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穿絳紅色麒麟服的男人

一輪明月高懸天際,銀星黯淡,雲朵隨風吹動在黑綢也似的天空緩緩飄移。高山密林裡罕見地萬籟俱寂,鳥啼蟲鳴獸吼俱噤聲。

一道絳紅色的人影在月華下跳過樹尖,廣袖在他身後翻飛,獵獵作響。他的速度不緊不慢,似在對月獻祭舞,驀地一個旋身,抬腿踢向虛空,卻是俐落爽颯帶著殺氣,打落千百樹葉飄落地面。

似是玩膩了,那道人影這才擇定一處往下跳。衣袖朝上飛舞,那人的髮髻鬆脫,頓時散在空中。他斜睨了脫落的玉簪一眼,眉目之間帶著清冷疏離之意,漫不經心伸手一抓,將玉簪握在掌心,凌空隨意紮了個髻,同時輕巧地落地。

那人環顧四周,輕哼一聲:「怎?見到你爺爺來了,都躲起來了?沒出息。」

沒有人回話他也不在意,隨意打落一根芒草,就地躺臥於大石上。

月華映照在他身上那襲絳紅色繡著四金獸的麒麟服,四隻金獸彷若活物在火焰中舞動。他咬著一根草,神色輕鬆,慵懶地一臂支著頭,曲腿翹腳側躺在山巔的一塊大石上,俯瞰著山腳下的夜色,輕哼著不成調子的小曲。

山腳下雲霧繚繞,遠方的地平線上隱約有著橘紅色的燈火。

玖鳳百無聊賴地深吁口氣:「啊──真無趣。」

話音方落,一雙毛毛的小爪子捧著酒盞往他跟前遞。泛著淺金色的月亮映在酒水上,黃澄澄地隨著水波晃蕩。

「那大仙要下山玩嗎?這山下真的很好玩,還有好酒好肉。」

名喚大仙的男人聞聲睨了說話的人一眼。肥美的小貍妖眨巴著圓滾滾的雙眼,討好一笑。

那人挑眉吐掉嘴裡那根草,接過酒盞,一口飲盡,而後將酒盞扔向貍妖。貍妖趕忙接過。

「你在約我?」男人的嗓音清澈琳瑯,令人聽得舒暢,語調卻帶著一絲戲謔。

「狸奴不敢。只是替大仙出個主意。聽聞凡間好玩,倘若大仙願意帶著狸奴下山見識,狸奴願意捨命陪大仙。」

男人喉間滾動出一聲輕笑,挑眉道:「哼,就憑你那點道行,不怕哪天被凡人剝了皮,或被道士給收了?」

貍奴小聲咕噥說:「我才沒那麼笨──」  

男人抬手拍向貍奴的後腦勺,拉長聲音道:「膽大容易丟命──今天時機不對,月色太好,我都不得不來這裡鎮著,你還想玩?給我老實點,乖乖修煉,聽到了嗎?」

貍奴吃痛,摸著自己的後腦勺,不甘願地說:「噢。知道了──」

貍奴乖乖聽話盤腿閉上眼修練,玖鳳仰望著月光,閉上眼睛,整個人沉入座下大石。大石散出淺黃色溫潤的瑩瑩光芒,化成玉石,隱約映出九頭鳥的影子。

貍奴悄悄地睜開雙眼,趴在玉石上偷看,朝九頭鳥影揮手。身在玉石裡的九頭鳥沒有回應。

「大仙?大仙?」

貍奴伸手敲了敲石頭,石中影子還是沒有回應。

「入定了?嘿!那我自己去玩啦!」貍奴露出狡黠笑容,跳下玉石,轉身朝草叢竄入。只見草叢裡高聳一條左右晃盪的狸貓尾巴緩緩搖擺。

石中光芒隨著時間過去,逐漸黯淡,恢復平靜。

月明星稀,然而,月光透不進一望無際的密林。林間光線昏暗,視線不清。風吹過枝枒發出摩擦的沙沙聲響。

一雙沾滿汙泥、長著尖長銳利指甲的雙腳在草叢、石頭上快速奔跑跳躍。   另一道巨大的人影氣喘吁吁快速奔跑,頻頻回頭,他的額頭赫然長著第三隻眼。衣衫襤褸的他足尖輕點溪邊大石,縱身一躍,在月光照耀下,在天空中映出一道黑色的剪影。

忽然間,憑空出現一道金色光箭朝那三目妖射了過來!箭光擊中三目妖的後背,三目妖悶哼一聲,墜落在溪水中。

「呃啊──」三目妖狼狽地呻吟,拼命地想站起身。

身穿明朝灰袍道士裝的老頭子斜背皮製箭袋,手持桃木弓與銅錢串成的箭簇,出現在溪畔的另一頭,毫不遲疑踏入冰冷的溪水中,漸漸地向三目妖逼近。

三目妖回頭看了道士一眼,露出詭異地笑容。

「臭道士,你想知道你的將來嗎?我可以告訴你,你就能扭轉命運,條件是放我一馬──」

老道士皺眉打斷他的話,斥責道:「妄言未來蠱惑人心,其心可誅!今日老道要你死在這裡,再也不能危害人間!」隨即拉弓瞄準三目妖,射出寫滿咒語的箭矢,直中三目妖的胸膛。

三目妖在溪水中撲騰,抬眸露出兩隻腥紅的眼睛與獠牙,發出獸類的呼嗤低吼聲,朝道士丟出一把稀泥。道士側身躲開。三目妖腰背一弓,往山頂竄逃。

「哪裡逃!」

污血染濕了三目妖的破爛衣裳,他氣喘吁吁越跑越慢,老道士越追越近。

三目妖奔上山巔,正要縱身一躍,卻讓零碎的石子絆倒,撞在大石上嘔出一大口血。

污血噴濺在大石上,大石中的九頭鳥影子受驚震動翅膀,大石內頓時泛出潤玉般的螢光。身在玉石中的男人張開眼睛,眼神凜冽不悅,皺眉準備起身出石。

此時老道士追到三目妖跟前,舉起手中的桃木弓,搭上金錢箭,拉弓一射。三目妖面露驚恐,確知自己已無活路,眼睜睜地看著金錢箭射穿自己的胸膛。

老道士道行匪淺,箭簇竟打穿大石,令大石瞬間碎裂,金錢箭的箭簇驟然擊中男人的肩。

男人驚愕地低頭看著身上那支箭。三目妖的血隨著箭簇流進男人的身體,連同妖怪的記憶湧入男人的腦海當中。曾經的歲月靜好都到身著獸皮的人舉矛出現在那白雪靄靄的山中湖畔,所有的悲歡離合,痛苦悲傷,汙穢血腥,醜惡百態竄進男人胸口。

「啊──」男人痛苦地長嘯一聲,疼得彎腰捲曲身體,雙腿跪地上。

金錢箭簇在男人痛苦的長嘯中於體內炸開,大石炸碎成數塊,滾落地面,碎石的斷面散發微微瑩光。

老道士皺緊眉小心查看,見到碎石旁散落一根紅羽,登時面露喜色,道:「太好了!一箭雙鵰!」隨即將玉石收進了他的乾坤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