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EP5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童話故事。【01】

      我的生活宛如童話故事般夢幻,身邊的人不僅僅是有著與童話故事相仿的名字,連外號也成了眾人的笑柄,但這對他們來說卻是一生中最幸福、最快樂的事情,因為找到了一群屬於自己的好友。

      緣分與命運這種東西,或許是在人一出生就被註定的事情吧。

      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對悲慘情人,卻成了兩個要好、愛互相鬥嘴的好朋友,白馬王子在每個少女的心中肯定是個專情的好男人,在我身邊的白馬王子卻是風流至極,全校都知道他是個愛把妹的白馬王子。

      身邊有著這麼一群好笑的人,原本平淡無奇的生活,因為他們而增添了幾份色彩。

      目前剛升上高三的我,姓莫名堤。因為這奇特的姓氏,讓我每次到了新環境,總是特別容易和新同學們混熟,大家喜歡「小堤」、「小堤」的叫我,他們說這樣比較有親切感,叫莫堤豈不是變相再說「不要提」嗎?

     

      我的媽媽在我國三的時候就過世了,不到三個月,我那一點也不懂得珍惜過世媽媽的爸爸,立刻將養在外面小三娶進家門,還記得他們笑嘻嘻的互勾著手,互相傾訴甜蜜愛語的時候,我正跪在媽媽的靈堂前上香。

     

      新的媽媽在嫁入莫家後,立刻博得爺爺、奶奶的喜愛,只因為她是個出門會買辦手禮、在家會煮公婆愛吃的菜。繼母親生的雙胞胎便跟著她一起進到爸爸名下的豪宅,原本只有我和爸爸還有一些僕人的豪宅,多了三名新的成員。

      雙胞胎的大姐叫莫秋,我私底下總是偷偷叫她「郝秋」,她一點也不謙虛,反而喜歡張揚自己的功勞、要大家將焦點擺在她的身上,每次聽到我叫她郝秋,她總會氣紅了小臉,指著我的鼻頭罵我胡說八道。

     

      妹妹叫莫萊,她總是喜歡將人當成小狗,拚命的喊著他人的名字,就算有很重要的事情,她也絕對不會移動她的金腳,似深怕腳上的金箔掉到地板上,當她有不停呼喊我的情況出現時,我喜歡取笑她的名字,因為名字和她的行為成了極大的對比。

      繼母已經來到我們家三年了,我卻尚未開口叫她「媽媽」過,每次看到她,我的腦海中便會浮現出死去的媽媽在廚房替我和爸爸煮晚餐的景象,以及她抱著我問我今天在學校過的是否開心等景象,雖然她對我很好,但心中的疙瘩我仍無法跨過。

      我坐在書桌前,鵝黃色的燈光是漆黑房間裡唯一的光源,粉色的牆壁帶給人淡淡的夢幻及溫馨感,我靜靜的翻著原文小說,整個房間靜謐的只剩下沙沙的翻書聲,我悠閒的打了個哈欠,看著桌上的貓型時鐘短針緩緩指向一。

     

      兩個姐姐的自信異常的高,總是在父母面前說他們成績贏過我、人緣比我好。當成績單一拿出來時,兩個人卻像縮頭烏龜,遲遲不敢將成績單拿給父母看,我在心中暗笑他們的愚笨,忘了還有成績單的存在。

      在這所眾所皆知的高級中學,我的成績皆在校排前三名徘徊,師長對我抱著高度的期望,高到令我畏懼的期盼,成了每次段考逼的我喘不過氣的主要原因,只要有一科科目考不好,我便會被叫去好好「訪談」一下。

      一頭褐色的直長髮、水汪汪的大眼,正是遺傳到媽媽的最美的部位,每次看著鏡中的自己,總會想起她對我露出和善的笑容、告訴我要早點睡覺。白皙的皮膚則是像到混血兒的爸爸,他是混美國與台灣,在美國長大的他,和外國人談論公事時完全不需要譯手。

      「好無聊。」眼眶因打哈欠而泛著淚光,我一邊整理桌上亂七八糟的鉛筆,一邊翻著厚重的小說,那宛如經濟學書的小說,正是吸血鬼的故事──暮光之城,月亮透過玻璃灑進和煦的月光,似乎在慫恿我繼續看下去。

      鵝黃色的燈光照亮了我的書桌,鴨子形狀的檯燈異常的有喜感。

      拿起手機,我看著茱麗葉所傳來的最新簡訊。螢幕的強光十分刺眼,我瞇起雙眼看著上面的字。

      「明天妳大約幾點會到學校啊?」

      難得茱麗葉會問我這種問題,她可是有著遲道大王美稱的茱麗葉啊。而羅密歐剛好跟她相反,每次都準時的不像話的他,我懷疑他是不是人體計時器。

      「平常那個時間吧,幹什麼?」

      迅速的按下幾個按鍵後,我看著傳送簡訊的圖樣勾起一抹笑容。肯定是白馬王子又要做什麼惡整計畫了吧,在班上有著小丑稱號的他是個陽光男孩。

      常常在籃球場上看見他在揮灑著青春的汗水,我心中頓時冒出「年輕真好的想法」。明明年紀相同,我和他所做的事情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沒啊,明天見囉。」

      茱麗葉迅速的回傳簡訊,短短六個字的簡訊,一股涼意從腳底竄上。她的腦子中總是充滿了奇怪的鬼點子,像是在門上方放裝滿水的水桶之類的事情,她通通都做過!而遭殃的人正是可憐的我。

      茱麗葉的本名是朱麗安,因為好玩便叫她茱麗葉,而她似乎也很喜歡這個綽號。

      羅密歐的本名是羅歐,只差了一個字嘛,自然便和茱麗葉配成一對。悲劇的情侶出現在我們的班級,實際上他們根本沒有交往,只是被其他人這樣叫而已。

      白馬王子的本名是白智馬,老實說剛開始聽到他的名字時,還以為他是「白老馬」。當時可是鬧了好大一個笑話咧。

      而我則有著灰姑娘的稱號,家庭因素再加上自己悲劇的身世,其實還頗符合這個稱號的。

      慵懶的打了個哈欠,放在書桌上的時鐘短針已經指向一。已經這麼晚了啊?我也差不多該上床去夢周公了。

      看著躺在床上的愛貓咪咪,牠躺在我粉紅色的床鋪上閉著雙眼。有著茶色長毛的牠一直是我最好的夥伴,在這個家中,也只有牠會傾聽我訴說心事。

      當初決定要領養牠時,還和家人起了衝突。當時冷戰了一個月,雙方都沒有道歉的意思。最後還是繼母買了個蛋糕來向我賠罪才解決這件事情的。

      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的自己真的是傻,居然為了一隻貓和家人鬧成那樣。

      躺上床,打了個哈欠後我閉上雙眼,周公正拿著麻繩笑嘻嘻的看著我,而他臉上的笑容比撒旦還要可怕。

      翌日,我從床上爬起。咪咪舔著我的臉頰,似乎在和我道聲早安。我用手整理著自己亂七八糟的頭髮,視線掃過整個房間。

      「早安。」摸著牠的頭,我起身走向浴室。牠跟在我的腳邊,不停的喵喵叫。平常絕對不進浴室的牠居然跟著我一起進來?

      這肯定有鬼。這是我的第一個想法。

      看著咪咪一直喵喵叫,心中不祥的預感蔓延著。

      梳洗完畢,我換上粉色的制服,再搭上黑色的百褶裙,搖身一變成了現代最青春有活力的高中生,我差點站在鏡子前面比出「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的手勢。

      背上自己黑色的書包,上面有著學校的徽章。似乎是象徵自己是個聰明資優生的徽章。

      我關上家門,往學校的方向走去。今天的天氣很好,晴空萬里的天空,大到不像話的太陽。連吹過來的微風都是熱的,出門不到五分鐘的我已經開始流汗。

      最討厭夏天了,這種黏黏的感覺總是會讓人感到心浮氣躁啊。

      踏著平穩的腳步,遠遠地就看見我可愛的學校。乳白色的外牆,上面還有著玫瑰花的圖案,不少和我穿著相同制服的學生從我身旁匆匆跑過。

      我走在校園中,還有十分鐘才會打鐘,習慣一切慢慢來的我,踏著緩慢的腳步,仰頭望向湛藍色的天空,心情瞬間好了起來。

      三年級的走廊充滿了一、二年級的學弟妹,不知道為何通通擠在我的班級前。

      我皺緊柳眉,學弟妹們很有活力的向我問早,而我卻只是懶洋洋的揮揮手。一方面是向他們問早,另一方面是叫他們趕快滾。

      拉開教室的門,「大家早啊。」打了個哈欠,我往前一踏,突然腳底一股軟綿綿的觸感傳上。我一驚,來不及將腳收回,我就這樣來個可愛的早安跌。

      是香蕉皮啊──!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在門口放了香蕉皮啦!

      我聽見全班的笑聲以及學弟妹們的嘲笑言論,正想問是誰幹的好事時。

      羅密歐的奸笑聲傳入耳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