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02 平安符,史上最輕薄短小冷兵器

      喀噠喀噠──

      腳步聲持續在白澤心周身打轉,那東西忽然碰觸她的手與腳。溫熱潮濕的吐息吹拂在白澤心的手臂上,惹得她渾身雞皮疙瘩豎起,毛骨悚然。

      她的牙齒打顫,怕得不行。以前她都是靠著神明的契孫平安符避開鬼物,這次平安符燒掉了卻還沒打跑鬼物?她該怎麼辦?坐以待斃嗎?

      就在此時,一串腳步聲往巷口由她所在的位置處傳了過來。

      有人過來了!誰?是誰?是人類嗎?

      拜託,請你務必是人類!

      只要有人在場,鬼物通常有所忌憚而退開!

      拜託你趕緊過來......

      「哮天,你在那邊嗅什麼嗅?才剛洗澡耶,給我過來!」來者怒氣沖沖,跑進暗巷中,頓了頓:「咦?」

      「喂?一一九嗎?我要報案。我這裡有人車禍受傷,請派救護車過來。地址是安樂區祇人巷七十七號。

      「是,傷者是一名女性。好,我問問她。」話音方落,那人朝白澤心走了過來。那陣喀噠喀噠聲離開她,往那人跑去。

      那人在白澤心身邊蹲了下來,掌心擱在她的額頭上,輕聲問:「你還有意識嗎?最近有沒有發燒、咳嗽?有打過疫苗嗎?」

      就在他的掌心貼上她的額頭那瞬間,昏了過去的白澤心微微甦醒,感覺一股金色的光芒流入腦海中,溫暖明亮且溫柔。

      腦海中那片黑暗逐漸褪去,幾個金色大字在腦海中浮現,她知道對方是誰了。還有,方才嗅聞她的是哮天犬。

      但是為什麼會是他?

      他們家明明是......算了......至少魑魅魍魎奈何他不得,也還好這個人已轉生成為人類......

      她心情一鬆,整個人昏睡過去。

      那人站起身,朝通話對象說:「她沒有發燒、咳嗽,身體健康,沒打過疫苗。」

      掛了電話後,那人手拿著狗牽繩朝哮天犬走去,一把拉住牠頸上的項圈,怒道:「等等,你在咬什麼?家裡有狗糧,你不要亂吃,會拉肚子!喂!咦?」

      那人由身上側背寫著包租公聯盟的環保袋中掏出一雙矽膠手套,將哮天犬嘴裡的東西搶了過來,挑了眉,輕笑一聲:「真是太誇張了,冥府最近都在幹什麼?這什麼?餓死鬼和貓妖的綜合體?哪隻妖怪吃了哪隻?哮天,你要是亂吃,下場就是這樣啊。」

      名喚哮天的狗抬頭瞪向那個人,汪汪叫了兩聲,像是抗議。

      「好啦。人家貓奴我狗奴,應你要求,超渡他們就是。」

      那人將破布也似的餓死鬼放在地上,由環保袋中拿出一瓶礦泉水,倒了一點在掌心,隨即併攏兩指做為劍指,在餓死鬼正上方的虛空中快速畫符,金光在他指尖如花火般隱約閃現。

      隨著指尖動作,那人一邊道:「晨昏運度,耀明古今。萬類受稟,結化成形。冤業誤染,三世相侵。正一之氣,解免冤魂。聞之即散,聽之離分。天丁甲卒,扶護無傾。速生速免,各得安寧。元皇符命,時刻不停。急急如律令。※註1」

      他念咒如吟詠,調子奇特,帶著悲傷惆悵,然而細聽卻又似含著一絲歡悅的祝福,餓死鬼的殘體隨著他的吟詠化為點點似雪銀芒,不一會兒銷融入地面,只餘淡淡的水痕。

      那人抬頭,便見哮天犬叼來一物。他伸手接過,微微一笑說:「帝君的平安符還是老樣子,天下第一。」

      「哮天,你看看,輕薄短小,最長邊2.5公分,最短邊0.3公分,輕輕甩出,殺鬼怪於無形,重量十克不到,真可以說是史上最小冷兵器。結緣金隨意,經濟實惠,人人都應該入手一個!」

      哮天犬睨了他一眼,突然開口說:「你是電視購物業務員嗎?要拿到帝君平安符哪有那麼容易?還要看帝君點不點頭好嗎?」

      那人聽了大笑出聲,一把抱住哮天,蹭著牠的長毛,高興說:「嘿,總算逼你說人話了!」

      哮天一臉鄙視,說:「滾開!熱死了。你就嚷嚷吧!看凡人會不會把我當作妖怪看。」

      巷口已有救護車抵達的動靜,那人抬起食指壓在唇上,輕吁一聲:「別說話了,凡人來了唷。」

      哮天輕哼不再理他,汪汪叫了幾聲,奔向巷口,引導救護員進來。

      ◆◆◆◆

      白澤心緩緩睜開雙眼,觸目所及一片白帶著點點圓孔。她眨了眨眼,看清楚是礦纖明架天花板。耳邊傳來儀器滴滴作響的聲音,她勉強轉頭看了看,粉橘色的床幔垂吊在兩側,空氣中還有消毒水的味道。她人在醫院。

      她坐起身,見到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一個人,正低頭打盹。比醫護更快察覺她醒來的是那人腳邊趴著的一隻白色的拉不拉多犬。狗狗身上穿著「導盲犬」的背心。

      狗狗濕潤的鼻頭觸了觸白澤心的手指,咧嘴吐舌,像是在笑。

      「哮天?」白澤心唇畔微揚,輕輕拍了拍狗狗的頭。「謝謝你發現了我。」

      坐在椅子上的人忽地驚醒,抬頭看向白澤心。那個人眉眼英俊陽剛,年紀不大,約莫二十六七歲。

      「醒了?」

      「你醒了?」

      兩人異口同聲,相視而笑。

      「既然你醒了,應該沒事了。」那個男人站起身,拍了拍狗狗的頭,說:「你爸媽在趕過來的路上。這是帝君的平安符,你有空再去求一個,這個沒有效用了。」

      那個男人遞出了燒灼的平安符。

      白澤心接過,黃色紗布製的平安符已經殘破不堪,她蹙眉有些困擾。

      那人想了想,忽然從環保袋中抽出一個夾鏈袋,說:「帝君的平安符不好求,中獎機率低,要不我借你一個?」

      白澤心愣愣地看著他打開夾鏈袋,啪啪啪地將幾個不同廟宇、不同神明還不同顏色的平安符拍在病床上。

      「這個是孫猴子的,這個是那喳喳的,這個是張飛的......近現代的有日本飛虎飛官的......還有,蔣中正的......這是李小龍的......」

      白澤心目瞪口呆,啼笑皆非問道:「這有用嗎?沒有媽祖或觀音大士的嗎?」

      「沒有喔。高階神明的平安符要自己去求,我這邊只有比較叛逆喜歡和天界做對......啊!」

      那人慘叫一聲,低頭一看,哮天咬住他的小腿,瞪著他,他輕嗤一聲,改口說:「嘖......嗯,我是說比較開明的神明和新飛昇的比較好求。」那人一本正經說道。

      見白澤心懷疑的眼神,又道:「你別小看這些符,這可是神打符!遇到事情可以請神明降臨上身代打,怎樣?心動了吧?平常人跟我拿這些符都要收費,這次就算你......」

      「並沒有。」白澤心面無表情說道。「你說話越來越像神棍了,乾脆跟我說他們的武力值,我會比較有興趣一點。」

      「這個嘛。」那人手指擦了擦鼻尖,低笑道:「和飛昇時間與信眾多寡有關。」

      「認真的?」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算了。我只想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年輕人挑眉爽朗笑道:「你不是知道嗎?你的能力......很特別。」

      「間歇性的......通常做夢時才有作用。」白澤心抿了抿唇,有點難為情,又有些壓抑地說:「而且我想驗證這一切不是幻想出來的。」

      「我名穹蟬。」年輕人眼中帶著幾分同情,似是看透了白澤心的一切。

      穹蟬,窮蟬。顓頊之子,魍魎之兄,殺魍魎。和在那一刻浮現在白澤心腦海中的名字重合。

      白澤心神情似喜似茫然,男人淡淡地說:「別多想,我不是傳說中那樣,名字也不同。好了,走了,保重。」

      白澤心愣了愣,不是很明白夏穹蟬話中意思,但意識到夏穹蟬沒有想留下連絡方式的意思,也不好多問。

      「謝謝,再見。」

      夏穹蟬走的瀟灑,一人一狗消失在轉角。在轉角處聽到熟悉的嗓音對夏穹蟬說:「請問46B床往哪走?」

      「右轉,直走,走到底就是了。」夏穹蟬指向她的床位。

      問話的人探出頭,正是白澤心的父母。

      「澤心,你要嚇死我們嗎?電話都不接,一通電話打過來就說你出車禍。」白媽媽焦急地說道。

      「我沒事啦。」白澤心扯開笑。「只是一點擦挫傷和腳扭傷。人還活跳跳的!你們怎麼都跑來啦?」

     

      「你都住院了,能不過來?另外順便通知你一件事,周六你有事嗎?跟我們回老家一趟。」白爸爸皺眉說道。

      「老家?出了什麼事了?可以不要嗎?」白澤心為難地說道。

      「老家被賣掉了。週六要回去遷公媽、分香火。」

      「那棟大鬼屋耶?居然賣得掉?哪個傻子買的?」

      白澤心神情誇張,語調拔高,在安靜的醫院中引起不少側目。

      白爸爸立時橫眉豎目斥道:「胡說八道!有誰會說自己老家是鬼屋的?」

      白澤心欲言又止。實際上,白園就是大鬼屋。

      否則不會連續六年託夢給她,要她回去。

     

▌▌▌作者的話   ▌▌▌

※註1:太上三生解冤妙經。

力拼下一回男主角登場。

差點就被夏穹蟬篡位的男主角。笑。

夏穹蟬在這本書裡表現出色啊。頗有搶位的霸氣之風!

夏穹蟬:呵,上次我因為晚點出場淪落成配角的命運,這次我就要逆轉。男配逆襲!

某桑:怕你這次運氣不太好。某鹿已經安排好故事了。

某鳳:......搶我女人者死。

某鹿鹿:上古妖怪大PK,好讚呀!

對了,妖瞳和陰陽眼可沒半毛關係唷!嘿嘿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