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苦戀注定難 (Part 3)

4

接著我們一起吃飯,有的沒的聊了一會。最後李秀麗和   Jacky   去拍拖,小愛去上課,張鐵仁則與我一起回宿舍。

回到宿舍,還未換上回輕便衣服,手機已經響起。

--是李秀麗打來。

「喂喂,阿聰,有事要問你。」

「問吧。」

「你覺得小愛怎樣?」

「什麼怎樣?」

「就是說,你對她有感覺嗎?」

「感覺?什麼感覺?」

「就是戀愛的感覺啊!傻瓜。」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唉,我以為已說得很明白嘛,就是問你覺得小愛將來會否有機會成為你老婆?」

「我才第一次見她,將來這麼長遠的事我哪知道?」

「不是吧。」李秀麗說:「有些人你第一眼看到她就已經有感覺,嗯,就是會來電,會渴望她成為你女朋友。」

「你剛才就是介紹她,就是為了給我當女朋友?」我反問。

「不是很明顯嗎?你怎的現在才知道?」

「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對她有感覺?」

「直覺。」李秀麗說。

直覺?

「該怎麼說?我第一次見到小愛時已經覺得你們非常合襯。」李秀麗繼續說:「你們給我的感覺是一樣的,你知道嗎?與小愛相處得愈久,我就愈覺得自己的直覺是正確的。你們根本就是一對。我應該要撮合你們。你們將來結婚生子之後可別忘了我啊--」

「慢著。你會否想得太遠?」

「我可是有根有據的說。」李秀麗說:「譬如小愛是巨蟹座你是處女座,又譬如說她和你一樣都是基督徒,還要是很虔誠那種……」

「喂,星座就算了,但這跟宗教信仰沒有關係吧。」

「但你們基督徒不是只可跟基督徒一起拍拖結婚嗎?」

「呃,並沒這種規定的啊。拜託。」

「可是哦--」李秀麗說:「小愛真的是個好女孩啊。怎麼你就不肯給人家一個機會呢?難道說你其實瞞著我已經有女朋友?」

「我……呃……沒有。」

「就是嘛。我識你這麼久,知道你不是同性戀,實在不忍心見你多年單身。我啊,身為你朋友,也想你可以分享到戀愛的喜悅。」

--戀愛的喜悅?這種事真的存在嗎?

--如果存在,為什麼我從來感覺不到?

--為什麼每次提到戀愛,我都只感覺到痛和苦?

「你怎麼不說話?喂,還在嗎?」李秀麗在另一端嚷叫。

「嗯。」我說:「我有在聽……」

「那你願意信我的直覺一次嗎?」

「慢著。太快了吧。我……想問一件事……你覺得戀愛是什麼?」

「什麼?戀愛不就是戀愛嗎?還可以是什麼?你這個問題真奇怪。」

「就是說,你覺得戀愛是為了什麼?」

「戀愛是為了什麼?阿聰啊,戀愛並不是這樣的。我拍拖才不是為了什麼,而是……該怎麼說?因為拍拖很開心啊。」

「但你拍了這麼多次拖,還不是每次都分手收場?有哪一個開心的你告訴我……」我有點動氣。

「每一個。每一個都有開心的。」李秀麗說:「雖然每次分手都很痛、很受傷,但每個男友都給了我開心的回憶啊。」

「是嗎?例如上次那個Eric?還是   Ethan?他可是在跟你拍拖時,在外面跟你三個朋友也發生了關係啊……」

「他的確很傷人--但我沒有後悔。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時,我是很陶醉的。因為他很帥啊,樣子很像周杰倫。」

我無法反駁。

--因為我根本沒有跟任何人談過戀愛。

「所以說,戀愛就是這麼一回事。」李秀麗說:「你從沒試過戀愛的話,我再說也是白說,就是層次不同哦,你怎也不會聽明白的。」

5

正午十二時,我捧著自己的午餐在大學餐廳挑位子。

「請問我可以坐這裡?」

我特意找到角落的一個位子,對面坐著一個拿著書本的女生。

「可以……」女生看了我一眼說。

「咦?是小愛嗎?真巧啊。」我說:「我是阿聰,李秀麗的同學--我們之前在餐廳見過面的。」

「我記得啊。」小愛微笑著點頭。

我在小愛對面的位子坐下,吃著自己的午餐,開始搭訕著說:「咦?你在看什麼書?」

小愛把書的封面豎起給我看,說:「伊藤計劃的《和諧》。」

「噢。」那是一本厚厚的小說。

我雖然沒看過,但我肯定它不是任何一科的指定讀物。

也就是說,是娛樂小說吧。

「這本小說……好看嗎?」

小愛點頭。

「我認得……這好像算是……科幻小說嗎?」我問。

「算齁。」小愛說:「你也知道伊藤計劃嗎?」

「有點印象……好像是個日本科幻小說家吧……」我說。

然後小愛開始談起伊藤計劃這個作家的生平--原來他已經過世,遺下的長篇小說只有三部,其中一部他只寫到一半就因癌病去世。儘管如此,他的影響力並沒有因為傳世作品數目少而減低。

《和諧》這部小說是講述未來世界變成了一個由國際衛生組織監控的假烏托邦世界,這一點和《心靈判官》有點類似,於是我開始聊自己看《心靈判官》的心得。難得是小愛沒有嫌我悶--真的,我之前以為女孩子都不會看科幻故事,但原來也有這種女生。

小愛沒有看過《心靈判官》,我也沒看過《和諧》,但我們竟然聊得很愉快。

一直聊到我差不多要上課,我也意想不到。

聊到最後,我忽然問:「小愛,你星期六有空嗎?」

小愛想一想後說:「應該可以。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抓了抓頭說:「有個親戚給了我兩張海洋公園門票的換票證,月底就到期,我不想浪費。所以想約你這個星期六,或者下個星期六也可以,但如果你沒有空也沒關係--」

「我可以哦。」小愛再一次微笑著點頭,說:「就這個星期六吧。其實我這個星期三也可以的……星期三你行不行?星期三好像人會比較少……」

說著說著,她的聲音竟變小,頭也垂得更低,臉紅紅的像小動物般可愛。

我想了想後說:「我星期三可以的。不如星期三吧……對了,我還未有你電話……」

「好的,你加我的電話吧……我的號碼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