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月夢郵輪」夢月號

    一艘閃着五光十色彩燈的豪華郵輪停泊在港口,賓客們遂一上船。

    是次的郵輪慈善酒會是由香港知名地產企業「Miller   Co.,   Ltd.」舉辦的,目的是倡導慈善理念的同時,又能提供一個途徑給商家們結交朋友、尋找伙伴。

    愛神表示這世界太多公主,太多王子了!這晚,祂決定先湊合湊合四對,婊婊們,中箭吧!

    童話故事裏的灰姑娘手握一隻玻璃鞋,邂逅王子,不知道婊婊們又手握怎樣的玻璃鞋,邂逅她們的王子們呢?夢月號薈萃世界頂級設施,婊婊們又將在這開啟一個怎樣難忘的海上夢之旅呢?

******************************************

夢月號   海灘俱樂部

    夜幕低垂,巨大的LED幕牆令人炫目神迷,戶外的海灘俱樂部讓賓客們能一邊輕啜美酒,一邊欣賞迷人的海景。

    趙子純身穿一襲D&G的粉色羽毛飾邊圓領中袖短連身蕾絲裙,約170厘米高的她,身形纖細修長,   一頭絲滑柔順的齊蔭黑長直髮披肩,潔白的皮膚在夜色的襯托下更添幾分仙氣。

    趙承翰在人群中看到趙子純這一潔白的身影,便向她走過去。

    趙承翰,為香港貴婦品牌「Beryl」的接班人,在公司擔任創作總監。父母是創辦人,因此在時裝界的地位舉足輕重。他的身高約175厘米,小麥色的皮膚,身形修長,濃眉大眼加上燦爛的笑容,小伙子般玩世不恭。身為好動派的他與趙子純的內斂可說是大相逕庭。

    「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你。」趙承翰對着趙子純說道。

    「對啊!」趙子純閒着閒着,也不介意跟他聊聊。

    「今晚你很美!賞面跳個舞嗎?」趙承翰看着趙子純那雙修長纖細的美腿讚道。

    「謝謝,我沒有甚麼興趣跟你跳舞。」自從上一次見面後,趙子純對趙承翰有了反感,第一印象不好的緣故吧?

    「或許你跟我跳個舞,我可以替你解決俊佑的問題。」趙承翰利誘着說。

  「替我解決問題?那不是我的問題。」仙子們都是較高冷的對吧?只遠觀而不能褻玩。趙子純以一貫不慍不火的語氣,淡淡地說道。

    「你覺得不是你的問題,但俊佑的媽媽認定是你導致的問題,這就變成你的問題了!他的媽媽不會置之不理的,你真的不需要我的幫忙嗎?別後悔喔。」趙承翰邀舞的手動了動。以近似魚樂之辯的邏輯循循善誘着趙子純。他可不是把女初哥。

    「好吧!」趙子純回應到。反正只是跳一支舞而已,她想着日後若能得到他的幫助,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但對趙承翰來說,可不只是一支舞而已,而是冥冥中注定他跟這個可人兒的姻緣的一個美好的開始。

    「我叫趙承翰,請。」趙承翰牽着趙子純的手走上舞池去。

******************************************

    正當舞池那邊的男男女女在翩翩起舞的時候,另一邊廂卻山雨欲來。。。

    茆姿白只怪這件該死的層層荷葉邊裙。。。那麼蓬是怎樣的呢!(迷之音:有不蓬的荷葉邊裙的嗎。。。?)她回想起。。。

    「這位小姐,這些攝錄竊聽器材是你的嗎?」平柏宏的管家有禮地向一頭栽到窗簾裏的茆姿白問道,他剛巧路過,卻看到一小緝的天藍色裙擺,又看到還沒有來得切放好的攝錄竊聽器材。。。

    這是人贓俱獲。。。沒有可抵賴的餘地。。。

    「呃。。。哈哈。。。是我的。。。」茆姿白唯有以假笑掩飾此刻的尷尬。

    「這樣啊。。。請你跟我來。。。」管家依然有禮地說道。茆姿白只有乖乖的跟着走。。。

    只見管家拿起手機致電,然後說道:「少爺。。。」

******************************************

夢月號   皇宮

    這是郵輪內專為上賓而設的貴賓房,平柏宏身為「月夢郵輪」的總裁,理所當然地入住。

    平柏宏年紀輕輕就已經是首個亞洲本土豪華郵輪品牌   -「月夢郵輪」的總裁及市場策劃部的副主席,繼承「郵輪之王」父親的郵輪事業。他身高約170厘米,體形壯實,皮膚黝黑,這是由於他酷愛戶外運動的關係。與他身形截然不同的,可說是他那一點也不粗獷的五官,一雙劍眉和狹長的雙眼,像獅豹般有說不出的威嚴,加上挺直的鼻樑,俊俏的五官迷倒不少女生。

    這晚的茆姿白身穿一襲Molly   Goddard的天藍色層層荷葉邊無肩帶中長連身薄紗裙,她是嬌小型的美人兒,身高約160厘米,纖瘦的身形,健康的小麥色皮膚,一頭茶棕色自然微卷長髮,雖然她排行第三,但在四人當中,無論樣貌和性格都較稚氣,反倒像最小的妹妹。她們四姐妹都二十有多,將近三十歲了,只有她的外表還像一個十八多,二十多歲的高中生。

    茆姿白回歸現實,她正緊跟着管家來到一扇門前。

    茆姿白一走進門,平柏宏就有點錯愕了。。。現在的高中生這麼有能耐,駕馭這麼多的攝錄竊聽器材,其專業程度堪比業餘的FBI。。。

    茆姿白一看到平柏宏,就知道事情大條了!今晚她不知着了甚麼道的,居然會犯下前所未有的低級錯誤。。。事到如今,甚麼都不及裝可憐來得重要!她努力地泌出眼淚,裝出一幅可憐兮兮的樣子,就像一個可愛的小孩做了搗蛋的事,想得到既往不咎的機會。正所謂「敵不動;我不動」,她一直頭聳聳的等着平柏宏開口。

    平柏宏哪是傻子?他看着茆姿白由進門那刻的精靈雙眼到現在淚眼汪汪的樣子,那幾秒裏的秒速「變臉」,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

    他與身旁的管家對望。

    「少爺,你笑了。」   管家說道。

    「對啊!我很久沒笑了。」平柏宏說道。確實,他身邊都是正經八百的人與事,平常多數是應酬般的紳士微笑,很少會遇到一些有趣的事,能令他會心一笑。

    笑了?!甚麼笑了?!笑甚麼啊?!

 

    茆姿白帶着淚眼抬頭張望,想掌握現在的狀況。不期然,她的雙眼與平柏宏的雙眼對上了。。。

    哇。。。好深邃的黑瞳,就像大海般深不可測。。。茆姿白被平柏宏的雙眼吸引住了,不知不覺地發呆起來。少了主人的努力,茆姿白的雙眼只殘留眼角那丁點的淚珠。

    「沒有要辯解的嗎?」平柏宏晃了晃手上的攝錄竊聽器材。他貴為「月夢郵輪」的總裁,有必要確保這次的慈善酒會順利舉行,絕不容許他人破壞。

  「呃。。。對不起,只是玩玩而已嘛!」正所謂「女人的看家本領是撒嬌」,撒嬌是她茆姿白的拿手好戲,茆姿白以嬌嗲的聲調想軟化平柏宏。然後一副「沒事我就先出去」的樣子,想來招拍拍屁股,走為上着。

    「我想想。。。我最近缺女伴呢。。。」平柏宏聽着那嬌嗲的撒嬌,玩心也起了,瞇起的雙眼所盤算着的是茆姿白意想不到的。

    「你怎能乘人之危來勒索我?!你這個小人!」茆姿白被平柏宏的要求嚇得嘩嘩大叫起來。

    「小人?!」平柏宏挑挑眉,拿起手機着勢要致電。

    茆姿白一鼓勁衝到茶几前,按着平柏宏要致電的手問道「你想幹甚麼?」

    「報警啊!」平柏宏一副明知故問的樣子挑釁地看着茆姿白。

    「賣藝不賣身喔!同意的話就立刻成交!」狗急跳牆應該是茆姿白現在這個狀況的寫照,她情急之下衝口而出,極力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的條件。

    但好死不死的,又是這條該死的層層荷葉邊裙,她一個失重心就仆倒在坐在沙發上的平柏宏的懷裏。「啊!」她驚呼到。

    「不是賣藝不賣身的嗎?怎麼來個投懷送抱?」看着茆姿白這個冒失鬼,平柏宏忍不住低笑起來,接着壞壞地調侃道:「身子挺軟的,挺舒服。」

    茆姿白漲紅着臉,說不出話來,她趕緊推開平柏宏的身體,然後站好。

    「呵呵。。。就這樣!一年期限。我是平柏宏。」平柏宏笑笑地望着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妮子。沒別的,他從不缺女人,亦不缺錢,是想要甚麼就有甚麼的人。她讓他感到快樂,所以就想與她多相處而已。有錢人就是這麼任性,就是這麼隨意。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