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02禮儀

      「請學生自治大隊於今天中午十二點三十五分至玄關集合。」黑板上廣播的聲音觸動我的心弦,電視上的無聲廣播也交相呼應,流出不知名的交響樂。

      猶記得剛進來時,九月的陽光。如今已是微涼的十一月了,高雄夏與冬模糊的交界,因寒流而加深一些。

      這時間杳無音信,讓我幾乎忘了它的自治大隊,在此時神來一筆,將開學的記憶打入我的腦海。

      本來有點動搖的我沒辦法加入自治大隊……

*

      新訓第二天

      「歷經一天新訓相信大家都對彼此有一定程度的認識,那我們要來選幹部了。」

      他是我們的班導,頂著有點稀疏的毛髮,用渾厚好聽的聲音說著。在我們心裡他是位好好先生,也是我們高中三年必須好好相處的對象。

      學姐在黑板上列出所有班級幹部的名稱,跟國中大同小異,不外乎是班長、副班長、康樂……要說特別的大概只有實習、資訊跟班代吧。

      雖有新訓兩天,但都是由學姐帶著,團康什麼的玩完後也就鳥獸散,頂多有個基本印象,根本沒有人會特地留下來互相認識。

      「首先是班長,有人要提名或自願嗎?」

      台下鴉雀無聲。

      「那就我選囉?」

      「老師鄭昭洋說他想要!」左半邊男生起鬨起來。

      他們怎麼能認識的這麼快?我暗自腹誹。

      我順著大家的視線望去,是在最靠近牆那排的第二個。我暗暗算了算號碼,是三十六號。

      他靠著牆側坐,沒有新生的羞赧,落落大方的點頭。但我想他一定是被衝康,卻懶得狡辯,反正也沒差的人。

      意外的是班長居然是第一個選出來的,而且還是自願。後面的情況可就沒這麼樂觀了,通通是由班導指定,再徵求意見,但通常大家被點到都會同意。

      可能是新訓的我真的表現得太不起眼了,我的前後都被點到,我卻無事一身輕,這對我來說是樁好事。

      國中時期從班長、副班長、內外衛生一連串幹部都當過,當三上學藝還同時負責教室佈置及畢業紀念冊製作。   因此我對幹部有一種倦怠感,但有一個除外,那就是班代。不知道為甚麼就覺得班代很特別,很想當,當問到最後一個問題「有人要當班代嗎?」,我以為會像前面除了班長的所有幹部一樣,無人理會。因此我沒有搶著舉手,而是等老師說完話才準備舉手。

      「我!」

      不只我,全班都訝異的看著他。

      三十五號,坐在班長前面。

      「好那就……」班導掃過點名板「鄧哲。」

      What?明明沒下雨,天空卻掉下一堆問號打在我頭上。

      算了,有頭有尾也算圓滿。我安慰自己。

      沒想到那時被捷足先登,卻意外讓我踏上另一條路。

      又過了一節課,依舊耍廢著。百無聊賴的趴在桌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桌面,新訓就是從早修到第七節都是班導的課。

      上一節剛選完幹部,不知道這一節要幹嘛?

      正當我這麼想著時,班導的身影伴隨上課鐘聲出現。

      「同學不好意思,老師在這邊說一件事。」

      新訓的大家還是很乖的孩子,不用老師講就各自回到座位上坐好,聆聽事項。

      「有些同學有來找我報名自治大隊,但自治大隊跟班上事務會產生衝突,老師希望大家能以班上事務為主。因此有重複的同學會退出自治。可以嗎?」

      一如往常的沒有回應。

      「育翔可以嗎?」他點頭。

      「琬蓁可以嗎?」她停頓一下,點頭。

      依稀記得黃育翔是禮儀大隊的,李琬蓁是糾察大隊的。因為他們的退出,自治有了空位,對原本手腳太慢而無緣的我留下機會。

      「有同學想參加自治大隊,又沒有擔任幹部嗎?」

      「我想參加禮儀大隊。」這次我是第一個舉手的。

      第一次破開層層枷鎖,往自由的地方邁去,「自治」這兩個字聽起來無比誘人。最喜歡的長髮導生學姊是禮儀的,因此我在禮儀的欄位下寫下姓名,也寫下我們的序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