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序幕

                  在冰天雪地的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有着这样一座奇特的被当地人称为“潘神的迷宫”的古怪建筑。        

                    该建筑由2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拥有伊丽莎白王朝时期那种白璧上布置柱形装饰的三层西洋馆,另一部分是建在洋馆西边的一座模仿比萨斜塔的塔楼。与比萨斜塔不同的是这座塔楼周身嵌满了玻璃,天气晴朗时四周的景色都会映照在塔身上,夕阳西下寒风在荒凉的高原上徘徊,这座塔却在接受夕阳光明的馈赠,散发出金色的光芒,背后的大海显得无限宽广。       整栋建筑建立在高耸的高地之上,可以俯瞰广阔的白领海,在高地远处还有一个小山丘,在小丘上俯视柱型的塔身,或者说,是镜面更加合适,玻璃塔和西洋馆就会呈现出梦幻般的景色。除此此外,该建筑视线所及之处荒无人烟,四周除了荣妆素裹的茫茫雪地之外,唯一可以算的上是活物的,恐怕就只有几只在湛蓝的天空上翱翔的白头鹰了吧,总而言之,这里可以算是个标准的暴风雪山庄模式的独栋别墅,如果有剧组想来这里拍摄悬疑密室题材电影,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西洋馆的前方,还有一个宽广的广场,在广场正中间油绿绿的青草地周围零散地放置着一些雕塑,还有个池塘和一座有石头台阶的小凉亭,在广场旁边圆塔的下方有一块扇形的区域,曾是一个花坛,说它“曾是”,是因为长期没有人照料,花坛早已荒废了。       西洋馆和圆塔空置已久,挂着“售中”的招牌,很久也没有人来问过价钱,一方面是地方偏僻,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耸人听闻的杀人案才会乏人问津吧。   

  

      提起那个案子,确实有他不可思议的地方,能够充分满足那些喜欢八卦猎奇的人的胃口,为了满足那些好奇者,我现在就跟你们谈谈这起扑朔迷离的杀人案件吧。事实上,我还从未听过哪起案子像本案一样如此齐全,如此诡异的作案工具。当然啦,本案的舞台就发生在这阿拉斯加寒风刺骨的高原上,在这座幽静的洋馆中。

     

这座被当地人称为“潘神的迷宫”的带有西洋馆和高塔的建筑的主人是一位集财富和权力为一身的富豪,他就好比是一个现代版本的“国王”。————霍氏航空发动机股份有限公司的行政总裁‘韦恩·霍普金斯’,并不像修瓦尔那样有异于常人的天马行空的思维,他只不过是个超级建筑发烧友罢了,因为有钱有势,所以痴迷奇特建筑的程度也比普通人来的夸张的多。或许那些华尔街的富豪们所常见的无聊与忧郁也传染到了他的身上。其实当一个人拥有的财富多到一定的数量,他的精神或多或少会变得扭曲,他的价值观人生观也随着社会地位的攀升或多或少的会发生一些改变。这种现象是很普遍的,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遥远的东方。   

  

西洋馆和圆塔本身的构造并没有什么特别惊人之处,尽管里面有些地方会让人摸不着方向,但基本上只要听过一次说明,应该不会有人傻到接二连三的走错甚至是迷路吧。屋内没有能够旋转的墙壁,也没有通往地下的暗道或者会掉下来的天花板。这座建筑物之所以让人如此在意,应该源自当地人对它的称呼——“潘神的迷宫”。西洋馆和塔在建筑之初就设计成微斜的,所以那座玻璃塔,也可以算是一座真正的“比萨斜塔”至于西洋馆是怎样倾斜的,其实那就象是一个火柴盒,擦火的那一面朝下,然后用手指从上施压,底部不要翘起来,达到让盒体稍稍倾斜的程度就可以了。虽然倾斜的角度只有10度左右,从外部几乎看不出来,但一旦走进内部,就会让人感到惊慌失措了。       西洋馆南北走向、屋子由北向南倾斜,两边的窗户和普通房子一样,问题出在东边和西边的墙壁。墙上的窗户及窗框和地面呈现正常角度,所以当视觉习惯了房间的模样后,会觉得掉在地上的螺丝钉竟然是往上坡滚去的。这种感觉,不在这屋子里住上个几天是难以体会的,如果住的时间长了,你的脑袋估计都会出问题了。      

如果你对这个“潘神的迷宫”的主人韦恩·霍普金斯有一定的了解,想必就能理解事件发生的舞台为何是这样一座背离常识的怪异建筑了,韦恩先生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招待客人来到自己这栋洋馆来做客,然后细细观察客人满脸惊讶的表情,活像个充满稚气的孩子,只不过这种恶作剧实在是太烧钱了,也就只有这种腰缠万贯的大款能玩的起这种特殊的游戏。

  

   韦恩年过80,妻子在8年前就已经去世,带着毕生辛劳所换来的名声隐居在国境的最北端。       平日里闲了就听听古典音乐,看看推理小说,他同时还是个热衷于收集机械玩偶和各种机关盒的发烧友总价几乎与一家小型企业启动资金相当的藏品都被保管在这座洋馆的一间被称为“大卫屋”的特殊房间中,在这个房间里摆放着一个被称为“小杰克”的等身大小人偶。根据古老的欧洲传说,每当风雪之夜,这个人偶就会四处游走。其实,这个人偶在这起发生在阿拉斯加的独栋洋馆中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命案里,还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呢。      

韦恩虽然有古怪的爱好,但绝不是难以接近的怪人,相反,他是个随和的平易近人的老人,每当洋馆周围的景色随着时节的更替让人流连忘返之际,他都会邀请友人来这里做客,大家开怀畅饮,大开吃戒。也许他想借机找个能聊的来的搭的上话的知心,但这个目的直到他生命最后的那一刻恐怕也没有达到,这也算是某种遗憾吧。至于原因嘛,随着序幕的拉开,大家慢慢的就会了解。

——那是2006年的圣诞之夜。那时的“潘神迷宫”是由住在里面的管家【弗兰克】和【汉娜】夫妇负责打理的,两人工作十分认真,无论是庭院里的花草还是广场上的雕塑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只不过,当时在上面覆盖一层厚厚的白雪。四周轻柔连绵起伏的白雪,让人难以置信这样的景致会是暴风雪的杰作。枯草色的地面在白雪下沉眠,如果想在这白色法兰绒的床单上寻找人造建筑,即便找到世界的尽头,也只有这一栋洋馆和圆塔而已。      

太阳下山了,被夜色侵染的白令海上,莲叶般的流冰像要被填满整个海面般,日复一日的从海平面的那一端向海岸靠近。被宛如蓝调抑郁音乐般的色调感染的天空中,不断传来寒风那忽高忽低的如同呻吟般的耳语。这样的景色,任谁看了都会感到些许寂寞以及一丝淡淡的伤情。      

很快,“潘神迷宫”馆内灯火终于亮起,雪花也开始表演她眼花撩乱的绚丽的舞蹈;这时,一辆黑色的特斯拉缓缓爬上山坡,里面载着的就是本篇故事的主人公们,舞台的帷幕由此展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