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真實與謊言

醒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中午了。冬日的太陽射進了屋內,全身感覺暖洋洋的。我悄悄地鬆開了我們不知何時十指交握的手,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雖然昨夜沒有蓋被子就睡著了,但意外地沒有被冷醒,反而睡得很香甜。在我吃早餐時,她也醒來了,如同往常一般從冰箱中拿出超商三明治坐到了我身旁的位置。

昨夜的一切就像是夢一般,令人分不清那究竟是幻想還是現實。我們不約而同地沒有提起昨晚的事,靜靜地享用著各自的早餐。

「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在吃完手中的三明治後,她對我這麼說了。於是我便和她一起搭了兩站的火車,來到了一所由紅磚矮牆圍繞,看上去很有懷舊氛圍的高中前。

由於今日是禮拜日,學校的大門是敞開的。不遠處的操場除了能看見一些在運動的老人外,還有零星幾個和她穿著一樣制服的學生。

來到門口後,她忽然停下了腳步。雖然努力地裝出平常的樣子,然而發抖的雙腿卻出賣了她。

「怎麼了,害怕的話可以回去沒關係。不必勉強自己。」

在我這麼說後,她用力地搖了搖低垂著的頭。

「船長你靠近一點。」

我朝她靠近了一步,她用右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袖子。

「我看起來不會很老吧?」

她發出了微弱而不安的聲音。

「不會喔,要是你混進去那群高中生中間也不會有人覺得不對勁的。」

「這身衣服——不會不適合我吧?」

「很適合你。」

「真的嗎……」

「真的。」

在我不停地肯定她後,她才稍微有了一點信心。她攢緊我的袖子,緩緩地抬起腳踏進校門。

「我還沒進過這個學校幾次呢,好緊張。」

她死死地抓住我的衣袖,不敢看向前方。

「是嗎,我也是沒進過幾次。」

「你這個笨蛋。你又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當然是第一次阿。」

似乎是強逼自己打起精神,她有氣無力地和我爭論。

「你想去什麼地方?」

「操場。」

「我帶你去吧。」

我們緩緩地朝距離不遠的操場走去。每當有人路過她的身旁時,她便會害怕地朝我的方向縮起身子。

不到五分鐘,我們就來到了操場。微帶著冷意的風拂過身體,搭配上從上方灑落的溫暖太陽,令人感覺十分舒適。

「抬頭看看吧,沒有人在注意著你的。」

我帶著她避開人群,來到了一個附近沒有什麼人的籃框底下。

「我不行。」

她搖搖頭,依舊不敢看向前方。

「相信我,不管怎樣我都會陪你的。」

我輕柔地將手掌覆蓋在她的手背上。

「……」

她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緩緩地抬起頭來警戒地看向四周,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就立刻低下頭。重複了好幾次這樣的過程,確定沒有人注意她後,她僵硬的肩膀才稍微放鬆了下來,開始欣賞起這片操場的景色。

看見草皮上有顆沒人在用的舊藍球,我彎下腰將它撿起來。

「我們來投籃吧,比比看誰比較厲害。」

「我做不到的。」

「放輕鬆點,就隨便玩玩而已。贏了我下次請你吃好吃的甜點。放心吧,有甚麼狀況我會隨時把你帶出學校的。」

「那好吧,來吧。」

她接下了我手中的球。

雖然看上去動作還有些綁手綁腳,聲音也比平常還要小聲,但她那開心的樣子看上去並不是勉強擠出來的。

「那麼開始計分喔。」

比賽結束後,我以9分比18分敗下陣來。運動過後的她已經完全忘記了恐懼,還能比手畫腳地嘲笑我。

「你怎麼那麼遜阿。」

她將運在手邊的球拿起來,模仿我古怪的投球姿勢。

「我又不是籃球選手,我是鯨魚學家欸。正常的鯨魚學家,本來就不該會投籃吧。」

我不滿地向她抗議。

「我也不是籃球選手阿。」

「我們是三戰兩勝制,我可還沒輸。」

「不管要幾勝,我都會贏下來的。」

第二輪比賽開始,先攻的她同樣以極高的效率將球投進籃框,在投進最後一球後,她突然停下了動作,默默地看著球滾進了前方的草地中。

「自己丟的球要自己撿阿。」

我站起身打算去撿球,然而卻被她認真的話語打斷了

「其實啊——我很害怕來到這裡。」

「嗯。」

我轉身看向她的側臉。

抬起頭的她望向遠方的天空,視線彷彿聚焦在某個我不知道的過往。

「高中的時候,我曾經被欺負過。」

「因為是一群人一起欺負,在互相串證的情況下也找不出證據,最後再也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

微風輕輕吹起她的瀏海,身旁的她第一次露出了受傷的神情。

那是寂寞地令人心臟刺痛,悲傷地令人無法吐出任何話語的表情。

「大家都覺得我是個愛說謊的人,所以在一開始你說你相信我時,我很開心喔。」  

「這樣阿,真是太好了。」

「其實我是騙你的。」

她看向我,擠出了一個調皮的微笑。

「那根叉子根本就不是捕鯨砲。直到昨晚,我才第一次見到陸鯨。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我已經自暴自棄了。我打算找個人說個明顯的謊話來否定自己後,斷絕自己最後對世界的留戀,就那樣凍死在公園裡。我已經厭倦那樣孤身一人的生活了。昨天我一直不敢拿出來,就是害怕被發現真相後會被趕出那個家。但是我覺得我必須向你坦白一切,我不可以再欺騙對我這麼溫柔的你了。真的很抱歉,一直欺騙你到現在。」  

「騙我的啊……」

「生氣了嗎?你可以對我盡情發怒沒有關係。」

她轉過來面向我,向我深深地鞠躬。

「在海生館,你說相信我的那份心情是真實的吧。」

「嗯,是真的。因為你相信了我,所以即使我沒看過陸鯨也想相信你。」

「那就夠了,謝謝你。」  

我輕輕地摟住她,感受許久不曾體會過的人的溫暖。我的聲音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感覺內心封藏已久的情緒終於流漏了出來。

她驚訝地抬頭望向我。

「為甚麼你要哭呢?」

  「謝謝你願意相信我,你也是第一個相信我的人。謝謝你,讓我終於有了回家的感覺。」

滾燙的東西從眼角滑落,視線也開始變得模糊。

「你在說甚麼傻話呢,這話是我該說的吧。   」

懷裡的她同樣淚光閃閃,說話也帶著哽咽。

「我啊,很開心能夠遇見這樣的你。」  

「即使我說謊也沒有改變想法嗎?」

她怯懦地說著。

「沒有。」

「那我可以留下來嗎?」

她語帶顫抖地說著,眼角的淚珠順著臉龐滑下。

「留下來吧,我還需要有人幫我抓陸鯨呢。」

「嗚哇哇哇哇——嗚哇哇哇哇哇——嗚哇哇哇——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她用纖細的手臂緊緊地擁抱我,放聲痛哭著。

「嗚哇哇——嗚哇哇哇——謝謝你嗚哇哇哇——能、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嗚嗚——」

她不停地流淚,一直到快要喘不過氣來,我拍拍她的背時,她的情緒才終於和緩了下來。

「抓住陸鯨後,我還能留下來嗎?」

「可以。」

我朝她伸出了手,而她也將小小的手掌放了上來。

「謝謝你。」

她抬頭面對我,眼框中的淚水再一次止不住地滑下臉龐。

「為甚麼,為甚麼我又哭了呢?真是的。」

她舉起袖子擦乾眼淚。

在放下手臂後,露出來的是一張幸福的笑臉。

看著她又哭又笑的樣子,以及紅通通的鼻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煩欸,你不要嘲笑人家啦。」

她帶著重重的鼻音,用力地吸了一下鼻子。

「好啦,不笑你不笑你。我們回家吧。」

我輕輕地拉著她的手,她則是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指尖。

「嗯!」

※※※

回到家後,她馬上坐到了沙發上,開始解開穿在毛衣外頭的制服襯衫鈕釦。  

「阿——真舒爽,心理的糾結終於解開了。或許這身制服已經不適合我了,我也該長大了。」

我放下了手中滿是食材的超市購物袋,將脫下的外套掛到牆上。

看向她那頭退色的布丁頭,以及看不出歲月流失的年輕臉龐,我實在不認為她駕馭不了這套服裝。

「不會喔,我覺得你穿起來非常適合。如果偶爾想穿還是可以的。」

「即使跟我走在一起被當成怪人也無所謂嗎?」

「無所謂。不是早就是這樣了嗎。」

「也是,吃飯吃飯!」

她開心地站起來,穿著扣子解開一半的襯衫走到了冰箱前面。

「你先吃吧,我還有一點事要處理。」

「加油阿,   即使沒有讓他們恢復良好的關係,他們也都是你的家人喔。」

她將一罐啤酒扔給了我。

「你怎麼知道我打算做什麼?」

我嚇了一跳,看向說出了我最大的秘密卻還若無其事地彎腰翻著冰箱的她。

「你昨天喝醉酒的時候告訴我的。你說你爸媽在你小的時候離婚了,因為不想只選擇爸爸,也不想只選擇媽媽,於是你成年就自己去改名了。你會從國中就開始一個人住也是因為這樣吧。」

「被你發現了阿,我的秘密。」

我將手中的啤酒放到流理台上,微笑著看向她。

明明是一個不想告訴任何人的祕密,然而現在被她知道了卻能夠坦然面對,甚至覺得心情很輕鬆。

我似乎也有了些改變呢。

在遇見了她和陸鯨之後。

「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這現在已經是我們兩個的秘密了,加油喔。」

「好。」

我推開家門走了出去,背靠在牆壁上播向了那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號碼。

「下個月一起吃個飯吧,找爸爸一起。」

「恩恩。」

「知道了。」

「爸爸那邊我會寫信再聯絡的,媽媽也一定要來啊。」

「好,再見。」

講完電話後,我再一次回到家中。本以為此時的她應該已經拿出便當開始吃了,然而她卻趴在空空如也的客廳小桌上盯著我看。

「你回來啦,電話講完了嗎?」

「嗯,講完了。」

我走到廚房,從塑膠袋中將回家時在超市買的晚餐食材拿到流理台上。不知道為甚麼,今天她也默默地跟了過來。

「可怕嗎?」

「可怕啊,一想到他們隔著桌子開始大吵大鬧我就覺得頭疼。都好幾年沒有一起吃飯了,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不過沒辦法,他們都是我的家人,我還是希望能夠好好相處的。」

「會害怕的話,我可以陪你去喔。」

她走到我面前,從冰箱中拿出炸雞便當放入微波爐中。

「才不需要勒。」

「是嗎——」

她彎下腰來向我逼近,抬頭用調侃的神情望向我。

被她那樣看著,臉頰不知道為甚麼躁熱了起來

「就是這樣,你不要亂我,我要煮晚餐了。」

我撇過頭,揮手將她趕出廚房。

她從微波爐中拿出便當,朝客廳走去。在背影快要消失前,她忽然停下了腳步。

「今天我也想喝你煮的湯。」

「是嗎,那你的炸雞就分一塊給我吧。」

今晚是我們第一次和對方分享自己的晚餐,應該也能說是第一次一起吃晚餐,之前吃晚餐時都是在不同的桌子上各自吃各自的,今日卻是並肩一起坐在了客廳小餐桌的地板有說有笑地用餐。雖然說好的條件是用雞塊換我煮的湯,但我煮的其它菜她也貪心地吃了好幾大口。作為報復,我也吃掉她便當裡一大半的雞塊,惹得她生氣地用捕鯨砲敲我的手背。

準備就寢時,天花板剛關上的四顆燈泡還殘留著微微的光暈。

「你不覺得那個很像陸鯨身上的斑點嗎?」

聽她這麼一說,我才留意到那幾圈光暈真的很像陸鯨的斑點。

「的確是有點像沒錯。」

「那是只屬於我們,特別的陸鯨呢。」

聽見她的話語,內心湧起了一股溫暖。

「是阿。」

「陳劉宇闊,你覺得陸鯨的叫聲會是怎樣呢?」

她抬起手,指向了天花板。

那是我們昨夜見到的陸鯨曾出現的地方。

「這個問題我倒是沒有想過。昨天沒有聽見嗎?」

「好像沒有欸,我沒有印象。」

「根據我對鯨類的了解,在陸地上的鯨類體型稍小,聲音不會那麼低沉,所以叫聲大概是啊啊嗚嗚嗚喔——嗚嗚啊啊嗚喔——吧。」

我雙手圍住嘴巴外圍,開始模仿鯨類的叫聲。一旁的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我的部分結束後,一旁響起了另一個奇怪的叫聲。

「屋啊啊啊嗚嗚嗚——喔嗚嗚嗚嗚——」

一聽見那個的女子笑聲,我馬上噴笑了出來。

「你那是什麼阿,也太奇怪了吧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的才白癡呢,哪有鯨魚會那樣叫阿。」

我們輪流亂叫了起來,接著一起開心地笑了出來,不停地抱著肚子誇張地大笑,笑到最後眼淚都流出來了。

這種發自內心地笑個不停的情況,在脫離了孩童時代後還是第一次。

雖然目前為止還未觸碰過陸鯨,除了我們以外也沒聽說過有人見過,但我相信陸鯨是確實存在的。

我們兩人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戀人,更不是家人,但卻發自內心相信著彼此。

每個人都如同陸鯨一般孤獨一人,不被理解地獨自在世界上爬行著,但只要有人願意去相信,   我想陸鯨的身影就能夠被看見吧。

陸鯨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