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01 告白學不學

晨光柔燦,光線自藍空灑落,朝陽東昇,暈染整座城市。

馬路人行道充斥被習慣性存在的汽機車廢煙,空氣裡飄著早餐店的煎蛋火腿香,忙碌的吆喝像在為車水馬龍的引擎配音,半空中捷運軌道悶響的轟隆聲緩緩啟動,為台北市揭開一日的序幕。

國立景田大學,近幾年擠進全台考生的前三志願,古色古香的百年校區坐落於台北與新北市交界地段,加上位於通勤族必經之地,每日交通繁忙嘈雜,緊湊的生活步調使得校區裡的師生也腳步飛快──

尤其是第一節上課鐘快響前……

「挖操,早八上這種課,真真逼死人……」一身邋遢的學生狼狽奔進教室,使勁將半敞的背包甩上座位。

「來啦?」旁邊的學生將早餐放在大腿上,偷偷叉了一塊蛋餅往嘴裡塞,「早八就是要上這種涼課,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門告白學是公認的涼課,教授的作業無比簡單,就是到處吃到處玩就對了。」

教室裡禁止飲食,這位同學這樣低調的吃法還算比較守規的。

「管他怎麼上,我今天只想知道作業考試有多少、分數怎麼打,太逼人我可不要。」另一邊的女學生努嘴道。

「我們有選擇權嗎?這可是必修課,就算考試作業多還是要修啊,不然你想等到大四大五再來跟學弟學妹一起上?不覺得丟臉?」

大家七嘴八舌聊起來。

「安啦安啦,我早就跟學長姐打聽過,這門就是期中練習告白、期末交份告白報告、出席率占50%,換句話說只要努力早起上課就好,簡單的很。」女學生補著妝說。

「告白哪裡簡單?那找不到人告白怎麼辦?」男學生哭喪著臉。

「你傻喔,找個朋友先擋一下不會喔?教授又不會管那麼多。」

「哪像妳說那麼簡單……」

眾人皆知,景田大學的戀愛課程轟動全台,《告白學概論》這門新穎的必修通識課,更是每次選課系統一開放就被搶爆的大課,加簽單總如雪花般飛向教授的研究室,教授郝紳擎是公認的好人,加簽單總是簽到手軟,每年上課教室一間一間地換,每次空間都加大。

周一早上八點十分,教室塞滿,目測上限99人,最後一排都要坐到垃圾桶旁去。

「嗨!各位同學早。」

時間一到,郝教授準時走上台,笑彎的眼尾迴掃整間教室,「不錯嘛,都很早到。」

「教授早!」「教授早。」

郝教授滿意地點點頭,「學校把這門課排進大一課程,就是希望同學們及早累積相關知識,我也相信你們每一位選這門課的人,對這門課抱有高度興趣與熱忱,同時──」教授微微收臉嚴肅道,「你們也是對國家緊急危機高度關切的熱血青年,我絕對沒有誇張,談戀愛這件事,比你們想像的還要重要。」

教授說完,再度揚起燦爛笑容,抬手輕輕撥一把額上稀疏瀏海,身旁跟著一位研究生助教,助教拉一把課桌摺疊椅就在講桌附近坐下,打開筆電開始打字。

台下同學有的認真點點頭,其他多半還是滑著手機、翻翻雜誌、補妝的、趴在桌上補眠的……

「對於戀愛這一課題,大家本來就應該持有積極體驗的態度和信心,更對搶救人口成長率有捨我其誰的決心!」郝教授繼續口沫橫飛。

「我相信,你們每一位都是救國救民的好青年,基本上,你們每個人在態度項目的分數上都會拿到滿分……」

「告白,絕對是談戀愛中重要的一環,不僅是男同學,我也鼓勵女生主動告白,爭取成功的戀愛經驗……」

不得不說,教授除了要有高度研究能力與專業素養外,也需要有自問自答、自說自話的能力,郝教授在台上說得頭頭是道,台下沒多少人認真在聽,現場滿滿的座位,教授其實也認不出誰是誰。

這時,偌大的會議教室後方,一位新生悄悄探頭,從後門溜進教室……

長相清秀,臉蛋小巧、還綁著小馬尾,彎彎的鳳眼左顧右盼,白淨素臉,好看地勾人。

「瑤瑤,這裡。」黑壓壓一片座位,一位女學生朝她低喊一聲,言瑤像隻找到主人的小狗心花怒放地奔去,熟練地擠進好友預留的座位。

「也太慢了吧妳。」吳珊瞪她一眼,「不知道搶這種早上大課的座位,是要連命都豁出去的嗎?」

「早上人很多嘛,一堆上班族也趕著結帳,我已經不顧形象插隊了欸。」言瑤從包包裡掏出御飯糰和鋁箔包裝的奶綠給好友。

吳珊冷冷接過早餐,「不用解釋,妳欠我一條命。」

「不要這樣嘛。」言瑤可憐兮兮假裝撒嬌。

其實她六點多就起床了,先陪外婆在桃花村散一下步,幫她把早餐放進電鍋裡蒸,換衣服、揉揉腿,雖然這些護理人員都會做,但媽媽還是希望她早上能替她多陪陪外婆。

都什麼年代了,桃花村當然不是真的桃花村,是長青公寓社區的名字,當初政府委辦業者蓋好這棟長者住宅社區時,取了好聽的名字──世外桃源,但社區裡桃花八卦事件頻傳,遂有「桃花村」此稱號。

從世外桃源長青公寓到景田大學,搭捷運、轉公車要四十多分鐘。

「不是,妳真的太慢,教授剛剛都分好組了呢。」吳珊抱怨。

「分組?什麼分組,不會吧!這門課也要分組報告?」言瑤低嚎,哪那麼多要作報告的課……「那妳有幫我填跟妳同組嗎?快跟我說我跟妳同一組……」狂扯好友手臂。

「妳輕一點,Sorry,教授讓助教先排好了……我也才剛知道我的組員是誰,妳可以上課程網頁查,基本上一男一女,但也有不是的,教授說這只是為了做報告和方便進行活動,沒有配對的意思……」

「一組才兩個?」言瑤尖聲道,沒控制好音量,旁邊的同學嚇一跳。

「小聲點……」吳珊推了她一把,「兩個兩個一組,教授之後會說要做什麼,學長姐都說很簡單,放心吧妳。」

「簡單的意思有很多種……我是不太相信系上那群學長姊的話……」言瑤搖頭低喃。

她悄悄抬頭環顧全場,不知修這門課的同學都什麼樣?

嗯,基本上都是新生。

這門告白學雖然很涼,但學校為爭取教育部預算,幾年前開始列為必修,也是不能等閒視之的正課,幸好,還算營養學分。

「各位同學,不用太緊張,我這門課啊,大家應該都知道,幾乎都體驗課,課程大綱我已經放到網路,之後助教會公布細節,以後呢,每堂課開始和結束都會點名,也有可能課堂中點名,看我的心情……」

晴天霹靂!點名的時間要看教授的心情?

這段話讓教室裡大半同學驚愕抬頭,有的表情近乎要吐血──開始和結束都要點名?還要隨機點名?

這樣根本不准人遲到翹課,是要人的命啊!不知道大學生不超過凌晨一點不睡覺的嗎?

尤其是新生,新生很忙的!要跟學伴聊天,還要聯誼、抽鑰匙、夜遊什麼的。

越晚越忙、放假更忙。

郝紳擎教授笑呵呵,「我這門課很豐富,認真上課,你們一定收穫滿滿,桃花朵朵開。」他年近五十,額頭光亮,後半邊的頭髮染黑留長,往前疏幾綹當作劉海,標準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稀疏瀏海微微遮住後禿的額頭。

「再不然呢,如果你們覺得這門課學不夠,下學期還可以選修師母的課,」郝教授眼中充滿對妻子的驕傲,挺起胸說,「分手實務探討,失戀諮詢、療傷、愛情心理學,該有的應有盡有……」

「沒想到這位教授話這麼多……」吳珊推了推低頭做其他科作業的言瑤。

「不然呢?妳以為大學生上課是來玩的?」言瑤拋來一個不予置評的眼神。

「不是嗎?」吳珊裝矇。

「世界上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我們其實是付出青春來聽這些教授的無稽之談,順便繳學費養這些替我們打分數的人……」

「喂、喂。」吳珊又推她。

「幹嘛?」

「快看。」

言瑤順著好友的目光望向教室門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