愛已經看見我並打招呼。

「小愛?」我走上前說:「你也早到了?」

「是啊。因為巴士早到了……你也一樣?」

「是的。」

我沒有說自己是故意提早出門。

小愛微笑說:「真巧呢。」

我這才發現空氣中有一種花朵的清香甜味--這是一種低調但令人很舒服的香水味,由小愛的身上散發出來。

「阿聰……阿聰……」

「什麼事?」我這才發覺自己呆住了。

「你不會是忘了帶換票證吧?」小愛忽然用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

「呃……讓我找一找。」我伸手進衣袋,確認一下後說:「有帶……有的。」

「那就好了。」

「嗯,我先去換票,你在這裡先等我。」我走到買票的櫃位。雖說今日應該比星期六的人更少,但是在我面前還有三組人在排隊等候買票。

十多分鐘後,我拿著兩張門票回到小愛身邊,給她一張後說:「行了,可以進場。」

小愛接過門票,說:「謝謝你的邀請。」

「別客氣,我多謝你賞面才對。」

--忽然覺得,小愛其實也不錯,是個好女孩。

我倆一起走向入口處,期間我腦海幻想過不經意地去牽一下小愛的手,但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小愛跟著我在民俗文化村到處逛。我本來就沒有計劃要到哪裡,小愛也沒有提出要走的路線,就只是跟著我一搭沒一搭的邊聊邊走。

走完了文化村,我們沿著電梯上山頂乘坐纜車。

我已經記不起上一次來海洋公園是什麼時候,但我仍然記得那道長長的登山電梯以及必定要乘坐的纜車。

纜車的車廂裡,小愛與我相對而座,並非像情侶般靠著坐。

「小愛……」我問:「說起來,我還未知道你全名?你的名字真的叫『小愛』?還是說你有個姊姊叫『大愛』?」

小愛看著我,先是有點疑惑,但轉瞬又不禁噗嗤一笑。

看到她笑,我也忍不住笑起來。

「當然不是。」小愛笑完後說:「我是獨生女。你記住我的名字吧--張主愛。」

「主愛?主愛……」我把她的名字唸兩遍。

「很奇怪是吧。」小愛說:「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他們都很遲婚,以為不可能有小孩,怎知道還是有了我,所以他們認為我是主耶穌給他們的愛……」

「不,我覺得這名字很好聽。」

「是嗎?你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

「是真的。」我搓搓鼻子說:「我覺得很有意思。起碼比起『何啟聰』更有意思啦。」

「哈哈哈。」小愛笑了。

我也笑了。

「何啟聰--」小愛忽然叫我的名字。

「什麼事?」

「其實……為什麼你會選海洋公園?」

「什麼意思?」

「我看到你剛才是排隊買票的,並不是用換票證……」

「噢,是嗎?」我尷尬地說:「騙了你真對不起。」

「不,我並不討厭這樣。」小愛說:「你能邀請我,我反而很高興。真的。」

「因為我不知道約會該去什麼地方……我想到的就只有海洋公園。其實我也有很多年沒有來過,不知道這裡變成怎樣……」我說:「很不浪漫是嗎?」

「不。我覺得很好。」小愛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約會應該要去什麼地方……畢竟人家也沒談過戀愛。」

「不會吧?」我衝口而出:「小愛你長得這麼可愛,竟然未有過男朋友?」

小愛的臉紅得像發高燒的。

「對不起……我平時不是這樣的……」我說。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得口甜舌滑,唯有解釋是我並非裝模作樣,而是從心而發。

「我不討厭。」小愛的聲音幾近弱不可聞。

「你不討厭什麼?」

「不討厭阿聰,也不討厭……你的讚美。」小愛說:「平時很少人會稱讚我……」

「我平時也很少稱讚別人的--」

欖車越過了上坡的路,變成下坡的狀態。

「小愛--你覺得戀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問。

這亦是我想不通的問題。

「我……我認為愛……不就是《歌林多前書》所說的『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嗎?」小愛把那段經文背了出來。

「但是你有試過戀上一個人嗎?」我又問。

「我不知道。」小愛說:「之前在教會的確喜歡過一個大哥哥,但他並不知道。後來他交了女朋友,再沒有回來……阿聰你呢?你又認為愛是什麼?」

「我嗎?」我想了想後說:「我記得聽過一個故事,或許你也聽過,就是說從前有一對窮夫妻。他們見結婚紀念日快到,想要買禮物給對方。丈夫知道妻子最愛惜一頭秀髮,於是想買一把漂亮的梳子讓她可以梳理頭髮;妻子知道丈夫有一隻名貴的手錶,很久以前沒有了錶帶只剩錶玉,於是想買一條漂亮的錶帶給他配成一套。最後妻子為了買錶帶而把自己的頭髮剪掉,拿去賣給製假髮的人。丈夫也為了買梳子於是把自己的錶玉都拿去賣掉換錢。結果雖然好像是個悲劇,妻子有梳也沒法用,丈夫亦只有一條沒用的錶帶,但是『愛』就在其中……因為他們都為對方犧牲了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同時在這件事情裡,他們都知道對方才是最寶貴的東西--我是這樣想的。」

「阿聰你好厲害!」小愛說:「竟然可以想得這樣深入!」

我苦笑。

--可惜我還是不懂愛。

「你這麼瞭解愛,難道說你又有深深地暗戀過一個人?」

「我……」

此時,纜車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響,車速減慢,表示要停車。

我最終沒有回答小愛的問題就下了車。

之後我們來到機動遊戲區,但是我們其實都沒有興趣,所以只在這裡吃點小食當午餐。

接下來我們去了海洋館。

小愛跟我一樣都喜歡看海洋生物,並沒有叫悶。

看著那些水母、魔鬼魚在魚缸裡游來游去,我們都覺得心靈很平靜。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我爸媽帶過我來這裡。」小愛忽然說:「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大概是小學吧。我爸曾經帶我來海洋公園,也是在這裡看魚……」

「將來就輪到你來帶他看魚吧。」

「沒有這個可能了……他在前年患癌病去世了……」

「對不起。」

「沒關係的。是我壞了氣氛才對,只是忽然想起這件事……」

我不禁一把抱著小愛,輕輕的撫摸她的後頸安慰她。

她沒有推開我,反而靠得更近。

良久。

我鬆開了手,與小愛四目交投。

我凝望著她。

她也凝望著我。

我嘗試吻她,她沒有反抗……

很生硬的,但兩人的嘴唇終於接上了。

--我以為會有一種甜蜜的感覺,又或者是觸電的感覺,但完全沒有,完全不是這一回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