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月光下的故事

偏離大道的小路深入山群,偏離正道的小徑隱沒深林,少年只想暫時告別瑣事、遠離塵囂、遠走高飛,偏離路途的腳步迷失在哪裡?

總有這種時候想要獨自出走,而當山林升起雲霧、落下陣雨、漸漸暗下的天色裡…

「糟糕,是真的迷路了。」

一不小心,回不去了!

大雨淋濕身體,手腳逐漸冰冷,漆黑樹林間視野越來越差。身處典型的恐怖故事題材,心想再這樣下去恐怕就要遇難…

然而故事是這樣發展的,在雨勢漸緩後,樹影間一束月光照下,一個女性的聲音輕輕呼喚了他,牽起少年的手,攙扶著一同走向樹林深處無人知曉的祕境,那兒將會看到一座雄偉的城堡?

不是的!並不是有幸遇到仙女下凡或者美麗的精靈,不像童話故事般走入仙境;當然也不是鬼故事那種,遭遇女鬼並被勾引去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是這樣的,虛弱的少年昏了過去,當他睡上幾個鐘頭後清醒過來,天色依然漆黑,但溫暖的營火點亮周圍,聽陣陣浪花拍岸聲響,沒想到深山後頭竟是海岸?和先前濃雲截然不同的萬里晴空,繁星閃爍、月色高掛,月光粼粼的海面好浪漫!一旁生著火替他取暖卻是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在一片樹林圍繞的隱密海灘,一棟小小木屋旁的一片小小草原。

「咦!你…你醒了?」

有些羞澀的輕柔嗓音,要是個年輕小姐可能浪漫更多,這溫柔又帶幾分可愛的語氣……沒想到是出自身旁的老太太:

「看你倒在森林裡,還下雨…全身溼透了……這樣一定會感冒,就帶你到我家,然後你睡著了…放心!我並不打算對你怎麼樣,不會傷害你的…」

並不是聽到老太太的話後坐起身來,他是感覺有什麼毛茸茸的東西碰觸了臉頰,突然驚嚇得跳起,才見那兩隻狗兒好奇著、輕蹭著,一黃一黑,圓滾臉頰還有捲捲尾巴,是兩隻可愛的柴犬!再轉頭看向老太太……四目相接令對方有些緊張,老太太慌忙地說:

「要…要不要吃點什麼?我煮了南瓜湯,不嫌棄的話可以喝一點…」

確實感覺寒冷,也的確感受著飢餓,男主角就點點頭:

「嗯…」

起身跟著這白髮蒼蒼的身影,還有一旁搖著尾巴的兩隻柴犬,在海風、浪聲、月光之下,走進這棟匪夷所思的小小木屋。

請不要責怪男主角太過冷漠,未說出口的「謝謝」並非他不知感恩,才清醒在陌生之地又面對陌生之人,老太太亦長年獨居,僅有兩隻狗相伴也不擅長交際,還待一份溫暖慢慢去敞開心房。

這不是隨便搭建只為暫時歇息的小屋,一點也不會簡陋的廚房和餐桌,暖色燈光下乾淨整齊的傢俱、家飾,這裡真的是一個家,而且……湯好好喝!尤其虛弱的時刻,一碗暖呼呼的南瓜湯,真的溫暖了起來,但比起受人幫助的感動,更多仍是未能信任的戒心。

然而,一口接著一口,湯……甜甜的,是南瓜自然的甜味。

老太太一語不發,靜靜看著他吃下一口又一口,不知是否還合胃口?

一口…

再一口……然後再…再一口…

就被盯著喝完一碗湯…就算妳不發一語,也看得出妳很在意評價…

「很好喝…」

男主角如是道,才讓緊張的老太太鬆下一口氣,露出靦腆中隱隱燦爛的笑容。

尚不熟識彼此的兩人總得有一方先開話題,男方疲憊著只願靜靜呆坐,屋主心想得化解這份尷尬,卻遲遲想不出該聊些什麼?這時她有個好主意:

「要不要聽音樂?」

來點音樂為夜色增添氣氛不失是個聰明決定,男主角也點了點頭。

打開牆邊一組漂亮的白色音響,音響前有張小巧的雙人沙發,廚房、臥房、餐廳之間沒有牆壁隔閡,就讓樂聲輕鬆瀰漫到整個屋內,輕柔的音符、輕撫著心,兩隻柴犬也來到屋裡靜靜窩在一旁地上,看牠們一副早已懂得欣賞音樂的舒服神情,老太太這樣說:

「我丈夫喜歡聽音樂,他最喜歡坐在沙發上,什麼都不做,就靜靜聽音樂放空。他喜歡看小小的音箱卻能發出不可思議的美妙聲音,音質還不錯吧!」

是真的令人驚喜,兩顆小喇叭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空間,溫柔的嗓音、細緻的歌喉,屋子的女主人讓他坐在丈夫最愛的位置,柔軟的沙發好舒服,這是個不可思議的位子,恰到好處的高度正對著兩顆音箱,無比清晰的音色覆蓋雙耳;這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藏身無人山林後頭,卻還保留著生活的人情味與溫度;真是個不可思議的老太太。

「妳老公…不在?」

「嗯……他不在了。」

但果然是個帶有悲傷成份的故事,是被丈夫拋棄嗎?還是他出了什麼事意外過世,留老太太獨自生活……怕碰觸了不該提及的傷心事,也不想過多干涉別人私事,沒有再追問故事的後續。

話題在這兒告一段落,小木屋內柔軟的雙人沙發上,少年與老太太比肩而坐,靜靜在音樂聲中看天色亮了起來。他並沒有睡飽,只是隨著朝陽升起,意識也從迷糊中回神清醒,讓窗口照來的陽光洗一把臉,從沙發上坐起身來,不打算涉與他人生活太多的少年此刻準備離去。

老太太有想過問上幾句「你要走了嗎」或「不多休息一下嗎」之類,又怕聽起來像是要硬留對方而給予壓力,她仍決定一語不發,卻也不打算目送少年再一次迷走森林,於是在一段距離後頭跟著對方。

迷糊之中被帶來此地的少年肯定認不得路,儘管到了白天,獨自靠方向感走出樹林還是不太可能,事實上正因為當頭是絢爛太陽,路途更加迷惑雙目…

他相信是穿越山林後來到海岸,所以背對海岸走進山林,他相信這方向將在不久後回到路途,而他不知是歸途意外坎坷。

因為是朝陽下清晰的視野,看得見前方、看得見地面、看得清楚一根根樹木間都是道路,所以他自信地快步向前,儘管跨過橫越的每一根粗大樹根有些費力,但他仍不曾停止爬上陡坡、走下低窪,直到高山岩壁阻擋了眼前所有去路,他才終於不得不停下腳步。

但不該是這樣的!印象中昨晚走來可沒這麼困難,連當時虛弱的他、連年邁的老太太都能夠輕鬆到達,在哪裡走錯了?這時後頭傳來腳步聲…

「是妳!」

男主角走來都已經氣喘吁吁,老太太竟是一本輕鬆就跟到這兒,看來外人終究不可能和居民一樣熟識森林,但其實不僅如此,因為就算是久居此地的她也難保不在山林迷失:

「你就頭也不回的走了……還沒跟你說,這裡…現在是離不開的…」

無法離去?少年的疑惑清楚寫在臉上,老太太用那聽不出年齡的可愛嗓音繼續說明:

「就連我一直住在這裡…都沒把握能橫衝直撞就穿過山林,能無時無刻在這片山林中隨便亂跑的……大概只有牠們了…」

是那一黑一黃的柴犬也跟了過來。

「因為牠們有單純可愛的心靈、還有大大的耳朵、和狗狗天生就靈敏的嗅覺,之前也是靠他們才發現倒在森林裡的你。

如果想要離開,只有在天空放晴後的夜晚……現在白天是不行的!」

這是什麼詭異的設定?什麼魔法斷崖嗎?白天升起的巨壁阻擋去路,只在星光之下才會降下,崎嶇山路變成什麼星光平原這類奇幻故事嗎?實在太可疑了…

「為什麼?」

「就算是我……這樣也找不出路啊…」

「白天回不去,反而晚上才能通過森林……是這樣嗎?」

少年這般問道,他只想再一次確認,而老太太肯定著回答:

「嗯…沒錯!」

不是吧!太奇怪了,這一切都太奇怪了……

不想再跟老太太回去,在奇怪的地方遇到奇怪的人,還難以安心地給予信任。但放眼望去盡是一樣雜亂的樹林,阻擋前行的巨壁亦不見出口,依然疲憊的身軀要是再次倒下,不見得還有其他好心人出手相助。

他其實沒有其他選項,比起又一次迷失於森林,還是選擇跟著老太太、跟著兩根毛茸茸的尾巴搖阿搖地,再次去到那不可思議的海岸。

說來這可疑的老太太究竟是誰?獨居山林的怪人一枚,還是心懷不軌正圖謀什麼?不論如何,她都是主角的救命恩人。

是真的累了!海岸小屋有種說不出的魔力,是種溫柔的溫暖,也是溫暖的溫柔,就在音樂聲中、在那張雙人沙發上闔眼睡去。不知是在何時沉睡,也沒發覺養足精神後清醒在何時,身處何處?音樂停止了,沙發還是非常柔軟!才想起是他又跟著那神秘的老太太回了家,老太太人呢?在空蕩蕩的屋內不見人影。

起身拍一拍衣服上的塵土,一身髒兮兮就這樣在人家的沙發上睡著還真不好意思,也拍去留在沙發上的細沙,看桌面上一杯茶還溫著,知道是為自己準備,喝一口溫和順口,就像她和藹的笑容,清香亦像是她甜美的聲音,也是能夠安穩的睡上一覺後,開始漸漸在森林後頭這間小屋安下了心。

沒看到人在屋裡,那就去外頭找找,少年有話想跟對方說說。

那時天空呈現溫暖的黃色,卻還不到暮色的橘紅,快要傍晚的柔和天色下,一條清澈小溪穿過山林流入海洋,灌溉了沙灘與叢林間一小片肥沃田地,那個女人留著一頭蒼白卻仍光澤的秀髮,臉上是有些蒼老的肌膚,卻還年輕活力的神情,一點不失精神的模樣,一手剪刀一手竹籃,採下一顆顆鮮紅的小草莓。

「啊……原來你醒了!你看今年的草莓多漂亮,要不要吃看看?」

接過老太太遞來的一顆,小巧可愛,均勻又鮮艷的紅色,應該很甜吧?

「不需要洗洗嗎?」

「不用不用,完全沒有農藥唷!草莓可不算好照顧的水果,竟然能在海邊的小田地長得這麼好,我很厲害吧!」

就像妳一個人竟然在森林後頭活得這麼好,也夠不可思議,也像是妳的笑容,草莓真的很甜。

少年想說的話是這些:

「謝謝妳,就想向妳道聲感謝,謝謝妳幫助我。」

謝謝妳,謝謝妳選擇幫助素不相識的我,謝謝妳為一個冰冷的夜晚帶來溫柔。

她聽到這兒決定暫停草莓的話題,看了看少年是多羞澀在說出這些,然後回以那能夠融化心牆的溫暖笑容。

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不只草莓長得甜美,那碗南瓜湯的南瓜也是自己種來,可沒因為在荒郊野外而吃的簡樸無味,香草、香料也一點沒少都種了,每種都不多、每樣都沒少。一起採了草莓,又幫田裡施了肥,她說這裡的水很乾淨,不像我們都認為出海口的水比較混濁,只有高原的山泉甘甜,但經過一片未經污染的森林,喝一口這兒溪水多清涼,也難怪她不需要城裡的飲料也過得開心。

謝謝妳,向初識不久的我分享這一切,讓精疲力竭的我來到這片小小天地,像是一段難得的假期、終於的喘息,靜靜歇息後重新振作。

「一直都住在這裡嗎?妳就這樣自己住在山林…」

少年的發問並不只是字面上意思,他真正想要關心的是背後心情。

「也不知道多久了,可能有好幾年……沒有特別算日子,所以也不記得啦!」

少年的發問是想要關心:

「不寂寞嗎?」

她笑了笑,轉頭望向海,想一想,抬頭看著天,想想獨自的日子會不會寂寞?

這兒海景寬廣、衣食無虞,除了自己種植蔬果外,小黑和小黃也從山裡抓來過一些獵物,有可愛的柴犬陪伴,這樣應該不會寂寞了吧!

要說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少了個能聽她開心地說「狗狗多可愛」或是「看今年草莓多漂亮」的角色。曾經是有人,還會帶著她坐在沙發前,一整個下午聽著音樂直到天黑…

少年起初不想多問別人家務,但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明知對方獨居山林肯定孤單,他還是決定稍稍關心:

「會不會想要回到城裡?回到人群中,回到森林的另一頭,回去生活。

雖然這裡也是很愜意,但外頭還有各式各樣的美食……並不是說妳做飯不好吃唷!自己種的蔬菜水果也都超棒,但外頭世界五花八門,有好吃的、有好玩的……倒是,為什麼選擇躲在山林後頭?」

當初的妳,你們為何選擇來到這裡?

少年並不了解老太太,就讓溫柔的嗓音來說起她的故事:

「我們是逃來這裡的!

原本的生活該怎麼說呢?壓力太大、太忙了!他很不快樂,同時要面對太多人、同時要承擔太多事,我們曾經也都有各式各樣的夢想,但一直在城市的壓力下生活,連再小的願望都只能被擱置著,沒有一刻可以不為瑣事掛心,人這樣是會生病的,我老公他就這樣病倒了。

我們離開城市,想著遠離那些煩人的事,到頭來只要能有彼此陪伴就心滿意足,這裡就像是我們的城堡。」

果然和預想的一樣對吧?這是個悲傷的故事,丈夫病倒後拖著孱弱的身體,和這老太太一起隱居山林,遠離塵囂、相依為命,度過最後的時光,離開後留她一人……說來她老公也是厲害,都重病奄奄一息,還能在這蓋木屋、搞出這些田地,這總不會是讓嬌小女孩兒幹的事吧?少年心裡這麼想著。

她彷彿看透少年心中的疑惑,笑著說道:

「應該有聽過那種故事吧!得了不治之症後隱居山林,隔幾年回到城裡檢查發現病都好了。

我老公並不是重病後在這裡等死,我們來到這兒重新找回了生活的快樂、找回生命的活力,一起打造了這個家,我們的夢想都在這裡實現了。」

他是含著幸福的笑容離去。

「不過,要說後來只剩我自己的日子寂寞嗎?多少…也有些時候會覺得無聊……倒是你呢?怎麼會自己到森林裡?你是登山客嗎?」

面對話題突然被導到自己身上,少年還有些措手不及,先忙著澄清:

「不是不是,我不是來登山的…」

「那是為什麼?」

「沒…也沒什麼……就迷路!」

不是登山客,又為什麼來到山林?

「就是喜歡漫無目的的走走嗎?」

「不是…」

接連誤會對方真令人尷尬,尷尬又再次為兩人帶來沉默,沉默好一會兒後,老太太用普通的閒聊繼續了話題:

「你平常都喜歡做些什麼呀?」

「我喜歡做什麼…興趣嗎?嗯……應該是畫畫吧!」

看看這喜歡畫畫的少年,老太太笑著說:

「這麼厲害!那你一定能畫出很美麗的風景。」

很厲害嗎?通常這樣的閒聊對話裡,更應該聽到「你能畫出美麗的風景嗎?」這種,她卻毫無根據就認定對方是個優秀畫家,配上這老女人滿載信任的笑容與聲音,竟一點不顯得奇怪。

少年並非認為自己畫工不到家,但也稱不上是多有自信,能力能被期待、得到信任的感覺很好,跟這老太太相處儘管不是太多話聊,但氣氛也逐漸輕鬆愉快。

自己的事情說到點上即可,讓話題回到山林獨居寂寞與否?老太太確實說到有時也感覺無聊,基於逐漸建立的友誼、基於因緣際會的恩情,少年這麼決定:

「跟我一起離開,我帶妳回外面的世界生活,就算這裡生活其實也蠻舒服的,妳被丟下一個人實在太可憐了!就算妳現在對外面沒有興趣……但回到外面,認識新的人、發生各式各樣的事,妳會找到新的快樂、新的夢想!」

「我會更快樂……嗎?」

「會的!一定會的,儘管也還有很多挫折,但會發生的事太多,一定會有超快樂的事等著妳!」

堅定的少年如是道,牽起那雙有些蒼白、又有著無數斑點與皺紋的小手。

溫暖的陽光逐漸微弱,吹著鹹鹹海風開始有絲涼意,聽浪花拍岸,看海天交界被夜幕掩沒,把可愛的白音響開了起來,靜坐在岸邊也能聽到傳來的輕柔樂聲,再加一層柴犬鼾聲添點生命溫度,靜靜看黑夜降臨後開始閃爍繁星,等再一次高掛的月色,直接給他們一個萬里無雲的晴夜。

「可以了,現在可以通過森林。」

老太太這樣告訴,少年點了點頭,收拾好上路最基本的行囊,關掉音樂、熄了燈火。

儘管海岸愜意,外頭還有更寬廣的海角、更雄偉的山林,可以尋找更璀璨的星空、更動人的日落……走吧!讓我們走向漆黑的森林,遮蔽了星光又阻擋著月芒,走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等離開這片夜色,會是曾令人熟悉的霓虹燈火,那些曾令人厭煩、卻又充滿驚喜的五光十色。

緊拉著手想再加快的雀躍步伐,回憶起世界的種種美好就想向她分享,卻不知為何有些拖延的腳步,她走不太快,是上了年紀膝蓋不好嗎?這可不像在田裡活蹦亂跳的老太太……回頭一看,兩隻狗狗跟了上來!她就停下腳步,慢慢地摸了摸牠們的頭。

確實不能把養了多年的柴犬丟棄在山裡,雖然牠們自己會抓獵物,但這麼多年肯定也養出感情,要走一定得一起帶上的。

儘管她說過自己的故事,但故事說不太深,留下的想像空間,少年也曾想過她會不會更喜歡留在這裡?理由就好比說…

那時小情侶才剛長大成人,不再是孩子的他們也要開始學著生活,找份工作、討口飯吃,為那些還是孩子時留下的夢想付諸努力,一步步朝著目標前進。

立下的一條條浪漫約定,是在一個個美麗願望中誕生的目標,就像她最喜歡的童話故事書裡,終於在一起的公主和王子將要得到幸福與快樂。踏出第一步要構築夢想的生活,踏著第二步了解了生活並不總事事如意,走向第三步就已經顯得疲倦,現實不像童話故事那般容易對吧!故事裡沒有描述的阻礙還有很多,在五光十色的城裡分了心,在吵雜的人群中亂了步伐,還走不到第四步已經退卻,都知道還是孩子時的夢想太不切實際,也不太值得付諸努力了?

當或大或小的願望都不再必要,就在乏味的生活裡拖著疲憊身軀,越是深鎖的眉頭和沉重眼袋,當眼神逐漸失去光芒,吃點不健康的,再日夜顛倒著生活,對身體有些糟蹋嗎?但也沒什麼關係,對未來早已不再期待,最終不知在哪兒出了問題,拖著一身病痛,終於倒地不起。

看丈夫整天臥病在床,好不容易結婚了、一起生活了,小情侶得到的卻不是幸福,無計可施的她流下不甘的淚水;看妻子哭得多傷心,明白不能再這樣下去,這天小倆口做了個大膽的決定,收拾了行囊,他們決定離開城市!又在緣份的牽引下,那天路邊被遺棄的小紙箱裡,偶然看到了一黃一黑的兩個小毛孩…

走向深山,穿過森林,也迷走了不少時間,最終讓他們發現這片秘境海岸,想著所剩時間可能不多,要讓僅存的餘生自由自在,用盡生命最後的力量開墾田地、伐木造屋,他們都沒想到一起打造這一切的日子裡,重新找回的快樂、重新燃起眼神中的生命之火,就這樣一年又一年過去,他們竟然是健康、快樂的在這兒生活了十多年,小情侶終於找到幸福快樂。

也許正因曾有過像這樣的故事,所以和一黃一黑的柴犬一起靜靜坐在地上,她果然是更想要留下吧!所以沒再跟上少年離去的步伐。

漆黑的樹影遮掩了天,卻在深黑的夜林投來一束光芒,這時看見枝葉之間露出一道月光,月色點亮一條穿過黑暗的道路。

最後的四目相交中,老太太眼裡仍是最初那樣安定的、溫暖的、溫柔的神情,而溫柔的笑容以作無聲道別,代替一句「謝謝你的好意邀約」!

也許她就是這般深愛這片土地,也許就像是小時候都喜歡的童話故事書裡,王子和公主一起走向幸福快樂,她是不是曾經聽過有人承諾要給予幸福?是不是聽過一句「妳就是我的公主」,而公主也像是遇上了命中注定的王子般,相信幸福就要到來,卻在繁忙的世道中遺失了、迷失了。曾經在家裡放了幾次可愛盆栽,卻總忘了澆水一再枯萎;曾經約定要養可愛的小狗,卻總擔心沒時間照顧;最喜歡聽音樂的他只想和心愛的人一起,靜靜欣賞優美樂聲,卻幾乎沒多餘的時間能清閒一會兒。

關於老太太的過去少年並不完全知曉,但他記得田裡水果長得漂亮、毛茸茸的柴犬多可愛、還有可愛的木屋、可愛的家,充滿回憶的人情味,坐在沙發聽音樂真的好享受,把音響和家具搬來肯定費了不少功夫,她一定是無比珍惜攜手打造這座城堡的回憶,那些時光總算能把目光從世界還給彼此身上,而這裡的一切正是幸福曾經存在的證明,這是她的城堡,他們在這裡找到幸福。

公主和王子有了幸福的城堡,是否也有哪段願望此刻還在等著我們?

跟著月光,緊隨月色點亮的歸途,踏過無盡黑暗之間,看到了,他看到了!在交雜的樹根上、在無數的巨石間、在聳立的山崖旁,狹窄卻綿延一條光明指引的路途。直至穿過森林他不曾回頭,少年邁開大步,趕緊回去,一心就想著要快點回去,回到曾想逃離的世界,回到曾挫敗他的城市,那些曾經帶來痛苦的地方,還有無數留下快樂的路邊、樹下、河堤、公園、廣場、餐廳、酒吧、商店、遊樂場、學校、大街、小巷,回到等待他的人身旁,緊緊擁抱再拭去那些為自己流下的淚水,然後說句「對不起讓妳擔心,我回來了!」接著牽起那雙手,一起回到路上。

說來這可疑的老太太究竟是誰?是仙女還是女鬼?還是山霧與月光交織出一面照映心靈的鏡?傳遞內心最深處被埋藏的聲音。

森林後頭的海岸小屋,就算木屋本身是就地取材建造,屋內精美的沙發、書櫃、桌椅還有鍋碗瓢盆等等,還是得從外頭陸續搬進去,而且不太可能一趟搬完?也就是說他們肯定進出森林過無數次,從海岸那頭出來的路有月色指引,那從外頭進去的入口在哪兒?

爾後少年幾度想要尋找曾經奇遇的森林小屋和老太太,在艷陽高照的正午、飄著雨又壟罩薄霧的傍晚和月亮高掛的夜,不曾在森林再看到過什麼光之路,甚至山頭後方只有更多的高山,怎麼會有海岸?只有翻越無數山巒後,抵達遙遠的海岸卻也不曾再找到什麼小屋。

回想離開森林的那天,也是翻山越嶺後精疲力竭,後來好像又下了陣雨,他只記得又淋濕全身昏睡在路旁,清醒過來也沒多少自信說這段奇遇是真實倘或夢境。

真可惜!沒法帶大家去見見,他吃過最甜美的水果、喝過最甘甜的溪水、看過最動人的日出還有最幸福的笑容,也許是那些被珍藏的事物不願塵世侵擾,到頭來唯一留下只有他腦海裡這幅美麗的畫…

「唉…」

嘆息一聲,不能再看一眼嗎?

少年閉上眼,揚起好久不見的溫暖笑容,想想那些躲藏在月色中的故事!於是調一盤最繽紛顏料,沾染一片更鮮艷色彩,勾勒一筆細膩動人的他們,在雜亂的樹根後、在搖曳的枝葉下、一花一草、一磚一瓦的後頭,在你與我和他們之間,這個世界仍有那麼多的夢想含苞待放。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