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小夢初醒

   「黎仔,我進來囉。」

   早晨九點,捲捲準時敲門。從睡夢中被她的聲音喚醒是非常奇妙的體驗,畢竟平時早晨不會有人拜訪,我像初次看見世界那樣緩緩撩開眼皮、小心翼翼地觀察四周。首先發現一條米黃色毛毯遮到我鼻子上,它使我全身輕覆著淡淡香氣,而我陷在床墊溫柔的擁抱中。如此糜爛令我無法自拔。

   雖然身體還沒甦醒,眼球已經能靈活地轉動,我視線像機靈的蜂鳥在房間穿梭。看見腳下是別人的衣櫥、衣櫥旁是別人的電腦和書桌、右手邊是別人的風扇、上方吊著別人的綠色花紋胸罩。當然是別人的,我可是個男人!「喀」一聲,腦袋開機了。我立刻從床上坐起,聲音迷迷糊糊穿過打結的舌頭,像賴床被抓到的孩子,說:「早安!」接著我看見捲捲輕巧、自然地飄進房間,穿著粉紅色四角內褲和輕薄上衣,彷彿這一切沒有不正常的地方。這是捲捲的房間。

   「睡得好嗎?」她隨口問了一句。

   「當然,床很舒服。」一提到床、我才想到,昨晚她把曬乾的內衣褲扔在床上,是我幫她收進衣櫥。

   「我先用廁所喔。」

   「好。」我倒回床上,本想再做一場白日夢,但白日夢遠不及此刻美妙。

   捲捲梳洗過後,來到床邊收拾那些因為大雨被迫晾在室內的衣物,包括那件綠色內衣。我們開始閒聊。

   「黎仔、你跟以前的同學還有聯絡嗎?」

   「也就幾個吧!倒是妳,雖然最近有聯絡,但是有三年沒見了吧!」

   「八百年沒見,還好你都沒變。」前一天在陌生大街上找到她,她也這麼說。『好怕認不出你,好險你都沒變!』

   「上次難得有同學會,妳沒來對吧。」

   「對啊,我記得當時我在打工,還問大家能不能改時間。」

   「啊!在百貨公司打工嗎?」我精神地說:「我好像有印象!」

   「對呀,整個暑假每天都上班。」捲捲聊起這件事稍微激動了起來,之後我們為我有沒有去探班、是不是找錯地方爭論了一會兒。

  

   忘記怎麼扯到那個話題,不過那天早上她的確不可避免地問了:「你跟妲坦呢?」

   「好久沒聯絡了。」

   「真的嗎?」

   「真的啊。」我頓時感到沮喪,捲捲推開陽台拉門,憂鬱的空氣鑽了進來,我冷不防地顫抖。但很快地掩飾,用玩笑語氣說:「乾脆我現在來聯絡!傳個訊息給她。」

   「真假?你要傳什麼?」她問。當然,我沒有傳。

  

   妲坦是我三年前傾心的女孩,我為了追求她絞盡腦汁,有時像詩人、有時像小丑,逗過她笑、使她感動哭過;有過幾次爭吵、當然也曾害她難過。但很神奇,當時我不曾想過放棄。她是月亮,不論陰晴圓缺,我都盼望她的陪伴,照理來說,我不該缺席她的未來。

   很多人猜我們會是同學中最早結婚的一對,甚至有人說:「如果連他們都不能結婚,我就不再相信愛情!」無奈日後僅剩羞恥與遺憾,仰望月亮的孩子,變作顧影自憐的詩人。

   糊塗日子一轉眼就飄遠。偶爾跟老朋友見面,總免不了被問:「你和妲坦最近過得如何?」更無法迴避我陳述事實之後,他們藏不住的錯愕。

   那些錯愕是失手滑落的刀鋒,不偏不移落在我腳上。我也只好不慌不忙地接受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

   「我們是真的很久沒聯絡了。」不然我也不可能來找妳吧,捲捲。我苦澀、不定、輕飄飄地傻笑。幸好捲捲很溫柔,沒有繼續追問。她一邊抱著衣服走到衣櫥前,一邊說:「是喔。我跟高中同學也沒什麼聯絡呢。還記得名字的大概就只有你和……」

   我們繼續閒聊。平凡的早晨,卻與我想像中的幸福重疊了。

   ‧

   「那後來呢?」米莉雙手拖著下巴,認真地盯著我。

   「之後再說。妳先喝完妳的咖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