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1.那人又收徒了

Border裡有一名喚做大福的隊員。

──這當然不是真名。

暱稱來自他一頭剪得圓滾齊整的純白短髮,雪白隊服的身影遠看活像一顆雪見大福。

「──喂喂這不是大福嗎?」

「哦,好久不見阿勇。」

白髮隊員踏進訓練場立即被附近的人發現,他應聲抬起手,一回來便碰見熟面孔,讓他挺開心。

飛機頭仗著一米八身高將手壓在大福頭頂,語氣有點酸:「終於肯回來露面了,我以為你賴在玉狛開心得把我們忘清光。」

大福看不見也感受到當真勇一身散發的不爽,小孩氣的言行舉動莫名地戳中大福笑點。或許因為當真勇一副老派硬漢不良打扮,行為卻與喜歡黏人的大型犬無疑。

「啊...見不到我寂寞了?想找我隨時給我聯絡就行、等等要變爆炸頭!」大福哈哈笑著道,卻忘記當真勇的手在自己頭上,大手揉得他頭髮一團糟,大福連忙抗議:「快住手我是前輩!」

訓練場內的擊靶聲漸漸停下,不少人看向打鬧的二人。

對於排名No.1狙擊手當真勇並不陌生,新隊員好奇的目光落在身型較矮小一方。

看清楚那人標誌性的雪髮綠眼後恍然大悟。

聽過傳聞,不難揣測這位前輩身份,本人長得太好認──乍眼看像14、5歲尚未完全發育的矮小男孩,然而他跟東春秋、嵐山准、風間蒼也那些傳奇前輩同期;曾經隸屬風間隊,和風間並稱外貌欺詐組。

「當真,別亂玩前輩的頭髮。」終於有人看不過眼,製止飛機頭胡來的手。

此時走過來幾名狙擊手,喊著人是奈良坂透,旁邊跟著一名戴帽子雙馬尾女孩;後面還有穗刈,半崎、以及隱岐。

「這是我們交流感情的方式,不要太羨慕。」當真挑眉笑說。

對於當真如同小學生程度的挑釁,奈良坂冷冷微哼一聲無視掉。

「謝了阿透。別聽阿勇亂說,並沒有。」大福隔著白手套拍拍當真勇雙手,示意他玩夠了。

「是的是的。」當真勇高舉手,猶如順從聽話的家犬。

那乖巧模樣明顯故意給他看,奈良坂暗暗嘖舌,準備待會向三輪打小報告。

無人得知兩人間暗湧連連,或許應說他們倆很早已經不對盤,大家習以為常。

戴紫色帽子的女孩從奈良坂後方鑽出來,臉頰微紅地一鞠躬:「大福前輩好。請問還記得我嗎?我是那須隊的...」

「日浦茜對吧,玲經常和我提起妳。而且迎新日我們見過,恭喜你晉級哦。」大福自然地接話。久違加入狙擊行列的女孩子,叫人忘記更難。經那須玲介紹下,成為奈良坂另一位學生,早前順利升上B級。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本來由我負責你的新人指導,結果碰上忙碌期。」大福致歉低頭。

日浦受寵若驚地揮動雙手:「不不不、請別這樣。當時大福前輩不是立即給我介紹了鳩原前輩嗎?而且...明明在忙前輩偶爾也會給我建議,真的十分感謝您!」女孩露出可愛燦爛笑容。

聞言,大福沉默地瞄向奈良坂。奈良坂靜靜地回望他。

介於自己並非指導人大福從沒直接聯絡日浦。加上人在外地,他只跟奈良坂和鳩原討論過,照理來說日浦不會知曉自己暗地協助指導這件事。

單純地看,奈良坂沒否認自己透露事情。不過另一方是鳩原,奈良坂想避免矛頭指向鳩原,特意保持沉默。

真夠男子漢~若非太多後輩在場大福絕對吹起哨聲讚賞。

一臉平靜的男生發現大福忽然笑瞇瞇,並且明顯那笑容對著自己,丟下一句「先失陪」便返回訓練位置上。

當真勇彷彿對那邊更感興趣,對大福說了聲後走掉。有時候大福搞不清他們算感情好還是差。這時期的男生都那麼複雜嗎?

「啊?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反著鴨舌帽的少年語調一如以往無氣無力:「嘛,我想大福前輩沒打算讓你知道。」

經半崎提醒,日浦終於後知後覺自己多言了,難怪師傅和大福前輩欲言又止,她紅著臉慌忙道歉。

「別在意,不是什麼大事。」大福輕拍著日浦的帽子,鳩原把他透露側面證明她們相處不錯。鳩醬看起來容易接近,但戒心實際挺強。若非喜歡這孩子,哪會鬆下防備。

大福在半崎反應過來前伸手捏著他的臉,半崎嗚嗚唔唔地發出怪聲。

(洞察分析的本領見長了,但對著女孩子可得體貼入微點哦半崎。)大福悄悄使用三離子體的通信功能。

旁人眼中只見白髮隊員對別人臉頰愛不釋手。

(沒勁...)

(嗯?)

(我錯了。)

(很好。)

得到反省發言大福才肯收手。半崎揉揉自己的臉,雖然三離子體沒有痛覺,但被當成面團般拉捏後臉頰好像不屬於自己般。

「因為我實際可沒幹什麼,鳩醬和阿透才是主力,所以最值得你感謝是他們。」大福攤手向日浦坦言。

「也就是說前輩偷懶了?兩個月誒,太沒勁。」

「不是!這回真的湊巧行程撞到一塊。絕對絕對不是偷懶。」

「以往偷懶了,即是說。」一直默不出聲的穗刈補刀。

「不用這時候展現你們隊的默契。」白髮隊員感受到被夾擊,有點不滿。

「穗刈桑噓──放心前輩我是你同伴!」

「謝謝你隱岐,但完全感覺不到你有救場的意思。」

溫厚男聲透過揚聲器傳遍整個場地。

「──所有隊員準備就位。本日訓練項目為『日常狙擊訓練』。」

今天是春秋老大監督...大福抬頭瞥見上方玻璃後一道藍衣身影。

「大福前輩要不要一起?」像是等待他,仍然留在原地的隱岐指了指訓練位置問。

大福答得爽快:「好啊。」

=====

哨聲響亮。

「──訓練結束,收回裝備,停止射擊。」

射出最後一槍,大福解除白鷺,挺滿意地看著標靶上由數十個洞痕形成的圖案。

「喔,太極圖。前輩的槍法老樣子精準得可怕呢。」

挨近左邊隔格的隱岐好奇湊近,特意把頭上的網球帽子抬起,瞧見那完美齊整圖案時再度歎為觀止。

「這程度隱岐多加練習便能做到。」

大福邊說邊調出隱岐的靶子紀錄,大部分正中靶心,零星落在周圍,沒有脫靶,排名毫無懸念穩佔前15%。

自己剛接觸狙擊可沒這成績,經常脫靶脫得一團糟,連帶指導人的春秋臉色亦一團糟。大福心虛想著。

「我聽真織說你已經學會使用『蚱蜢』移動,真令我嚇一跳啊,才過了多久呢。」大福翻動著記憶,收到真織信息時他正巧修學旅行途中,「三星期前?」

當時真織苦惱著下季排名戰的戰術。於是大福提議讓隱岐試試使用提升機動力的觸發配置。

後來獲得真織無比熱烈道謝,大福就猜出隱岐成功了,同時十分驚訝。雖說他將所有用上得的錄像都借出,但沒料想隱岐短短幾週便摸索門路出來。

狙擊手不追求靈活機動力,因此身體掌握這類型的觸發比前衛難。

「只是移動的話。和前輩相比我差得遠,能拜託你繼續指導我嗎?」隱岐撓臉靦腆笑了笑。

少年清潤聲音配合關西腔獨有的揚長語調,聽起來自然舒服。

大福爽快的說:「當然可以。」

率直可愛後輩的請求誰能拒絕。

「請多多指教師傅!」

「好...啊?」

白髮隊員整個人一滯,望向某個頂著清爽笑容的後輩──被坑了。

「暫住暫住!」

「果然不行嗎?」

──究竟是誰教曉隱岐這手法!

心中列出好幾個可疑人物,大福揉揉額角,餘光掃過場內。

「你別聽那班前輩唆使。他們想起哄看戲而已。」

當真勇無畏無懼光明正大地看。除此之外,大福留意到穗刈那班人像似扎堆閒聊,吃瓜小眼神嚴重出賣他們本質。

讓他有點意外,阿透居然也在觀察這邊。大福以為他對這類胡鬧不感興趣。

「開玩笑的。」

大福被重新吸引注意力,對方正好低頭壓著聲量,微絲氣息從耳邊拂過,大福才察覺少年漸漸長開的面龐離自己極近。

換成別人大多陷入不知所措的距離,大福尚有餘裕觀察那雙他一直很喜歡的深色雙眼。

「就算方才前輩答應了我亦打算重新鄭重請求。」

後輩的漂亮眼睛常常閃動笑意,此刻裡頭充滿認真嚴肅。

隱岐深呼吸一口,雙手合十誠懇道:「請前輩您給我一個機會在您身邊學習,我知道現在的實力未必入得前輩眼中...」

大福罕見地帶著遲疑詢問:「你考慮清楚真的選我?我想比我合適的人選多了。」例如老大、老大和老大。重點隱岐後半內容大福覺得誤會很大,難不成大家眼中把他和二宮一樣歸類為實力主義者...喔真糟糕。

有機會大福一定拿揚聲器和所有人澄清。

「其實拒絕大家是因為我沒太多固定時間在Border,並非在意實力水平。我無法長期擔任誰的導師,所以一直以來甚少這種請求。」

關乎別人前途,大福態度相當謹慎。甚少接受拜師請求另一個重要原因──相比春秋老大高明的教導方式,大福認知自己程度實在太爛。加上自己想做的事情太多,常常把上課外的行程塞滿。總不能收了學生,卻晾著人。

話雖如此,要是短暫期間,事情就易辦。辻就是被二宮利用這招硬著陸。

「若然不介意短期、例如一個暑假的話,你接受嗎?」白髮隊員眨著眼提出折衷方案。

隱岐當機片刻,終於把信息消化。

「那、那麼說」

「話說在頭,暑假限定。」

大福重覆要點。

「嗚請、請多多指教!」

「噓噓你太大聲了!」

隱岐不僅激動得握著大福的手深深鞠躬,回答時聲量更把周遭的人嚇一大跳,弄得大福慌慌張張向四周賠笑。

訓練場某角,幾個觀眾紛紛擺出驚詫之色。

「真的假的!?師傅這回太易說話吧...那小子到底使了什麼花招,明明連奈良坂提起這話題都被打發走。」

「閉你的嘴。」

「誒!?師傅被前輩拒絕過?」

「那距離...三輪看見絕對做掉他。」

「啊啊~連聯絡也交換完,換句說我又有師弟。奈良坂你在碎念什麼?」

「沒有你聽錯。」

「不過這樣子我們全都賭輸。真沒勁。」

「有人押了隱岐,並不是沒有人猜中。」

當真若有所思抬頭望向高處控制室:「啊啊,原來如此。看來我們得準備好被大叔狠狠宰一筆。」

====

掉落WT的坑爬不上來了(掩面

很感謝什麼章回也未上傳已經收藏的那位讀者!我會努力的!

希望看完大家也喜歡能上WT

===

2022/2

大改重修中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