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2

     

      祖孫三人安靜地用完晚餐,溫時悅幫著奶奶收拾好餐桌,便被奶奶趕出廚房,要她趕緊上樓洗澡休息,以免明天開學遲到。

      溫時悅嘴上應著,走出廚房後卻拐到客廳,拿起電話撥通了父母家中電話。

      電話響沒兩聲就被接起,話筒那端傳來的是三哥溫懷宇的聲音,兄妹兩人老樣子先鬥嘴一番,溫時悅才說起打電話的目的。

      「收到就好,東西沒碰壞吧?」溫懷宇笑問了句箱內的東西。

      「沒有,哥哥們做事仔細,樂譜保護得很好。」

      「什麼們,沒有們。」聽她連上頭兩個哥哥一併誇上了,溫懷宇不以為然地輕嗤一聲,「都是我一個人收拾的,爸媽都沒幫忙。」

      溫時悅見怪不怪,噗哧笑出來,軟軟地道:「謝謝三哥。」

      電話那頭的人乾咳一聲,十分滿意地也笑,轉口說起近日家中其他人的行程,好讓遠在南部的溫時悅瞭解,後又關心起她的日常起居與學校生活,得知她明日開學,便如溫奶奶剛才一般催她去洗漱休息,並讓她把電話轉交給溫奶奶。

      溫奶奶彷彿與孫子心有靈犀,幾乎在溫懷宇語音落下的同時,向溫時悅伸手要接過話筒,溫時悅只得笑著與溫懷宇道過再見,順從地把話筒交給奶奶,趕緊上樓洗漱去了。

      洗過澡後,溫時悅才動手收拾起紙箱裡的衣服與樂譜。

      闔上衣櫃門,在房門旁擱置摺疊過的紙箱,她捧著樂譜來到書桌前落坐,小心翼翼地翻開最上頭的一本。

      這些都是溫家大哥花費心力替她收回來的珍稀樂譜,雖都是從原本上重新謄抄下來,也已被保存了數十年的時間,紙張泛黃,邊緣還有些破損,讓她下意識不敢翻閱得太過用力。

      側身將靠著書桌放置的琵琶自琵琶包中小心拿出捧在懷中,指腹輕輕滑過琵琶弦,溫時悅緩緩吐出一口氣,目光落在譜上,依著樂譜上的數字速度緩卻正確的演奏出旋律。

      這一剎那,世界彷彿就此安靜,只餘下悠揚婉轉的琵琶樂音在房內鋪展開來。

      夏夜的熱氣、唧唧的蟲鳴,以及街坊鄰里的煙火氣,全都消融於樂音之中。

      溫時悅滿心沉醉在樂曲裡,饒是在注意到時間已過九點,不好再演奏以免打擾鄰居,也沒有放下琵琶,而是左手仍舊依著譜按壓弦,右手則在距弦一段距離之處隨譜變化手勢,無聲地持續演奏。

      若非紹司灝發來訊息,溫時悅想,她能一路演奏到天亮。

      一手抱著琵琶,一手拿著手機,溫時悅扭頭看向窗戶對面。

      溫家倚著邵家而建,兩人的房間恰好相對,縱使隔著一段距離,也能透過窗戶瞧見彼此動靜。

      邵司灝房內的燈亮著,人背光而站,從溫時悅這方向僅能瞧見他的身影,光暈勾勒出他的身形輪廓,挺立在對面屋裡。

      即使看不清也還是很好看呢。溫時悅心想。

      對面房間,邵司灝眉頭微蹙,拿起手機垂眼又發送過去一條訊息。

      「看什麼?睡覺去。」

      被訊息提示音拉回神,溫時悅看了眼上頭的字,彎彎眉眼,衝對面的人點點頭,側身小心地把琵琶收進包裡,對著手機向那端的人發出「晚安」兩字,又從那頭收到回覆後,方關上房間的燈,幾個跨步爬上窗睡覺。

      閉眼之前,她又悄悄扭頭看向窗外。

      邵司灝已不在窗前,片刻後,那頭的燈也暗下,重歸黑暗。

      溫時悅揚了揚唇,心滿意足地闔眼入眠。

     

      雖睡得晚,早晨倒也沒有多掙扎。

      才六點多,太陽已然升起,陽光斜斜照進屋內,帶來些許熱氣。

      溫時悅被熱醒了。

      頂著一頭亂髮進浴室洗漱,換上制服後她抓著書包下樓,迷迷糊糊地在餐桌前落坐,習慣動作地接過奶奶遞來的筷子,捧著還飄著熱氣的粥淺淺啜了一口。

      溫奶奶與溫爺爺吃了一輩子中式早餐,著實吃不慣什麼麵包、吐司的,連帶著自小跟他們一塊生活的溫時悅也吃了十來年的中式早餐,縱使炎炎夏日的早晨,也能面不改色喝掉半碗暖呼呼的粥。

      用畢早餐,溫時悅隨手洗掉自個兒用過的碗筷,將之擱置在流理台上,在門鈴響起的同時,一面往門口走、一面與爺爺奶奶道再見。

      隨手關上家門,一句「早安」剛出口,她當即注意到倚牆而站的陌生少年。

      注意到她的目光,他衝她燦爛一笑。

      笑得彷彿他們早已熟識。

      溫時悅莫名其妙地睨他一眼,目光一轉又落回邵司灝身上,眸中的疑問明明白白。

      沒等邵司灝出聲,少年站直身子,幾步走近邵司灝,一手勾在他肩上,整個人像是掛在他身上似地向溫時悅介紹自己:「嗨,我是顧宣,阿灝的表哥。」

      落在語句最末的稱謂令溫時悅微怔。

      與邵司灝相識十幾年,幾乎是從出生起就在一起的關係,她還是頭一次知道邵司灝還有個年紀相符的表哥。

      她看向邵司灝,對方卻似乎沒有解釋的打算,只蹙著眉頭催促了句:「不走嗎?」

      溫時悅剛想點頭,就聽顧宣笑著駁了句「不急」,而後他收手走進她,幾步站定在她面前,居高臨下望著她。

      眸中含著她辨不明的情緒,轉瞬即逝。

      「溫時悅,我跟妳說個秘密吧。」

      聽頭一次見面的人無比精準地喊出自己的名字,加之高深莫測的語氣,大熱的天裡,溫時悅莫名起了雞皮疙瘩。

      「我能預言妳的未來。」

      顧宣眉眼含笑,豎起一根手指在她眼前。

      與之相對的是邵司灝微變的臉色,一貫毫無波折的臉上少見地帶上情緒,他伸手想制止顧宣說話,但顧宣沒搭理他,嘴一張,早在心裡轉過一輪的話一股腦地全溜了出來,一字一字砸進邵司灝的心裡。

      「這三件事,妳千萬記好。」顧宣的嗓音低沉而緩,骨節分明的手指隨著他的話逐一豎起。

      「一,妳必須喜歡我。」

      「二,總有一天妳會有求於我。」

      「至於三……」他拉長了語調,刻意一頓,豎起的三根手指頭在她眼前微微一晃。

      「三,如果妳做不到一,也堅持不達成二,那麼十八歲生日那天,妳會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