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3.墜入星空

經過了充實的一天,我們都感到有些疲憊。在洗好澡後,晚餐就從冰箱中拿出昨晚剩下的食物隨便解決了   。她說今天讓我花錢請她參觀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在晚餐時間給了我一瓶給我作為謝禮,自己也打開了一瓶。我們靜靜地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吃著各自的晚餐。

吃飽飯後,微醺的我很快就睡著了。

醒來之後,還帶著醉意的頭隱隱發疼。拿起手機一看,現在是凌晨十二點半,不過才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喝下啤酒後到睡著前的記憶都消失了,只記得我似乎對著她胡言亂語了一番有關父母的事情。不過應該都只是些平常用來應付人,微不足道的小事。

閉上疲倦的雙眼準備再次進入夢鄉,然而眼前所見卻都是今日在海生館出現的豆腐鯊。那優游在水中快樂而平凡的模樣,和印象中沉穩而孤寂地爬行的模樣天差地別。

陸鯨真的存在嗎?

真正的陸鯨究竟會在哪裡呢?

要是陸鯨不存在,我們就永遠得不到幸福了嗎?

疑問像是妖豔卻又駭人的沼氣氣泡,一顆又一顆地冒出,   慢慢地佔滿了整個心靈的空間。那夢幻的虹色薄膜,令人不禁想伸手觸摸,但又畏懼一旦觸碰到了真相,一切都會化為痛苦的虛無。

不停地糾結在這些問題上,感覺內心就要被不安給腐蝕了。

「大副,你睡了嗎?」

「……」

身旁的她沒有回應,只傳來了細小的呼吸聲。

「大副?」

我爬起身來坐到床邊,看向熟睡的她。平時醒來看見的她,總是側著身子縮成一團,今日的她卻是安穩地平躺在床墊上,睡得嘴角都張開了。

今天也累了吧,一整天都在海生館裡開心地跑來跑去。

平時在漆黑的室內只能看見模糊的輪廓,今日卻能夠清楚看見她的睡臉。

今晚的月光似乎異常明亮。

雖然胸中依舊被種種的不安團團佔據,但那張香甜的睡臉卻讓我稍微放下了煩惱。

就不吵醒你了。

我靜悄悄地把腿縮回床上,盡可能不干擾到她。睡不著的我抬頭看向上方,卻和一隻巨大的眼睛對上了視線。

那不是月光,是陸鯨散發出的光芒。

「哇!」

我驚叫了一聲,嚇得向後縮到了牆邊,然而下一刻我又想到了這樣子不對,馬上衝下床搖醒了她。

「大副!大副!快起來,陸鯨出現了!」

在聽見我的話後,本來還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的她跟著跳了起來,左右探頭尋找著陸鯨。

「在哪裡、在哪裡?」

「在那裏!」

我憑著剛才的印象指向了廚房。

當我們一起看向廚房後,映入眼中的景色令我們瞬間停下了動作。

陸鯨漆黑而巨大的身軀塞滿了整間屋子,點點的白斑在黑暗中一閃一滅,像是一顆又一顆閃爍的星星。在此刻,我們墜入了佈滿繁星的夜空中,不論朝哪個方面望去都只能看見滿天的星光,陸鯨不是出現在我們的前面,也不是出現在我們的上方,而是環繞包圍在我們的四周。那巨大而孤寂的身影在屋內緩慢地爬行,美得讓人忘卻了呼吸。

我們同時不自覺地伸出手,卻碰觸不到眼前的它。

像是近在咫尺,卻又像相隔萬里。

我沉浸在那樣的氛圍中久久無法自拔,最後用盡意志力才逼自己從陸鯨這個充滿吸引力的漩渦抽離出來。

「趕快行動吧,大副!你的捕鯨砲在哪裡?我們得抓住陸鯨才行。」

「捕鯨、捕鯨砲?阿!阿!」

突然被我從陸鯨的氛圍喚醒的她,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只能發出不成句子的詞彙。

「那根金色的叉子在哪裡?」

「那、那個——」

抬頭看向我的她臉色有些蒼白,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嗎?」

「其實——」

似乎是害怕著陸鯨,她眼神閃躲,不敢抬起頭來看向我。

「不用緊張,有我在。」

我輕輕將手放在她有些顫抖的肩膀上。

「我害怕——」

「拜託了,我需要你!只要抓到陸鯨,所有人就都能得到幸福了!」

情緒激動的我,在她還沒說完話時便打斷了她。

「……」

她在沉默了一陣子後,握緊了身旁的雙拳。

「也只能試試看了!」

抬起頭的她,換上了一副截然不同的表情。

那是一張充滿了決心,彷彿斬斷了自己所有的迷惘和退路的臉。  

她彎腰一把抄起了藏在枕頭下的捕鯨砲,推開我朝陸鯨衝了過去。

雖然對於為甚麼要把捕鯨砲藏在那裏感到很困惑,但現在這不是重點,當務之急是捉捕住陸鯨,讓所有看見的人都能夠得到幸福。

我跟著她的背影追了出去。

陸鯨身上散發的點點星光,勉強能讓人在黑漆漆的屋內看清身旁的人。我們在盡力保持著不摔倒的情況下奔跑追逐著陸鯨,希望能夠和它再接近一些。

到達廚房後,身邊的她突然大喊了一聲。

「捕鯨炮發射!」

她將手中的叉子扔了出去,在不知道打到什麼東西後彈到了我的腳邊。腳背旁冰涼的觸感,令我的酒意嚇得都消散了。

「真可惜失敗了呢,捕鯨砲掉進了海裡。」

「才沒有掉到海裡,在我的腳邊。   亂丟叉子很危險的,好歹也跟我說一下再丟吧!」

她彎腰撿起了地上的捕鯨砲,用叉子堅硬的尾端輕輕敲了敲我的手背。

「有陸鯨擋著沒問題的。」

她抬頭看向我,露出了教導不懂事的孩子時會有的溫柔神情。

「問題很大阿!做錯事的人不要對我露出那種表情!你一定是喝得太醉了吧,捕鯨砲給我,我要沒收。」

意外出現的陸鯨和被酒精麻痺的大腦,使我和她今晚都像是追著糖果跑的孩子,情緒特別高漲,舉止也特別幼稚。我們比平常相處時多說了很多的話,距離也一下子拉近了許多。

「我才沒有醉!別跑——我一定會逮到你的,不準走阿陸鯨!」

她在氣憤地向我表示自己沒有喝醉後,馬上像是在玩鬼抓人的孩子一邊大喊一邊快樂地朝客廳跑去了。

「別在沙發上蹦蹦跳跳,會壞掉阿!」

「彈跳捕鯨砲,發射!」

她大叫著將手中的叉子扔了出去,卻直接扔進了桌上的馬克杯中。

「你看,你又沒中吧,就說了在沙發上跳躍怎麼可能射得中陸鯨。」

「哎呀——真是的!」她不滿地瞪了我一眼,說道:「都是因為你在旁邊干擾我,才害我沒射中的。」

「少來了,換我射一次看看。」

我拿走了她手上的捕鯨砲,朝著陸鯨巨大的身軀投擲過去。

陸鯨完全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依舊是朝某個方向緩緩地爬動著。

「你看,你也丟不中吧。陸鯨完全沒有理你呢。」

「可惡,讓我再試一次!」

我不甘心地跑到了捕鯨砲的落點,彎下腰撿回了它。

這一次,我打算改用投擲棒球的動作。

「這樣總該中了吧!」

我用盡全身力氣,像是射標槍般將手中的捕鯨砲快速地扔了出去。然而,陸鯨依舊沒有對我扔出的捕鯨砲做出任何反應,慢悠悠地朝屋外的天空爬行著。

我再一次撿起了捕鯨砲,不過她卻在我要發射時阻止了我。

「還是交給我發射捕鯨砲比較好吧。」

「不要。沙發剛才差點就要被你給插破了。」

「不管,捕鯨砲本來就是人家的。」

她將我手中的捕鯨砲一把奪走,朝著陸鯨跑去。

「喂   !」

沒有捕鯨工具的我只能跟在她身後,一邊和她討論怎麼丟才能抓到陸鯨,一邊小心翼翼地不讓她將屋子破壞殆盡。

不久後,我們就忘了最初的目的是捕捉陸鯨。兩人只是單純享受著胡亂地發射捕鯨砲玩鬧的快樂,一邊追逐著彼此一邊搶奪著捕鯨砲的使用權。

意識過來時,身旁的她已經消失了。陸鯨那深邃而寂寥的眼睛,以及如同滿布繁星的夜空般的身軀,也在不知何時全部化作了一片死寂的黑。

「大副?」

我獨自站立在這片漆黑無光的空間中,完全迷失了方向感。

彷彿隻身漂流在無重力的宇宙中,所有的一切距離我都是如此的遙遠。和這片無邊無際的空間相比,隻身一人的我感到無比地渺小與孤獨。

在她消失後,一切安靜地令人恐懼,巨大的寂寞佔據了全身。這種感覺,已經再也不想體會了。隨便什麼也好,想要聽見聲音,想要觸碰到東西,只有這樣子才能確認自己不是一個人被遺棄在了世界的角落。

「大副!大副!」

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懼,我開始大聲呼喚她。

我在這片無盡的空間中摸黑移動著。在看不見的狀況下,每踏出一步都感覺像是要踩空墜入深淵,但我仍像是發狂般快步前進大喊著她的名字。

即使是墜入深淵也沒關係,現在就想要見到她。

「大副!大副!你在哪裡?有聽到就回應一下阿!」

時間不停地流逝,然而卻依舊沒有聽見她的聲音,在我內心的恐懼生長得越發茂盛,令我的思想跟著變得負面。

該不會——是被陸鯨吞噬了吧?

我停下腳步痛苦地用雙手摀著臉,後悔自己為甚麼剛才沒有好好跟在她的身旁。

又要變回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嗎?

「祝可馨——你在哪裡啊?」

本來想大聲吶喊,從口中擠出來的卻是微弱而顫抖的氣音。

「我在這裡喔。」

背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響,嚇得我腳步不穩地向後退了一步,連同背後某個柔軟的東西一起摔到了地上。

窗外的月光微微照進屋內,在我的身旁出現了熟悉的她。我們兩人呈大字形躺在客廳的地上。滿頭長髮像是瀑布般灑落在身後的她,此刻正和我互相凝望著。

「好痛,你剛才在幹嘛阿?」

我先發出了抱怨。

「被你撞倒的我才痛吧,我都不知道你是這麼膽小的人呢。」  

她摀起了正在竊笑的嘴,然而像是月牙的眼睛卻掩藏不住笑意。

「一個人突然默不吭聲地從身後冒出來,任誰都會嚇到的吧。」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卻在微笑著。

「我就不會阿。」

她對我吐舌頭,俏皮地眨了眨眼。

「那是因為你是怪人。」

「你也是怪人阿。不過——太好了呢。」

她突然說出了一句前面的對話不相干的話,然而我卻在一瞬間明白了她在想些甚麼。

我朝著她的方向伸出了手,她也和我做了同樣的動作。

兩人的指尖輕輕地碰觸在了一起。

從指尖傳來的溫度,溫暖地包裹住了緊張的心,全身一下子就湧上了滿滿的疲憊感。

「明天我們再一起尋找陸鯨吧。」

「嗯——」

她瞇起雙眼,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