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1)

清爽的早晨,鳥兒啁啾,和緩的微風吹不開孟元湘緊皺的眉頭,明眸閉合,她睡得不甚安穩而囈語陣陣。

「元湘、元湘醒醒!」

「啊!」孟元湘睜開雙眼,額際滿是冷汗。

符千竹替她斟杯水,身為同事、室友和好友,她不得不為孟元湘煩憂。「又做同一個夢了?」

「嗯。」喝著水,她慘白了一張臉。

「這樣不行!等一下我陪妳去看醫生!」

她還推拒著。「沒事,只是作夢而已,我沒事啦!」

「還說沒事?!看看鏡子裡的妳有多憔悴!」因為孟元湘沒動靜,符千竹便賭氣似的將全身鏡整個搬到她面前。「妳夜夜重複相同的夢境也就算了,但妳每次都是像在做噩夢的被我叫醒……我不能不管啊!」

看符千竹激動的樣子,清楚她是在為自己擔心,孟元湘鬆口:「好吧,陪我去看醫生……不然每天讓妳叫醒作惡夢的我,我也過意不去。」

「……這句話妳早該在兩個月之前說啦!真是!」受不了的彈她額頭,符千竹笑道。「趕快準備準備,我們去醫院吧。」

綜合醫院    家庭醫學科

「妳這情形多久了?」

「兩個月左右。」孟元湘淡淡回答,神情有些恍惚。

「孟小姐,經過儀器檢查,妳的身體狀良好,至於妳難以成眠的原因,我建議妳去精神診療科比較妥當。」

符千竹不禁插口,表情為慍:「她的精神狀態良好,用不著心理醫師啦!」

「千竹,沒關係啦……」

看出她疲憊的神色,符千竹只能乖乖收聲。

步出醫院,兩人到附近的公園散心。

「小姐。」留著長鬍鬚的男人喊。

「小姐!」無人理會,他再喊。

沒得到回應,他撇過頭摸摸鬍鬚,大聲的自語:「可憐啊,年紀輕輕的就聽不見聲音……唉唷!可憐啊!」

符千竹終於忍不住,氣沖沖的轉身,走到男人面前,堅定地說:「收起你多餘的憐憫,我不算命!」

身穿算命師服裝的男人做出被欺負的表情。「好兇喔!我又不是叫妳,我叫的是那一位啦!」

黃色道袍覆蓋的手,指向一旁的孟元湘。

「我也不算命喔。」她輕道,沒有符千竹那麼激動,再說,她也無力去做太高昂的情緒起伏。

「我沒有要算妳的命,只是想請教幾個問題。」

見他態度誠懇,也沒有坑人的意思,孟元湘便答應。「看你問甚麼問題,我可以考慮回答。」

「小姐最近睡得不好?」

「瞎子都看出來了!」符千竹脫口道。「別聽他在那裏唬人了啦!」

算命師不再意的又問:「兩個半月前妳是不是去了揚州,還在游湖時掉進水裡?」

「你怎麼知道?!」孟元湘訝異地問。

「因為妳回到台灣之後還發燒,媒體以為是新流感還報導不停,這件事有看新聞的人都知道了,還引發一陣恐慌呢!」算命師笑答,卻驚見兩人露出想踹他的意圖,他連忙道:「但別人不知道的是,兩個月來妳一直重複相同的冗長夢境,在夢中,妳與一名氣宇非凡的男子相愛,最後他卻為妳而死……」

「……別說了!」她惶恐的看著眼前的算命師。「你為什麼知道?!」

「我不知道。」算命師別開目光。

符千竹雖然不信打著鐵口直斷名號的臭算命師,但也忍受不了他故作玄虛的樣子。「喂!你給我說清楚!」

不受符千竹影響,算命師搖頭晃腦的說:「天機不可洩漏也!」

「之乎者也個什麼勁啊?你以為是古裝劇嗎?」符千竹開始覺得自己像個傻子,竟然和他說話!

「你說我該怎麼辦?!」夢境內容她不曾與人言,但此時卻被一一道出,抓著算命師的衣袖,孟元湘心中沒有不怕的道理。

「元湘,別聽他信口開河,臭算命只是胡謅的!」見孟元湘激動得不能自己,符千竹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孟元湘從包包裡翻出皮夾,顫抖著手問:「你要多少錢?我給你錢,快告訴我該怎麼辦啊!」

「我不要錢。」算命師推拒送上的鈔票,他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琥珀玉石,對孟元湘說:「這個給妳,帶著它再去一次揚州,妳會找到辦法的。」

接下石頭,孟元湘全身起了顫慄。「這、這是……」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小姐好自為之。」說完,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元湘……」符千竹不安的看著她,知道有事要發生了。

「我要去揚州!」

「妳不會吧!他不過是為了餬口飯吃,而編派的故事又正好和妳的夢相符!妳還真的相信啊?!」……雖說是餬口飯吃,但他也沒收半毛錢。

「我相信,千竹,這石頭在我夢裡出現過!」

「真的假的?!」符千竹大叫,別過臉又道:「我們還是去看看精神科吧!」

「千竹!」

兩人邊爭論邊回到家裡,符千竹還在勸她。

「妳別相信那算命師的瞎扯好不好?」

「不管怎樣,揚州這趟我非去不可!」

「可我有不好的預感!」看向孟元湘,她開始大哭。「上回去揚州妳就已經掉到水裡了,我怕妳會出事情嘛!」

抽出幾張面紙,孟元湘替她擦淚。「別哭,我知道妳為我擔心,但我不去,我夜夜不得安寧啊!」

擤過鼻涕,她抬起哭紅的眼,問:「非去不可嗎?」

「非去不可。」孟元湘的態度很堅決。

「好,既然這麼肯定,我就支持妳。」說完,她得到孟元湘一大大的擁抱。

「有妳做我的知己真好!千竹,我好愛妳喔!」

「當然,妳不愛我才怪呢!」微微紅了臉,符千竹笑道:「什麼時候去?我幫妳一起準備行李。」

這時符千竹的手機響起,她到一旁去接聽。

緊握著琥珀石,孟元湘陷入自己的情緒裡。雖然她的夢都是在悲劇中結束,但是夢中那為她擋死的男人在夢境前半段,總是對她百依百順,還老是用很溫柔、很深情的目光凝視著她……。

「元湘!」符千竹一臉興奮的推了推好友。「好消息!老總要我們兩個跟他到揚州出差!哈哈!這下子就省下機票錢啦!」

「嗯?妳說什麼?」孟元湘這才回過神,完全沒聽見符千竹在嚷嚷些什麼。

「老總要我們到揚州出差,這下妳高興了吧?」覆述完還不忘調侃她。「妳在想情郎啊?這麼出神?」

被一語道中,孟元湘紅著臉轉身,還用故作高興的語氣說:「那好幸運喔,我們快整理行李吧!」

「瞧妳高興的!」沒注意到好友臉紅,符千竹仍粗著神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