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

      我跟著前頭的男人走在極為柔軟、高級的地毯上。

      若可以,我真想好好打量一旁木雕般動也不動的騎士們,但我只能文靜地低頭看著要價不菲的紅色絨毯。

      故事是這樣的。

      被稱為佛列特三世的當今皇帝,特洛爾・殷・阿列莎貝克,是位年輕的聖君。身為先皇與早逝皇后之間的獨子,他十二歲時被正式冊封為皇太子,隔年就隨著軍隊遠征邊疆,一去八年,解決帝國長期以來的外患,更帶領軍隊將帝國的版圖向外大幅拓展。二十一歲時先皇生病,皇太子返回王都,先皇駕崩後不久順利登基為王。

      戰勳彪炳、軍權在握的特洛爾手腕強硬,又獲得神殿的大力支持,安內攘外,民心安定,備受愛戴,成王之路可說是一路順遂。

      如果他沒有連續殺了十二位未婚妻的話,在歷史上肯定是流芳百世的千古明君。

      帝王的婚姻是全國大事,皇后之位自然被多方勢力覬覦。

      十二位準皇后,從宰相長女、伯爵千金、甚至還有異國公主……五年內,因各種罪名,或問斬、或賜毒,有幾位據說是自盡,青春年華的聰慧少女們接連死去。

      一開始,準皇后的消失只會讓眾人更加蠢蠢欲動,攀權附勢者加倍獻殷勤,將自己的女兒推上那個位子。

      但到後來,朝臣開始沉默了。

      特別在其中一位準皇后試圖行刺而招誅九族後,好長一段時間沒人再敢把自己的寶貝女兒或姪女推出去。

      這麼說來,第十二位好像也是被滅族?我實在是記不得了。

      胡思亂想中我被引領到了一扇富麗堂皇的門前,暫時停下腳步。好險即使是我也看得出上面的金子超級多,寶石都無敵稀有。

      或許死去的準皇后們皆罪有應得。但消息流傳到民間去,平民得到的結論就是:皇帝殺了所有的未婚妻。

      然而帝國之主怎麼能讓后位空懸呢?人們對皇后的期待已經從知書答禮的後宮之首,降到只剩活著、是可以生的女人的簡單標準了。

      但還是要有。

      (好像也有大臣試圖推薦自己兒子,下場沒人敢提。)

      這時,地位不高、勉強能站上朝堂,一個名為菲爾子爵的小人物終於鼓起勇氣,向皇帝推薦了自己的女兒。

      消息傳開後嘲笑聲不絕於耳,流言蜚語都在說,菲爾子爵的千金活不過一百天就會被砍頭。

      「妳要好好表現。」跟門衛報上名,等待期間眼前的男人低聲警告我。「不要丟我的臉。」

      我漠然地看了他一眼。這個我十六年來只看過兩次的男人。

      據說皇帝是位絕世美男子。那些死去的少女們都曾抱著美好的新娘夢。

      「嘖,算了。至少是死笨的那一個。」對我的態度明顯不滿,男人粗魯的罵了幾句。看來連日被笑讓他頗後悔這個決定。「妳──」

      此時此刻,高大的門向內推開、打斷了男人的話。我聽到門衛朗聲道:

      「宣,法德瑞克・菲爾子爵晉見──」

      男人應聲走進門後的明亮空間。

      「宣,塔莉絲・菲爾小姐晉見──」

      這麼說來,今天好像是我的生日。十六歲生日。普通女孩生日的時候是收禮物?像我這樣被父親送出去的應該不多。

      送出去死的更少吧。

      我跟上男人的腳步,垂著視線往前,待走到定位後跪下。

      男人獲得皇帝的恩准先站起身,開始一串洋洋灑灑的讚揚。我沒仔細聽他們的對話。

      人們說,地位低賤的第十三位未婚妻撐不過一百天。

      我自己也這樣覺得,哈。但對我來說,只要能脫離那個房間都好。日子太無聊了,比死還可怕。

      「塔莉絲・菲爾小姐,朕的未婚妻,請起身。」

      絕美卻冰冷的嗓音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眨了眨眼,依言起身,抬頭。

      皇帝帥不帥我真的不確定,因為他遠在階梯頂端的王座上,根本看不到臉。

      「臣女塔莉絲・菲爾,見過陛下。」

      我露出了練習已久、被我稱為棉花糖笑容的表情(雖然我從來沒吃過那種白色的甜食),柔柔軟軟的拉起沉重的裙角,對皇帝行禮。

      倒數一百天,開始。

      我最後會是怎樣的死法呢?真期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