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寮林高中近來以校舍修繕為由,禁止鄉里居民進入校園操場運動,難得的周末,校園內空無一人。

      臨近傍晚,太陽還未西下,在陣陣撲鼻的飯菜香中,溫時悅俐落地翻身上學校矮牆,側身順手拉牆下的邵司灝一把,與他先後進入校園中。

      「我真不懂,校長既然拜託你幫忙,為什麼還要你翻牆進?」跟在邵司灝身後向著操場行去,溫時悅一邊左右張望打量安靜的校園,一邊不由自主放輕聲音問。

      「不知道。」邵司灝淡漠答話,腳下沒停,側首瞧一眼身後落下他一段距離、彷彿正觀光的女孩子,眉頭微蹙提醒了她一句:「跟緊我。」

      溫時悅收回視線與他對眼,偏頭看他片刻,加快腳步走到他身邊。

      卻沒有歇了四處打量的心思。

      頭一回見空無一人的校園,溫時悅頗覺新鮮,饒是入目皆是早已見慣的景色,這會兒看在眼裡似都有不一樣的色彩。

      兩人走過操場,沿著位於校園一側的體育館外圍行至館身後方,矗立眼前的建築物將橙黃的夕陽遮擋嚴實,周身一片昏暗陰涼。

      溫時悅下意識打了個冷顫。

      沒來由地,這地方讓她感到不適。

      邵司灝沒她反應大,可他同樣不喜,也顧不上照顧溫時悅,只一心想把事情盡早完成好趕緊離開,便就蹲下身撚了些許泥土在指腹間,又仰頭看了眼天空,確認方位後,他從口袋抽出事先寫好的符咒,接過溫時悅遞過來的小鏟子,動作輕且仔細地把符咒埋進土裡。

      隨後他起身拍掉手上的殘土,推著溫時悅重回夕陽下。

      「這就好了?」邊走,溫時悅邊回首看向絲毫看不出被人埋過東西的土壤,滿臉的好奇。

      紹司灝淡淡應聲,快走幾步與她並肩,見她仍頻回頭,他出聲拉回她的注意力,道了句:「這邊。」隨後腳下一轉,向著操場另一端的大樹走去。

      同樣在樹下的泥地裡埋妥符咒,又在校園中另兩個方位做相同布置,待到兩人重新翻牆出校園,太陽已然西下,天色徹底暗下來。

      街燈下,飛蛾急不可耐地撲向光明處,卻撞得暈頭撞向,漫無方向地在原地盤桓。

      溫時悅踢開腳邊的小石子,轉過身面對邵司灝,一邊穩穩地倒退走,隨手把玩著手中的小鏟子,一邊笑問他:「所以你非要我跟你來,就是要我幫你爬牆、幫你拿著鏟子嗎?」

      目光原是落在她身後空曠的道路上,聞言,邵司灝懶懶地瞥她一眼,「不想跟?」

      「這倒沒有。」溫時悅揚著笑,旋過身背對他,仰頭看晴朗、綴滿繁星的夜空,隨口道:「只是沒想到你也有需要我的時候。」

      即使這些不過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邵司灝定定凝視她背影片刻,突然邁開大步走近她,在與她擦肩時,隨手將她身後的兜帽撩起戴在她頭上,說了句與前言毫不相關的「回家吃飯」,便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卻不過才走出幾步,又慢下步伐,回首望向看著他只是笑的溫時悅。

      他雖然沒說話,十來年的相處也讓溫時悅輕易從他沒什麼神情的臉上讀出不耐,她笑瞇瞇地走向他,拖長了音答道:「來啦。」

     

      學校距住家走路不過十分鐘,饒是路上耽擱了些,兩人仍順利在晚飯時間前抵達。

      溫家與邵家就在隔壁,遠遠的,就見邵家外停了輛陌生的轎車,車尾稍微突出到溫家門前一小部分。

      溫時悅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起來。

      「你家這時間來客人了?」

      邵家因為職業特殊,時不時會有人從外縣市遠赴寮林縣求助幫忙,卻不該是在這樣家家預備吃飯的時間裡前來打擾。

      凝神注視陌生的車牌號碼,邵司灝不知道想起什麼,顧不上回答溫時悅的話,心不在焉地把她一把推向家門前,然後快步走近自家門前,掏出鑰匙開了鎖就進門,把她徹底拋在腦後。

      溫時悅從自家門前探出頭去看時,只來得及看見他因快步走動而微揚起的衣角。

      但很快就連那點衣角也都再看不見。

      她立在原地想了想,暫且按捺下好奇心,開了門進屋。

      「悅悅回來啦?」

      聽聞門口聲響,溫奶奶的聲音遠遠從廚房內傳來,溫時悅一邊應聲,一邊脫鞋換上室內拖。

      把鏟子隨手擱上玄關的鞋櫃上,她踢踏著拖鞋向廚房走去,環顧了下客廳,與奶奶問起爺爺去向。

      「家裡沒醬油了。」讓出位置給溫時悅洗手,溫奶奶指指流理台上擺著的空醬油罐,轉身回到瓦斯爐前,把洗好的高麗菜下鍋,嘴上道:「妳回來前不久才出門的。」

      「可以等我回來去買呀。」拿掛在一旁的擦手巾將手上的水珠擦乾,溫時悅撒嬌地湊上去抱住奶奶。

      「妳爺爺那急性子妳還不知道?」溫奶奶拿著鍋鏟,故作嫌棄地抬了抬手肘把她隔開,「一邊去,這麼熱的天別跟我一樣弄得一身汗。」

      溫時悅笑瞇瞇地順從退開,也不離開廚房,而是問起邵家外頭那輛陌生的車與來客身分。

      「還沒走嗎?」溫奶奶動作一頓,面上顯出驚訝來,轉頭看了眼外頭客廳牆上的鐘,眉頭微蹙道:「沒記錯的話他們四點多到的,也不曉得什麼事這麼嚴重談到現在。」

      溫時悅循著奶奶的視線看向鐘面,如今已是六點四十,按奶奶的說法,對方待了將近兩小時。

      這讓她越發好奇了。

      琢磨著是不是晚點問問邵司灝,就聽奶奶又道:「對了,妳爸媽他們給妳寄東西來了。」

      溫時悅眼底的光旋即亮起,倏地扭頭看向奶奶,彷若個期盼得到獎賞的小孩子,看得奶奶忍不住笑。

      「給妳放在房間裡了,趁現在還沒能開飯,妳先上去看看?」

      「好。」溫時悅想都沒想地應下,剛才還擱在心上的好奇轉瞬被她拋開,她快步走出廚房,三步併作兩步地上樓回房。

     

      房間地板上,紙箱封口處被膠帶牢牢貼住,溫時悅蹲在箱子前,用美工刀小心翼翼地割開。

      紙箱內,提前備起來的厚重冬衣一套套整齊地堆疊在下層,托起上頭幾本樂譜。

      溫時悅拿起其中一冊翻閱,眉眼含笑,喜悅之情藏都藏不住。

      她看得入迷,手指無意識隨著音符輕點樂譜比劃著指法,直到樓下傳來奶奶喊吃飯的聲音,才暫且擱下樂譜,快步下樓。

      外出買醬油的溫爺爺已經回來,坐在餐桌前扭頭看她,慣常嚴肅的臉上綻出笑容,手輕拍旁邊的座椅,示意她趕緊過來吃飯。

      溫時悅順從的在桌前坐下,接過奶奶遞過來的碗筷,一眼瞧見爺爺額上的些許薄汗,忙從桌上抽起面紙遞給他,嘴上道:「爺爺,下次再有要買的東西等我回來買,天氣這麼熱,您待在家吹冷氣就好,別總是亂跑呀。」

      爺爺一邊擦汗,一邊張嘴想反駁,卻不待他出聲,溫時悅又接著說:「還有箱子也是,不重的,我自己能搬上樓,您別老是攬著做,又傷了腰怎麼辦?」

      話開了頭,後頭的就像連珠炮似地一串接一串蹦出,愣是把溫爺爺給說得一愣一愣的,不住給溫奶奶使眼色。

      溫奶奶忍俊不禁,笑著從溫時悅「嘴下」解救溫爺爺。

      她拿起手邊的空碗,舀了一大勺湯盛入碗中,瞅準溫時悅停頓的空隙把碗塞進她手裡。

      「妳爺爺知道啦,趕緊先吃飯,天氣這麼熱一會可就不好吃了。」

      溫時悅依言接過碗,沒有反駁,只嘴甜道:「奶奶做的飯菜哪會有不好吃的時候。」

      「就妳嘴甜。」溫奶奶還沒說話,溫爺爺先笑罵了句,無奈地搖搖頭,對這個既懂得哄他們老人家,關心起來又能嘮叨個沒完的小管家婆著實沒轍。

      溫時悅彎著眉眼,唇瓣靠在碗沿小口啜著仍冒著熱氣的湯,半碗下肚熱得她額上也出了汗,卻半點不嫌棄,陣陣暖意從脾胃暖進心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