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2)

      這所學校的入學條件特殊,學費就是個最初階的門檻,主要以學生的家庭財力看人,其次才是用成績看人,這所學校的學生家裡資源都不差,自小在這樣的環境裡成長適應都很良好,只有秦悅悅在這個圈子裡面感受到極大的落差,她雖然勉強插隊進入這所學校,班上同學們心裡是以她為恥的,畢竟她一問三不知的學業表現和總是進步不了的成績距離全校的倒數第二名足足有二十分那麼多,秦悅悅、八百萬這些名字成為了老師同學間茶餘飯後的笑柄,但表面上,因為至今還沒有人打聽出暴發戶秦家真實的財力就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嘲笑她……

      「那年也是這個時候認識悅悅的呢!」站在鍾定離身旁的女士說。

      那一年,就是指秦悅悅轉學進來那一年的座談會,在這個人人從小就愛美、自我約束、維持良好外在形象的環境裡,保母一眼就看見這個胖嘟嘟的女孩,長得一臉就很會吃的樣子,果不其然鋪排在教室裡的水果和蛋糕一般是不會有人去碰的,只有那個叫秦悅悅的女孩一個人在桌子前面大快朵頤,她一看就心中大喜,立刻過去邀請她參加幾天後他們家鍾定離少爺的生日派對。

      往年鍾定離的生日派對都會邀情班上的各科老師還有幾個比較常跟他一起打球的男同學。

      邀女同學!這是頭一遭!

      聽到消息的人紛紛竊竊私語,心想這個暴發戶家是什麼來歷,得到鍾家如此的重視。

      秦悅悅一聽說那個班上被最多人敬而畏之的鍾定離家要邀請她去生日派對,一開始她也是不敢置信的,雖然她不是很明白學校的同學甚至校長老師們為什麼都要那麼在意他,但是一聽說鍾家的慶生會盛大等級是常人不能想像的,她就好奇了,不為別的,她就是衝著鍾家肯定有很多平常時候吃不到的山珍海味!特製糕點!而去的!

      秦悅悅還記得自己回家跟她媽媽說她要去鍾家參加生日會的時候,她媽媽一聽見,那個驚訝的程度,她特地帶她去精品百貨公司給她買了一套全新的凡賽斯的洋裝配白褲襪,還有一雙鋪滿古馳LOGO的淑女鞋,頭髮上的髮結有著大大的路易威登,手提包是18公分的的MINI    COCO,不僅砸大錢還搭配得甚是費心,比她奶奶七十大壽都還用心。

      五年級的秦悅悅知道鍾家的地位不一般可是有必要去個派對搞得如此大費周章嗎?以前她參加她們村子裡同桌小華的生日會,還穿著她穿了五年的舊運動服去呢!

      秦悅悅的媽媽只說鍾家是學校的大股東,那學校等於是他家開的,鍾家幾代累積下來的勢力除了這所學校、運輸業還有電子業、建築業,富可敵國這個成語用在鍾家唯一的血脈、繼承人身上一點也不為過。

      「我們這樣去鍾家也不是要跟人家攀比什麼,而是媽媽參加了太太們的聚會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富豪的圈子就是這樣,不能讓人家瞧不起我們,覺得我們不配,懂嗎?」

      五年級的秦悅悅似懂非懂,她只知道,有錢人的社會特別虛偽,不只是外表需要武裝,連最真實的自己、自己的個性都需要偽裝起來,她常常猜不透大家在想什麼。

      聽見媽媽這番話秦悅悅只覺得那個叫鍾定離的同學就像她媽媽前陣子莫名其妙和人瘋搶買的一塊哥倫比亞祖母綠一樣,生怕磕了碰了,不小心翼翼捧著就怕隨時要掉了碎了,萬一哪天她讓鍾定離這樣的人跌倒了受傷還是惹得他不高興了那還得了,她肯動用十條命都不夠賠給他,對於這樣嬌貴的人即使人人追捧,她秦悅悅打從心底覺得還是敬而遠之為好。

      但是,那天的派對她還是被她媽媽跩著丟上了車,硬是送出門了。

      不過最後事實證明,聽媽媽的話去鍾家派對,是對的。

      那一天秦悅悅見識了什麼叫作一望無際的房……屋,這樣形容很奇怪,但是秦悅悅真的從大門放眼望去,鍾定離的家就像一個莊園、一座城堡、一座森林……看不到盡頭,也分不清楚方向。

      除此之外,進了派對,大廳裡還有……目不暇給的各式菜色。

      她從派對大廳門口看過去還看不到那長桌的盡頭,她以為這樣奢華的派對會有很多人來,但站了一陣子並不見還有什麼人進來。秦悅悅大膽地靠近那看不見盡頭的長條型餐桌,舔著嘴脣思考要從哪一道開始吃起,魚子醬麵包、金箔巧克力、泛著剔透光芒的生鮭魚、軟嫩的現烤羔羊……

      秦悅悅吃得不亦樂乎,徒手並用、旁若無人。她家是這一年才突然發跡的,才剛開始過上好日子,在那之前她過著低收入戶般的生活,實在沒有吃過這麼美味又奢侈的東西。

      站在派對旁邊觀察著人群的鍾家保母看到了這一幕,其他賓客也注意到了這行為特殊的秦悅悅。

      誰回在這種場合只顧著吃飯?又是誰會徒手拿著羊腿和豬肋排,東啃一口西啃一口,一點淑女的風範都沒有?在場的賓客開始對她竊竊私語,沒有人見過她,沒有人知道這個野蠻的女孩打哪裡冒出來的。

      鍾家保母自鍾定離出生就受雇於鍾家,職責是專門照顧鍾家小少爺,後來鍾家對她的盡責十分依賴,趙保母漸漸的也擔起了半個管家之責。她見秦悅悅吃飯的樣子,那些食物看起來可香了,這裡絕大多數的人是不太會想去碰桌上餐點的,有的怕口紅顏色掉了補妝麻煩,有的是來找生意上可能的合作契機的,來的人多在聊天說話,東張西望,哪有人會專心吃飯?

      可她就偏偏喜歡不浪費食物的人,像他們家少爺就是自小嬌貴慣了,成仙了似的,三餐總是愛吃不吃的,長得俊人卻也清瘦,她很擔心接下來青春期少爺的發育會不達老爺夫人的標準,家庭醫生看了、營養品、補品該吃的她都備了,少爺這頑劣性子,說不吃就是不吃,她也拿他沒辦法,保母可真是傷透了腦筋。

      趙保母不由自主走近那個聽老師說是最近才轉學進來的秦悅悅。

      「秦悅悅同學,今天的餐點您還滿意嗎?」趙保母笑得和藹可親。

      秦悅悅從食物堆裡抬起頭,一臉的油膩膩和驚訝。這人怎麼還記得她姓名?記憶力似乎太好了點?

      「好吃!好吃!」秦悅悅滿嘴食物用袖口擦去嘴角油膩說著,說完馬上想起她這身衣服的價錢。

      「如果不嫌棄,一會兒結束您喜歡的東西都給您重新做一份送到貴府去吧?」保母和藹地微笑著說。

      秦悅悅瞪大了眼睛,覺得這人也太好了吧?他們又不認識就對她這麼好嗎?

      「那太不好意思了,我這樣就好了,不麻煩您。」

      「客人玩得盡興才重要啊!看見您就開心我們就開心,以後常來我們家吃飯吧?無論何時,想吃就來好嗎?」趙保母看起來十分親切說話也很誠懇,秦悅悅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自進入環球這麼些日子,雖然不長,她也已經明白有錢人的世界是很冷漠的,他們不太喜歡去多管別人的事,除非那件事對他們自己有什麼好處。

      以前她生活在菜市場後面沒有產權的一片違章建築裡,裡面住的多是被子女遺棄的獨居老人、因疾病或賭債、各種原因拖垮全家經濟生活在最底層的人們。

      那時隔壁的王太太家吃飯沒有鹽和醬油就到左右鄰居家,看誰有就借一點,誰家小孩鞋子穿不下了就附近鄰居家看看還能不能要一雙能穿的舊鞋,大家總是互通有無,長久下來互相幫忙著,就連巷子口那個賣蔥油餅的林爺爺心臟病死的時候,過了整整一天才被人發現,也是全巷子的人幫忙將他好好埋葬了,逢年過節去給他上香祭拜,居民們三不五時提起他來還充滿懷念。只記得別人的好,忘了別人曾經對自己的不好,是她從那條巷子學習來的生活方式。

      甫入這陌生世界的秦悅悅對於現在生活上許多觀念的改變是無法適應的,所以她才會在學校裡、同儕的眼中這麼「畸形」,這保母熱情得讓秦悅悅完全拒絕不了,只得跟著點頭答應,有那麼一瞬間讓她想起了那條菜市場後巷。

      一開始秦悅悅以為那鍾家的保母只是客套話說一說罷了,沒想到隔天晚上鍾家真的來了電話,邀請秦悅悅過去用晚餐。

      秦爸爸一知道這件事先是問秦悅悅在鍾定離的生日派對上做了什麼讓鍾家突然邀她?

      秦悅悅一頭霧水,她什麼都沒有做,只是認真吃飯而已呀!她形容了那天的情況,秦媽媽還後悔沒先讓秦悅悅補習一些社交禮儀,讓秦悅悅在公開的場合獻醜,成為那天的笑柄。

      她老實說趙保母帶她特別親切還不被自己的家人相信,只有秦悅悅的奶奶老王賣瓜地說:「一定是我們悅悅長得太漂亮太親人了,所以鍾家喜歡她!」

      要說秦悅悅的長相,跟漂亮是沾不太上邊,就是五官還算舒服、看上去甜甜的,挺樸實無害的一個人,說得難聽一點就是人看起來傻。

      聲名顯赫的老鍾家指名要請秦家小屁孩秦悅悅當座上賓,秦家哪有說不的道理,當然又是一番盛裝打扮讓秦悅悅坐上鍾家派來的車過去了。

      秦悅悅永遠記得那一天,她一下車就二話不說被直接帶到餐廳,直抵飯桌。

      沒了生日派對的車陣和人流,這莊園靜得有點嚇人。

      秦悅悅終於走進偌大的餐廳,裡頭大得幾乎可以打全場籃球,只有一盞昏黃微暗的水晶燈,照著桌上的菜色,遠遠的位子上只有她的新同學鍾定離一個人。

      燈光太弱使她看不太清楚他的臉甚至他的表情,只見他手裡拿著一雙筷子看著一桌子的菜發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