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指甲

吱喳吱喳的老舊木床,少女飲陷入了又一次的熟睡,日覆一日、年覆一年。

然而每次在夢裡醒來,她總是會帶到新的世界。

夢的內容如暗夜的青森幽暗卻又如無邊的邊界,具寫實又具天馬行空。

「小姐,」隨著一聲問喊,她側身回頭,一個穿著西裝,溫雅有謙的老人將雙手往背藏,看他臉上被歲月刻畫的痕跡,以及細長瞇眼旁的幾道魚眼紋。

不知為何,他這樣的老人竟讓人不自覺的趕到肅靜。

「牆上的那面東西,我們稱之為業障,我個人建議最好不要去觸碰。」

「會怎麼樣?」順著老人的話,我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什麼需要讓老人去警示我的存在。

「真是有趣的問答,都是罪惡之人的東西,如果您對那產生想要探究的慾望,那您也可以這麼做,」他不正面回答。

可這一點不影響我去觀察,高大聳立的牆面、粘滿的一片片指甲,奇形怪狀以及各種圖案,有些甚至在甲面上沾著血。

我移開視線,又去看那些一個個雙手用麻繩綑綁束著,而延繩上抬頭,我看到的天空布滿烏雲,灰敗的顏色代表生機哭萎。

這裡既不會讓人覺得有歸屬感更不會感到愉悅──

不祥之地。

我在心裡給了他一個定義。

「痾啊……」

陡然,寂靜的四周出現大門敞開還有新物進入的腳步聲,我朝老人身後望去,一個男人扛著半殘的身體,緩步走來。

他冷傲甚至根本把我當作不存在,走到定點之後,他學著我剛才的動作抬頭確是有目的性的,瞄準一個空處,然後彎腳一蹬。

他消失在了我眼前。

不知不覺我已經在視線追逐他的出現和消失時,走到了老人旁邊。

我終於叫出了老人的身分。

「管家……」心臟盪在半空上,感受不到半分安全感,我伸手將掌心放在管家的臂彎上,然後靜待原地。

「主人今日歸來甚早,看來今日是個祥和的日子。」

管家用另一手拍拍我的手背,然後帶領我注意多出來的吊物。

一個半殘沒有下身的身體出現在空隙之間。

我這才注意到原來剛才站的地方竟然需要穿越這些由一具具軀體組成的簾幕才能到達。

骯髒、呻吟以及鐵鏽味。

我不清楚在這裡有多少人,只知道這裡至具現化人性劣根的一處,也是代表這世界從不缺犯錯的人。

罪惡沒有源頭也不會有終結。

源源不絕、生生不息。

造物的規則也是萬物的解釋。

「我以後也會成為和父親一樣的人嗎?」

老人依舊半瞇著眼,他已經習慣了眼前一片的密集漆黑,然後開口,「不、您永遠不會成為像主人一樣的存在。」

我惱火的看向他,在我心裡剛才的那位,是將來我要追尋的存在。

「因為小姐您是一個獨立體,您不會在我這有優於或低於主人的評價,因為這個評價是不同人的主觀想法。」

「我尚且不知自己的存在有多少價值也不能妄斷您將來能創造多少價值,是這裡又或者是彼方,小姐、這是您自己該去感受的。」

然而在眨眼的片刻,我已經離開了剛才的地方。

我能清楚感受到一股力量將我送出剛才的深淵地獄。

可我早在剛才的對話知道了。

那裡不過是煉獄裡的一環,低於身體平均的溫度,低溫是那裡的恆溫。

是有效保存一個個屍體減緩腐敗的地方。

                                                                                                                                                    ─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