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在我神智漸漸復甦之時,我先聽見了麻雀嘰嘰喳喳的聲音。我緩緩睜開眼,五月溫熱的風將菱格白窗紗吹起邊角,有些髒汙的玻璃窗外幾隻麻雀在窗台上撲騰跳躍。

視線轉回窗前書桌,燈罩積了薄灰,幾支水筆零零散散,尚未讀完的書正敞著,墨綠書脊下壓著我塗塗改改的信紙。

那是我的遺書草稿。正式版應該已經被我媽翻來覆去讀了好多遍,汗淚混合著,將米黃色信紙揉成皺巴巴的形狀。

可惜又沒死成。我蹙蹙眉,盯著天花板的吊頂,看著那塊有點斑駁的雕飾,一聲不吭。

「囡囡①,你醒啦?」媽媽趿著拖鞋來到我床邊,關切地看著我。她臉色泛黃,眼周青紫,連日來的勞心奔波讓她憔悴了不少。

「要吃東西伐?或者喝點水?」她小心謹慎地觀察著我的每一個表情,整個人都呈戒備狀。

身下的竹席好像湃了冰,我把自己裹在碎花毯子裡,打了個寒噤。

「冷。」聽見我開口,她明顯鬆了口氣,隨即又擔憂道:「那我幫你把竹蓆換成床單,你起來活動活動好不好?」

我沉默著一動不動。空氣中有家具散出的木質氣味,有她手上百雀羚的淡香,有廚房油煙味,還有我身上的消毒水味。

這個氣味總能勾起不愉快的回憶——死白的醫院,漿白的床單,慘白的人臉。我在一片白茫茫裡混沌醒來,驚慌失措、憤怒躁鬱,最後縮成一團拒絕與這個世界的任何交流。為免我再度受到刺激,我像一件貨物似的被送回了父母家裡。於是我睡了醒,醒了睡,如同一具沒有感情的行屍走肉,連呼吸都是浪費空氣。

在這些朦朧迷離的幻境中,我見到一個人。她笑時眉眼彎彎,露出的鎖骨下方刺著幾朵綠枝纏繞妖冶的玫瑰。我的心滾沸著,好像灶上無人關火的水銚子,「吱吱」噴氣。

「我喜歡林笙,我要跟她在一起。」活過來的我依舊無比堅定道。

媽媽愣怔片刻,眼中憂慮更深一層。她擠了個笑容,半晌說道:「我煲了雞湯,你先去喝點。」

「弗管你們同不同意,我都要走!」我別轉臉,死盯著窗外那兩隻悠閒的麻雀,淚掙紅眼眶。

「要走也先把雞湯喝了好不好?」她幾乎是帶著哭腔在祈求。我一掀毯子,光著腳坐在冰冷的餐桌前。面前的雞湯漂著幾根香菜,黃澄澄的湯汁冒著縷縷熱氣。

「我不愛吃香菜的。」

「你以前不是最愛……」她注意到我皺眉的神情,生生嚥下後面的話。我拿起筷子挾起香菜,筷子碰到骨碟的那刻,我表情一滯。

「香菜很好吃的,你試試嘛。」

「不要!」

我狡黠地眨眨眼,拈起一根香菜放進口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準她的軟唇親了下去。

「小兔崽子!學壞了!」她捂起嘴,空氣中瀰漫著香菜味和她唇齒的甜香。

「近墨者黑。」我壞笑未止,便被帶著溼意的唇瓣包覆。

「你的香菜很好吃。」她的眸子幽深明澈,裡面自有一汪深情。

香菜「噗」地落到碟中。我回過神來,眼前雲霧繚繞,雞湯索然無味。

「你們沒跟林笙說吧?」她若是知道我談判未果自殺未遂,會不會很生氣?也許會很擔心。

媽媽的臉又是一僵,眼神閃爍地搖搖頭:「沒有。」

我默然地喝完了雞湯,放下碗筷。未待我再次開口,媽媽忽地抓住我骨瘦如柴的手臂,字字懇切道:「曼曼,你同我一道去看看外婆好嗎?」

「外婆,她很想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