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急性闌尾炎

      才行至華瑤殿外,蕭綦就聽見如野獸般震怒的吼聲:「要是治不了,朕要你們通通拖出去斬了,給皇太后陪葬!」

     

      天子之怒,伏屍百萬,向來是千古不變的道理,蕭綦一陣心驚,不等傳報,腳下不停就闖入大殿裡,看見跪了滿殿白髮皤皤的蒼老太醫們,一個一個趴伏在地上簌簌發抖著。

     

      「父皇,兒臣有一事相求,」他一個箭步向前跪了下來。

     

      「這時候你不在寢宮裡休息,過來做甚?」

     

      基於醫生的本能,蕭綦覺得救人必須分秒必爭,時機不可延誤,也沒在意依循什麼古禮,他在天子腳下抬起頭來,直視他在這個時代的父親,「兒臣自覺已經好多了,聽聞皇祖母尊體不適,特地前來關切,請求父皇給兒臣一個機會替皇祖母診治。」

     

      「診治?你真以為自己是誰了?還不給朕滾出去。」當今皇上蕭稹雙目赤紅,虎目含淚,沒在眾人面前給向來就不爭氣的嫡子留情面,不屑的罵了句滾。

     

      「懇求父皇,兒臣在一次偶然的機緣獲得不出世神醫授予醫術,師尊有交代非到萬不得已時不能向世人展現,但兒臣認為皇祖母尊體貴重,且兒臣有絕對的把握能治癒皇祖母,懇求父皇給兒臣一次機會。」語畢,蕭綦連磕了三次頭。

     

      蕭稹坐在自己生母旁側,盯著跪在大殿正中的兒子,一邊是病入膏肓已陷入彌留的母親,一邊是向來表現一直不如人意的長子,他的心中陷入拉鋸。

     

      但最終心似鐵石的帝王也不敵一片拳拳孝心,眼見眾太醫就連院判也都束手無策,他終究是嘆了口長氣:「罷了,朕命你施盡全力救治皇太后,不得有一絲鬆懈。」

     

      蕭綦領命而去,還順道帶走了一眾跪在地上冷汗涔涔的太醫們。

     

      而眾嬪妃除了皇后以外,都以為皇上是死馬當成活馬醫了,再不濟也是給大皇子一個面子,因為誰都知道大皇子蕭綦就是個不學無術的,什麼時候會醫術了,該不會是夢來的吧?

     

      時間在燭淚的堆積中流逝,只見眾太醫及院判忙進忙出,還一邊使喚藥童煎藥,蕭稹只覺得驚異,趁著其中一個太醫緩了下來之際,命人把他喚了過來,「吳太醫,皇太后情況眼下如何了?」

     

      只見那吳太醫瞪大雙眼,激動握拳,那佝僂的身軀像忽然灌注什麼力量般,「啟稟皇上,真是太厲害了,蕭綦,不是,我說大皇子簡直是真神人轉世,他那一刀劃下去,把太后的腸子撈出來,找到患部切除,再用羊腸線縫合,老臣從沒見過這樣神奇的手法,簡直就是神仙做法,」老太醫講得口沫橫飛,眼睛瞪得銅鈴一樣大,雙手還不停筆劃著,看起來著實有點可笑。

     

      蕭稹哪聽聞過這樣把人肚子切開再縫起來的醫術,哪怕是神仙也做不到這地步吧?「此話當真?」他再也按耐不住性子,疾步往內殿走去,輕輕撥開遮住的簾子,只見眾太醫一個個按部就班各司其職做自己分內的事,而床側立著的蕭綦已經就著銀盆在滌淨雙手,看見走進來的蕭稹正要跪下時,就被阻止。

     

      蕭稹踱步至皇太后床前,審視了下母后的氣色,的確比剛剛蕭綦進來前紅潤好看許多,「母后這是?」

     

      「剛剛兒臣已經令人熬了安神湯讓皇祖母睡下,若是無意外應該三天就能坐臥,七天始得坐起,調養半月後可令人攙扶著下床走動,日後飲食宜多吃蔬果,」急性闌尾炎在近代已是常見的病症,只是古代一旦此病突然發作,病症一定來得又凶又急,蕭綦的手上自然是無抗生素,此刻外國傳教士都不知道有沒有前來叩門,所以在諸多條件不利下他還是選擇開腹手術,皇太后年紀大更是增添了手術的凶險,幸好太醫院裡諸如麻醉消毒的替代藥品都還算齊備,才讓手術能夠順利完成。

      他本還想叮嚀幾句保持心情愉快可促進腸胃蠕動什麼的,但實在是剛穿越過來他深怕在用詞遣字給人太過怪異的感受,被當成巫醫附身什麼的可就不好了,所以還是少說話為宜。

     

     蕭稹點點頭,示意蕭綦跟著他一道出來,一行人回到勤政殿,蕭稹讓所有人退下,就連皇上跟前從不離身的內侍總管鴻公公都主動退至殿外。

     

      「朕問你,你可要老實回答,你這一手醫術跟哪個神醫學來的?」

      蕭綦開始胡縐起之前跟著蕭靺替父皇尋訪強身健體的藥方時,和蕭靺走散時在一處風景優勝之地巧遇一位仙顏鶴髮的神醫,因緣際會之下盡得神醫真傳。

     

      由於他是個孤兒,為了節省學費所以他非常努力唸書,連年通過資優鑑定跳級先修,考取醫生資格時年僅二十六歲,被譽為全台最年輕的天才外科醫,但也因為他平常沒什麼嗜好,閒暇時就喜歡打手遊紓壓,拜某些仙俠手遊之賜,讓他和古代人溝通無違和,不至於被拆穿馬腳。

     

      蕭稹聽完他解釋後點點頭,發現平時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的嫡長子今天看來似乎也沒那麼笨了,一時慈父光環上身,他朝蕭綦招了招手,「我們今天上鳳儀宮找你母后一同用膳吧。」

     

      兒子再笨也是自己親生的,更何況笨兒子今天還露了一手醫術就連太醫院院判都自歎弗如,難保不會對他高看幾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