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天天這樣,已經習慣了。

D躺在床上,獨享這間擁有兩張單人床的半地下一居室。他對自己的幸運,以及室友的更加幸運報以無奈地一笑。七天後,他一生中的第三次隔離就將結束。

再敲一輪。

不知何故,D覺得每敲九下便算是一個輪回。

D是一名外賣員。儘管公司沒有針對敲門專做培訓,但他知道門敲三下是最基本的禮儀,很小的時候,爺爺就給他講過人三鬼四的故事。D平時習慣使用不急不緩,輕重適宜的「咚咚咚」;他聽到的也通常是此種「咚咚咚」;不過有時一個輪回就結束,有時沒完沒了。

間隔超時,這波敲門聲結束了。

是繼續躺著,還是起來坐坐?要麼開門瞧瞧?

不開門,下次再說。D做了決定。

有時開門會發現食物和水,有時會碰上防疫人員在做每日消毒。多數情況是一無所獲,門外空空蕩蕩,只彌漫著消毒液的氣味。

D與社區志願者們打過招呼:買來東西不必敲門,放門口就行。理由是他喜歡睡覺,要趁此機會把這些年沒有睡夠的覺給補回來。喜歡睡覺是事實,補覺卻是不可能的。

第二次隔離時,敲門聲就出現過。那次情況嚴重,D被包裹得嚴嚴實實送去賓館,幾乎天天都有醫護人員來訪。

相較而言,第一次隔離最輕鬆,也最不輕鬆。D難得與父母一起待在老家兩室一廳的回遷樓裏,踏踏實實補了幾天大覺。闔家團聚挺好,每年春節他都會回去幾天,可那次漫長的隔離讓D對家庭概念又多了幾分新的認識。在他二十七年的記憶裏,一家三口從沒有如此長久的共處一室。他說不清那種感受,只覺得人人都需要愛,又需要牆,更需要門。

防疫醫生說敲門聲是幻覺。多可笑,明明敲門的就是他本人。

難道你是幻覺?D想和醫生討論一下,但知道醫護人員十分勞累,還是別給他們舔不必要的麻煩為好。

幻覺,也沒准。也許孤獨能使聽力增強,他聽到了別人家的敲門聲?反正敲門這種事隨時都在發生,像隨時都有人死去一樣。第二次隔離時,D想到了死。手機上看到,全世界感染和死亡人數每天仍在不斷增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