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交接

      交完同意書後一個月,我們的名字再度出現在黑板上。沒錯,久違的集合終於到了。

      「他們怎麼每次都拖這麼久啊?」

      我仍是跟家怡一同前往,但這次我們的身邊多了許多人。

      「可能很忙吧!」莉榛聳肩。

      柏彥、倧耀跟我們並行。

      「我們這樣一字排開會不會像要去幹架?」我笑著問。

      「來啊!都來。」柏彥做勢揮舞著拳頭。

      三三兩兩的人都以籃球場為目標,沒有盛夏的太陽,十一月底的冬風漫步在操場,涼意陣陣。

      「學禮糾秩,都按自己的大隊排好。」學姐手拿點名板,喊道。

      我們連忙入隊。我是禮儀,莉蓁也是,佳怡、倧耀是學大,我們都得到了第一志願。而柏彥孤孤單單地站在糾察的隊伍中,但他也不甚在意,反倒認為少了個認識的人,就能多認識一個陌生人,不得不說他的思想有時異於常人,卻又頗有道理。

      「好,聽我唸喔,被我唸到的出來站右邊。一年一班……」

      全部唸完時,我站在右邊,而莉榛仍留在左邊。

      「你們是一中,剩下的昰二中,明白嗎?」

      眾人點頭。

      「好,一中右邊二中左邊,一排六個,面對我站直線。」

      我們變換隊形,學長姐站前面,中間空出一排走道。

      「你們應該在玄關那時看過我了,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三年五班的楊采潔,禮儀大隊長,請多多指教。」

      接著副大隊長,一二中隊長接連上來自我介紹,可是我完全沒記住,對於一個完全不了解的人,我很難記住名字。

      「接著,預幹出來。」

      部分學長姐走到幹部面前,算了算,正好十個。

      他們的自我介紹如出一轍,從頭到尾我只記得一位很高很漂亮的學姐,一開口我相信很多人都嚇到了。一頭藍髮,目測一七八的學姐有著菸酒嗓,著實不敢置信,不過是好聽的,低沉而有磁性。

      啊還有一位學長也不錯,耳洞打得很帥,耳垂耳骨兩隻耳朵加一加有六個以上,但除了耳洞外幾乎沒有記憶點。

      其餘人於我如過眼雲煙,觸目即忘。那個時候還不知道原來他們會是我們未來的幹部。

      當時你也在,但那時你只是我眼中一晃而過的影。

      接著我們小隊員也一一出來自我介紹。

      我耐不下性子聽冗長乏味的介紹,眼神四處搜索隊伍,其中有個嬌小的女生特別引我注目,一頭棕色短髮,帶著圓框眼鏡,心無旁鶩地聽著自我介紹,和我同是一中隊員,我暗暗覺得她認真的表情有些可愛,默默將好奇懵懂的眼神收在心裡。

      全輪過一遍,遂進到正式訓練。步伐、轉法、方向,還有說的話都有規定,規矩之多,讓我一瞬間真的覺得來錯地方了。

*

      十二月的冬意好似躲了起來,留暖陽與我們作陪。

      高雄果真沒冬天。

      我獨自排在隊伍最末端,一群人在活動中心前集合,樓梯上的人各個西裝筆挺,為平時的他們添上幾筆歲月的成熟感。

      今天昰大交接的日子,三年級將正式退位,交手於他們親自教導,選出來最優秀的四人,帶領我們。

      當然對我們來說完全就是翹掉班會課來吃雞排喝飲料的一個活動而已,順便看表演、認識新朋友,好不愜意。

      身穿善藝冬季制服配領帶及領夾,下半身搭配裙子──這是我來善藝覺得最好看的搭配,也是今天的規定服裝。

      我朝一位從我身旁走過的禮儀隊員予以一笑,算打過招呼。

      接著被帶入活動中心內,每人拿到一個吊牌,裡面寫有大隊、班級、姓名,還畫有我最愛的龍貓!盤腿坐在隊伍最後一排,穿著西裝外套的幹部們挺直背坐在最前端的椅子上。

      「哎!這樣都看不到舞台了。」我咕噥著。

      「嘿!」一頭長髮隨意抓起,滿面笑容的女生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們剛剛有見過。」

      「見過?」我一愣,「你是剛剛那個?」剛剛用微笑打招呼的那個?

      「賓果!記憶不錯。」她對我被眾人唾棄的金魚腦給出肯定。

      「那……有什麼事嗎?」

      「沒事啊,就想找人聊天。」她聳肩,「在這妳有認識的人嗎?」

      「有,不過我太晚來了,就沒去前面找她們。」

      「這樣啊,也好,我們才有機會認識。」她漾起一抹笑,「我是一年一班,黃于恩。」

      「那……那個,我是二班的王晴彣。」從天而降的介紹令我手足無措。

      相視一笑。突然覺得這樣簡單的很美好。

      「欸欸,開始了。」黃于恩出聲拉回我。

      但因為舞台被遮住大半,因此我們假裝認真的盯著舞台,實則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妳覺得誰上幹部啦?」

      「恩?」我一頭霧水。

      「之前的十個預幹會有四個來帶我們不是嗎?妳有沒有比較中意的人?」

      「是對之前染藍色頭髮的學姐,還有一個耳洞打很多的學長比較有印象,之前也給他們帶過,但談不上中不中意吧,我們還只是隊員。」

      「有什麼關係嘛,說說而已,藍頭髮的是紫儀學姐,我超喜歡她的聲音!人也很漂亮,另一個是海威學長,我跟他沒有很認識,就是聽過。」

      「紫儀,名字也很好聽呢!聽說她之前的頭髮是金色的……」

      禮成、奏樂、各隊帶開及發放點心……

      司儀話音落下,我與于恩的交談聲也隨之停止。

      西元2017年12月16號,我們好像參與了一場很重要,卻又沒什麼感覺的典禮。

      由於第八節還沒正式開始,解散後我們不是回教室整理書包,而是帶著裝備匆忙趕到值勤室準備。

      藉著對面教官室鐵門的反光,對正別在胸前的深藍牌子,禮儀大隊四個字,也隨著這場交接的結束,烙在胸口。

      「嘿!這樣有歪嗎?」

      輕拉她的衣服,我幫張瑞雲喬正隊牌。

      張瑞雲是我在值勤時認識的隊友,也是集合時最有印象的人,最初找她講話的時候還帶著靦腆,現在和我已經是無話不談的好友了。這件事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對她的好奇成為一股助力,讓我得以和她成為朋友。

      可能因為這樣,我一直以為自己很勇敢,事實上卻比誰都懦弱,會因為害怕失去而裹足不前,會把所有珍視的東西都小心地保存在玻璃瓶。

      但沒有陽光的玫瑰是無法盛放的。

      我們每人都有一頂深藍色帽子、隊牌,在值勤時要帶上一支筆和一本登記簿,如果有違規事項就得開單。

      以往都是學長姊們帶著我們值勤,交接結束後我們變成獨當一面的隊員,想至此,心中不免泛起一絲期待。

      「第一次自己值勤欸,妳會緊張嗎?」瑞雲問我。

      「雖然有點緊張,但又覺得有點興奮欸!」

      她對我說的話表示認同。

      值勤時,有一人穿著長袖制服,卻打成蝴蝶結的樣子,大家是第一次自己值勤,面面相覷。

      「同學不好意思,領帶要打好。」我鼓起勇氣攔下她。

      「吼,就跟妳說會被攔吧,我們先走啦。」一旁的朋友起鬨。

      「欸等我啦!」她無奈的看我,「我不會打領帶。」

      不會打領帶幹嘛穿長袖啦?我在心裡想著。

      換我無奈地看幹部們,隊長走過來了解情況後,道:「那幫她一下吧。」

      真該感謝國中家政老師要求我們一定要會打領帶,還是段考題目,不然我肯定會手足無措。

      「謝啦。」她予以一笑。

      值勤雖然辛苦,但也快樂,還會發生很多趣事,每當下勤後我們總是會聚在值勤室前聊天。

      「你們有看到晴彣攔的那個人嗎?」

      「有,那個領帶打蝴蝶結的對不對!」

      一群女生聚在一起總能有聊不完的話題,我們之間因為共事產生的友誼,令我覺得比任何事都還要難能可貴,而我和邱莉榛不只同一個大隊,更是同班同學,關係雖稱不上極好,卻也不錯,但不知甚麼時候,我們開始漸行漸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