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II 一線表演者02

「讓我們歡迎德林姆的第一位女性特技表演者!被稱為「波斯菊之瓣」的安德莉亞!」

隨著話音落下,再度散去的蝶群中央出現一個身著淡粉色裙裝的女性,他的笑容溫和的像春天的花朵,微瞇起的黃色眼眸中彷彿融進了世間所有的溫柔,與之相比,她手上的鋒利長劍更顯得冰冷狠戾,在眾人疑惑她的表演為何的同時,她優雅地抬起頭,並張開那始終保持著微笑的薄唇,就這麼毫無預警地將劍放入口中,直至看不見劍身。

「哇啊——!」

順著驚呼,安德莉亞放開了握著劍柄的手,並張開雙臂,優美輕盈地轉了一圈。或許這張著嘴轉圈的動作看起來逗趣搞笑,但在安德莉亞輕巧美妙的舉止及柔和的音樂間,這吞劍轉圈的演出像極了宮廷宴會的華爾滋,優美華麗,卻不過於無趣。

「好漂亮!一點也不恐怖!」伊恩雙眼發亮,看著緩緩將劍取出的安德莉亞,他興奮道:「剛才帶我的大姊姊就是安德莉亞姊姊!她很溫柔!聽她說她負責吞劍噴火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呢!」

「安德莉亞……」

想起方才伊坦提到的名字,諾倫摸摸放在口袋裡的糖果,不禁會心一笑。

「馬戲團裡的大家真的都很好呢……」

「是啊!被選中的時候像做夢一樣——啊!姐姐要噴火了!」

回到舞台,安德莉亞像個公主般優雅地行了個禮,並在站直後將手放到自己下巴前,嘴裡吐出了赤紅的炙熱火焰。

「真的是火……」

彷彿要讓所有人印證這烈焰的虛實,安德莉亞停下表演,並對著觀眾席的眾人喊話,「有人餓了嗎?要不要吃烤棉花糖?」

下一刻,安德莉亞從寬鬆的袖子裡掏出一根由竹籤串起的棉花糖,撕開包裝,她的口中再次吐出不遜於方才的烈火,一下就把棉花糖烤得焦黑。

「啊!焦了呢……下次再補給大家吧!」

安德莉亞調皮的話語逗笑了所有孩子,當然,還有已經在高台上準備表演的伊坦。

「接下來我們歡迎高空的王子——伊坦!」

聽見介紹自己的聲音,伊坦毫不猶豫地踏出步伐,他踏上鋼索的腳步穩地令人難以置信,若是不看他的腳下,根本沒人會知道他正走在一條細細的鋼絲上。

驚險刺激的音樂迴盪在帳棚內,伊坦很快地走到鋼索中央,此時音樂倏地停下,彷彿收到指令般,伊坦下腰一蹬,就這麼在鋼索上倒立,接著他更抬起了一隻手,也就是說現在支撐著他整個人的,就只有他那隻壓著鋼絲的手臂。

「伊坦哥哥好厲害……」

想起伊坦在馬車上說的話,諾倫覺得這並不是勇敢就能辦到的事,想必哥哥也是訓練已久,才能有這麼奪人目光的魅力。

靈活地站回鋼索上,伊坦揮動著雙手向觀眾席打招呼,他那沉穩的笑容彷彿在告訴眾人他絕不會墜落,更有餘力向在場的所有人揮手致意。

「伊坦!」

目光移至出聲的安德莉亞身上,只見他雙手各拿著三把小刀,並在叫喚伊坦後將刀全數朝伊坦丟出,一點遲疑也沒有。而伊坦當然也是如此,他靈活地接過小刀,精準地將它們夾在指間,並在接過最後一把小刀後再次將刀子擲回安德莉亞手裡,剛後空翻完三圈的安德莉亞也精準地接回刀子,整套動作如行雲流水,一點停頓也沒有。

完成表演的安德莉亞和伊坦同團長一般對觀眾席鞠躬,為表演畫下句點。驚覺表演結束的孩子們各個盡興,卻又感到意猶未盡,歡呼聲彷彿能震破德林姆的帳篷。一想到未來也將成為他們的一員,伊恩和諾倫也感到無比興奮及憧憬,那閃耀著夢幻光芒的舞台是他們的未來,也是每個人心中的希望。

「德林姆馬戲團歡迎你們的到來,願你們也能成為替他人圓夢的,優秀的德林姆人。」

團長溫潤好聽的嗓音充斥著舞台,一線表演者們朝興高采烈的孩子們揮手,更有幾個小孩激動地跑下去搭話。

「我們也去吧!我等不及要再跟安德莉亞姐姐說話了!」

「好!」

諾倫雖然也有好多心得想對伊坦說,但所有表演裡最奪他目光的非利亞姆的猛獸秀莫屬,他實在很難相信兇猛的野獸竟會聽命於人,更別提握在利亞姆手中的長鞭,直到表演結束都沒揮過。

到了舞台,伊恩去了被孩子們團團圍住的安德莉亞那裡,諾倫則是尋找著利亞姆的身影,並在舞台邊緣找到了一人一獅。

「利亞姆哥哥!」

他跑到正撫摸著白獅的利亞姆身旁,戰戰兢兢地向他搭話,「哥哥好厲害!獅子真的聽你的話!」

看著壓抑興奮之情的諾倫,利亞姆看似沒有情緒的金色眼眸微微瞇起,「不是牠單方面聽我的話,我們是互相理解的。」

雖然面無表情的利亞姆看起來冷淡地有些可怕,但卻十分親切,「你想摸摸迪爾嗎?」

「可、可以嗎?」

「迪爾,你願意和這孩子當朋友嗎?」

就好像真的聽得懂利亞姆的話,白獅迪爾起身,嗅了嗅面前的諾倫,並像隻貓咪般把臉蹭了上去。

「哇啊——!迪、迪爾你好……」

看著迪爾如此親近諾倫,利亞姆似乎有些驚訝,「我是第一次看到迪爾這麼親近陌生人,看來牠很喜歡你。」

拍拍迪爾,利亞姆走到諾倫面前,蹲下身平視他,「你叫什麼名字?」

似乎是有些受寵若驚,諾倫有些結巴道:「諾、諾倫!」

「諾倫,我記住了。」起身,利亞姆摸摸回到身邊的迪爾,「如果想當訓獸師的話沒問題,你很有天賦。」

「吼——」彷彿認同利亞姆的話,白獅也跟著吼了聲。

說完話,利亞姆也沒等回應就帶著迪爾離開了。諾倫一個人在原地高興地反應不過來,因為他確實想成為訓獸師。回想起方才迪爾的溫度,諾倫的內心悸動不已,他從未被稱讚過,更別提還是在自己喜歡的領域被認同。

他一定要成為和利亞姆一樣厲害的訓獸師,他在心裡下定決心道。

「諾倫?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發呆?」

溫暖柔和的聲音再次傳入耳裡,但這次他說的不再是舞台表演的介紹詞,而是在向諾倫搭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