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我如果現在一腳踏空了,就解脫了吧⋯」我站在13樓高的樓頂邊緣,轉過身、張開雙手,對她說。

我的腳下好像踏著風,隔著鞋底,還能感受到風的湧動。

而她只靜靜的看著我,一句話都不說。

此刻她的臉冷漠的就像在看一部無趣的話劇,連一句評論都不屑施捨。

「你應該和其他人一樣,都希望我就這麼栽下去了吧。」我牽起嘴角,只是那微微彎起的弧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嘲諷還是淒涼。

我還是忍不住再次望向她的眼,她的眼眸似乎閃爍了一下。

她的眼睛很漂亮,不是因為裡面有星辰大海,而是因為裡面有我的倒影。

我再次向後退了一步,往那瀕近自由的方向。

我閉上了雙眼,感覺眼角好像有些溫熱溢出,我緩緩的向後傾斜,直到彷彿失去了重量。

看到了嗎齊清陌,我翱翔在天際。帶著你賜予我又親手打碎的夢,不再疼痛,自由的飛翔著。

「那個傅茗瀟就是個賤種,果然是妓女的女兒⋯⋯」同學們大聲的議論著,那聲音早已穿透那道不算厚實的門,傳進了我的耳中。

刺耳,但我早就已經習慣。

我推開了教室的門,頂著他們那彷彿要穿過我身體似的厭惡目光,逕自走了進去,回到了教室的最角落——我的座位。

果不其然,我的東西一如既往的被倒了滿地,我一點都不在意,真的。

反正,我生來就是給人欺負的。

骨子裡的下賤早已刻進了我的基因。

極力降低存在感的我,便如此低存在感的過了一個上午。到了午餐時間,我不像其他人一樣,一到點上便成群結隊,這麼推著擠著的往食堂流動,而是獨自一個人找個安靜的角落。

我非常確信,在這個世界拋棄我的同時,我也拋棄了這個世界。

我拿出手提袋中,那塊鄰居施捨給我的、已經乾癟掉了的麵包,獨自一人,走上天台。

我尋了個還算乾淨的地兒坐了下來,拆開麵包小小地咬了一口。

我環顧著整個天台,偌大的地方只有一層久久未被清理的灰,還有不知道從哪裡飄來的幾片葉子。

有時候我會想,這世界若是像現在這般空蕩蕩的該有多好。沒有嘈雜的聲音,沒有令人生惡的嘴臉,沒有迷茫,就⋯只有我一個人。

吹著不算太冷的風,我吃完了那一個根本不足以果腹的麵包。

忽然,我聽見背後傳來了腳步聲,我拍了拍身子準備離開。我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交集。

上來的人一打開天台的門就看到我在這裡。「嘖,我都找了個這麼隱蔽的地方了居然還有人?!」她意外地說,這個人在學校裡挺有名的,家長會會長的女兒,齊清陌。

我正打算當作什麼也沒聽到默默的走過她時,便被她叫住了。

「喂!別走。」不知道齊清陌究竟在想些什麼,居然叫我留下。

我並不想要搭理她,仍自顧自地朝樓梯的方向走去。

沒想到,她竟拉住了我。

「欸,你叫什麼名字啊?留下來陪我一會兒吧!」她的聲音清脆悅耳,不像班上那些同學的,尖銳、擾人。

「傅茗瀟。」我簡短的回答了她的問題,我見她堅持讓我留下的樣子,也不再掙扎,順從的回到剛剛的位置坐下。

那天短短的午休,我和齊清陌聊了許多,大部分時間都是她在說我在聽,偶爾我會答腔個幾句,看著她眉飛色舞談天論地的樣子,我的心情,便少了幾分鬱卒。

那天的午餐時間好像過的特別快,我第一次覺得,有個人一起,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從今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那天下樓之前,齊清陌拉著我的手開心的說。

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說。

第一次,有人願意和我當朋友。

那天起,我和齊清陌便時常一起吃午餐,她在某次見到我手中那塊根本無法裹腹的麵包時,忍無可忍霸道地說   「以後你的午餐歸我管!」

我看著她氣呼呼的樣子,嘴角彎起了連我自己也察覺不到的弧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