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損友趁公休日時來奶茶店找他閒話家常,說白點就是蹭吃蹭喝,徐子然無聲翻了個白眼卻沒戳穿,還親自搖了杯招牌網紅奶茶給對方。

      損友喝了口茶,興致勃勃地切入正題,「所以如何?」

      「什麼如何?」徐子然有些無言。

      「別裝了,」損友嘖了聲,「講真,我朋友的朋友條件也不怎樣,就一宅男,當時就是去拜了那個月老廟後閃電脫魯的。」

      「那間月老廟沒多少人知道,我看在你是我哥們的份上,看你可憐沒人愛才給你介紹的。」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

      「不謝,那邊可不是什麼騙人香油錢的廟,算命也不要錢。靠得都是受了月老牽線的信眾們定期進香,也沒帶強迫的,大家都是自動發起捐獻。」

      看了眼損友滔滔不絕不像在說謊的模樣,徐子然姑且就……信一下吧?

      損友:「而且啊,大家都說廟裡的算命師就是月老在世間的代言人,這麼說雖然有點誇張,但也不無道理。」

      損友又下了一劑猛藥:「所以說唯一的代言人,四捨五入算命師就算是月老的化身,月老怎麼會欺騙年輕人的感情呢。」

      徐子然:「……」

      好像滿有道理的?

      「所以臭處男,說吧,你求的結果是啥?讓好哥們我來聽聽。」

      徐子然有些抗拒,不想說。

      損友踢了踢他的椅子,催他。

      徐子然在損友的威嚇下,最終舉白旗投降。

      他斟酌用詞:「……那天算命的沒說啥,神叨叨地講了很多,有些沒有聽懂,但似乎有說到,我的姻緣已經在身邊了。」

      損友:「哇靠,萬年光棍終於要摸到女生的小手手了嗎?」

      徐子然:「閉嘴好嗎?」

      損友捧腹大笑了幾聲,笑得差點岔氣,趕緊喝口奶茶壓壓驚,偏偏還嘴欠地咂嘴嫌棄道,「這沒我之前喝到的好喝。」

      「沒讓你付錢就不錯了好嗎?」徐子然簡直無語,「我一個奶茶店老闆要泡的好做啥,我的員工泡的好不就好了。」

      「啊,也是啦。」損友像是這時才發覺,若有其事道,「忘了之前來都是小遲泡的了,難怪味道有差。」

      徐子然嗯了聲,隨後才反應過來,「……你不要跟我的員工裝熟好嗎?」

      小遲才不是給你這樣叫的好嗎。

--

      徐子然趕走了損友,洗了洗杯子並擦乾吧檯,簡單地收拾了一下,邊想著剛剛跟損友之間的談話。

      嗯,雖然一昧相信這種宗教的迷信看起來有點智障,若非不得已他也不想……但他不就是沒辦法了嗎?

      徐子然心道,反正不信白不信嘛,要是是真的呢?說不定真命天女就在身邊!

      這麼想之後徐子然就像打雞血似的復活了,他!可能說不定真的可以脫魯也不一定!

      純情少男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充滿力量。

      徐子然決定要回去好好想想這件事,趕緊擬定一個計畫。雖然難得的公休日,因為損友不請自來而被迫開門招待他,但還是頗有收穫的啊!

      簡單地清掃後徐子然就想趕快回家去了,沒想到就在這時,掛著今日公休牌子的玻璃門被推開,風鈴微響。

      徐子然一愣,想著是誰這麼沒眼色,居然沒看到公休的告示牌,沒想到回頭就見一抹清俊的身影逆著門外的光而來,微微壓低的帽簷下是一雙細長的桃花眼。

      「店長。」

      徐子然這才回過神,發現是熟人。

      他也不管手裡還拿著抹布就抬手揮了輝,「陸遲你怎麼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啊。」

      來人陸遲,不過是一個二十歲的大男孩而已,變聲期早過了,嗓音低沉冷冽,有些不符合年紀的少年老成,「我剛剛下課……看到店長在裡面,沒想太多就直接進來了,抱歉。」

      「啊沒事啦,不用道歉,」徐子然擺了擺手,「我就擔心你記錯時間多跑一趟,這樣就不好意思了。」

      「不會,不麻煩。」

      陸遲此人……有時認真過了頭,反而讓人不好接話。

      徐子然打消關店回家去的念頭,轉身招呼起他,「這樣啊。那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我還挺想念你泡的奶茶,不麻煩的話順便給我一杯吧,你也自己弄點喝的。」

      陸遲點頭,沒半句廢話,掛起隨身的包包,熟門熟路地直接進了吧檯區。

      徐子然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等的時間有點無聊,乾脆打量起陸遲來了。

      陸遲是這間店裡唯一招收的非正職人員,本人還是第一志願在讀的學生,認真又上進。雖然不清楚他家裡的經濟情況,但年紀輕輕就懂得打工分擔家計,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孩子啊。

      陸遲遞了杯奶茶給他,自己則簡單沖了杯濾掛黑咖啡。

      徐子然品了一口,輕嘆一聲,果然還是這味最對味。

      說起來,徐子然當初會開這間店,其實本身就是自己嗜甜愛喝奶茶,所以乾脆直接開間店,聘用專業的人,愛喝多少就有多少。

      而店裡招收的員工們,或多或少也都是甜品愛好者。畢竟咖啡館裡主要的客戶群是喜愛甜品的女性,主打的飲品是奶茶類,加上一些甜食點心,每個員工都軟軟萌萌的,就屬眼前這位特別不一樣。

      就連喝的都是黑咖啡。

      其實一開始徐子然還想這小子該不會是來裝逼的吧,但認識久了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這樣的想法簡直是對他人格的污辱。陸遲的確不喜甜,但對待工作認真的態度卻是誰都比不上的。

      徐子然對這小子實在是越看越滿意,既然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就打算聊點不一樣的,比如說--

      慈父徐子然:「陸遲,有沒有女朋友啊?」

      陸遲眼底沒有過多的情緒,「沒有。」

      徐子然頓時有些惺惺相惜:「啊……那有在處的對象嗎?喜歡的人?」

      「有,有喜歡的人。」

      竟然可以這麼肯定地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有喜歡的人,真是青春啊……

      徐子然嘆息著,大學啊,多麼美好的時光,是自己白白的浪費了。說什麼都要好好鼓勵起眼前這個年輕人才行,以過來人的身分。

      「陸遲啊,加油,你長得這麼帥又有能力,一定可以追到那個人的,我會當你的後援的。」

      陸遲看著他,狹長的眼裡像有光,瞳孔裡倒映出徐子然,專注地僅注視著他一個人。

      片刻後,陸遲輕輕地嗯了一聲。

      對於他,自己是勢在必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