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三人變成兩人

      死亡帶來的是什麼?孤寂?不捨?難過?悔恨?

      在死之前她都不明瞭死亡的一切,畢竟身處紛亂的時代,打從出生,我們就必須冒著死亡風險活下去,不,或許說人一出生就必須面臨這種風險——不管是和平或戰亂。

     

      她是三人小組中唯一的女性,沒有獨寵,沒有什麼好處,她當初也只是分組落單才意外跟另外兩個男孩子同組,然後就一起長大,成為他人口中的青梅竹馬。

      一開始他們三個毫無分組默契,另外兩個有自己的驕傲——一個是血統家族上的驕傲,不屑與他人合作,一個是實力上的驕傲,認為自己實力不必與他人合作。而她,一個實力普通,沒有高貴的家族,成績落後與兩人之後,體力、能力輸給兩人一大截,在一開始就被許多人嘲笑著是個負擔。

      可是能怎樣?她不斷努力,卻沒有天賦。她縱使天天早起鍛鍊了整天,縱使每天不懈怠的修煉,卻比不上那些天才的偶爾修煉。他們指導前輩曾說過,她這樣下去一定會累到,她不聽,從不休息,最後,她真的病了。

      她又一次成為隊中拖累的人。老師來看她時,她閉眼裝睡,唯一的朋友來看她時,她也裝睡,兩位隊友被前輩壓來看她時,她也裝睡,她拒絕和任何人對話,她開始封閉內心,老師、朋友、前輩、隊友,她都不願與他們對話。

      等她出院後,她依舊是那個不講話的女孩,分組任務時,她會靜靜配合兩個同伴,靜靜待在後方,討論時也只會附和,不如以往會積極討論。

      她了解,積極討論反而沒什麼用,她只會接收到兩人的白眼——哦或許也只有這時候他們會比較有默契。

      她的沉默或多或少引起兩位隊友關注,合夥已經至少快三年,談不上其他組別的極好默契,他們多少也能和平相處。

      兩個從男孩長成少年也不知道怎麼面對隊中唯一的女孩子,她實力足足落後兩人一大步,或許她很聰明,在學校總體排名總是很前面,但在他們面前,她就只是一個普通能力的人。他們起初也是排斥女性,習慣單打獨鬥的他們,偶爾卻空出注意力保護她,他們一開始不怎麼喜歡這位需要被保護的女孩。

      他們知道女孩刻苦磨練,每日不懈的練習,但那又如何?她依舊要被他們保護,依舊是那個他們眼中弱小的女孩。後來,有一天,女孩病倒了,他們被前輩壓著去看望她。其實不用前輩逼迫他們或多或少也會去,畢竟同伴一場他們不可能無視,但他們不知怎麼與她相處,偶爾兩個男的拌嘴女孩也只是在旁邊默默微笑,她就像是多餘出來的那個——雖然兩個人並不這麼想。

      後來她出院了,從女孩長大成少女,她開始不需要保護——不是說能力變強,而是她懂得如何躲避一切。她逐漸從隊伍脫穎而出,不再是隊伍裡那個拖後腿的人。

      她是隊伍負責談判的,她是隊伍中能夠利用他人獲取利益的,她成為隊伍中不可或缺的一人。

      他們從後輩變成前輩,從男孩女孩變成少年少女,從一開始的不合變成要好。

      沒有發生什麼重大事件,他們默契轉變也只不過是慢慢的認同以及慢慢的成長。

      他們日常有說有笑,他們分組能夠好好討論,默契行動,他們是很多後輩的榜樣,他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成為好隊友。

      他們唯一一張照片也只不過是偶然拍下的,少女搭著兩個人的肩膀,兩個男的有些尷尬卻還是露出一抹微笑。

      少女始終都是站在兩人身後,是兩人衝突時負責調和,是兩人的緩衝帶。

      所以,當她離去後,他們不合就是如此明顯。

      少女在被殺的時候,兩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女死去,來不及救援,來不及救護,一切的來不及讓一切都開始變樣。

      來不及這個詞,是所有一切改變的開始。

      兩人吵架,沒有少女阻止,兩人討論有爭議,沒有少女的調和,兩人的緩衝帶消失了,一切的不合都出現。

      高傲的少年們走向不同的道路,卻偶爾能在夜深人靜時,看著同一片夜晚,在不同的地方想到曾經的美好時光。

      他們懷念著,遺憾著,卻不後悔走上不同道路,因為他們知道,沒有了少女,他們是不可能和平相處。

      高貴血統的少年偶然得知禁忌術,能夠復活他人,他開始研究,縱使是禁忌,縱使背後代價很大,他也要嘗試,他要復活那位少女。

      他並不是愛她,男女之間的感情並不是只有愛,他們兩個喜歡她,但不是愛情的那種,而是同伴、朋友,甚至於家人這種愛。

      他想她活著,更想要回到那段日子,美好、單純,笑鬧的日子,也只有她活著,一切才能回到那時間。

      強大實力的少年選擇成為一名指導者,指導所有的後輩,偶爾看著兩男一女的隊伍,他總是會突然想起過往的總總,他懷念那段日子,但他也知道要繼續活下去好好過日子。

      他有著對自己實力的驕傲,有著能夠單打獨鬥的能力,可是他更喜歡有夥伴在身旁的愉悅感。

      他喜歡少女,是一種夥伴、朋友、家人的喜歡,他們三人是一生中最好的夥伴,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家人,是三個人一起,而不是兩人。

      所以他也明瞭當她死亡時,兩人總有一天會分崩離析。

      他依舊保留著三人的合影,另外一位少年也同樣保留著。

      懷念是痛:是不捨;是熱鬧大街獨自一人的惆悵;是雨落下的寂寞;是夜深人靜的想念;也是推著人前進的動力。

      不同理念的兩人,憑著對少女的懷念走向不同的道路,種種一切相反的兩人唯一相同的只有在夜空下,偶爾想起少女活著的痕跡。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