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佛家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十年修得同船渡,你想換來與他今生的共枕眠,卻需要努力修習個百來年。

      紅塵滾滾、韶華人生,一切緣起緣滅,早在嬰兒呱呱墜地、相遇之時皆已注定。

      這輩子,我願意賭一次,無論我前世如何,無論好壞因果,賭你今生,為我而駐留。

      我贏,你陪我青絲到白髮。

      我輸,我便不再貪婪祈求。

      白莫凡,你說好不好?

     

      ----------

     

      “同學……吃霸王餐是不對的………”

      “我、我真不是吃霸王餐的,老闆你能不能等我10分鐘?我回宿舍拿錢包來結帳……這樣子好了!你若怕我拿著東西不回來,我東西先不拿,就放著,一定、馬上!回來付錢!”

      面對老闆的不相信,顧希媛無奈又無措的解釋著。

      “同學,坦白說我有點害怕啊…整整三百七十塊的炸物,萬一妳走了不回來,我這東西也不能回鍋再賣給其他客人呀,妳打個電話吧,請妳宿舍的其他同學來付錢。”

      顧希媛立馬蛤了一聲。

      完蛋!她怕宿舍門禁時間一到會被鎖在門外,就著急先出了門,錢包忘記拿、手機也沒帶出來,更慘的是………

      “對不起……我沒背室友的電話…”

      嗚…現在科技發達,平時大家都用通訊軟體聯絡,電話號碼反而就沒那麼重要了。

      “啊?這……那怎麼辦呀?”

      四周的客人因為她這句話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顧希媛垂著頭覺得今晚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她一個女孩子買了整整快四百塊的炸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個大胃王呢!

      這下好了,沒錢包、沒手機,這下只能借個電話打給宿舍守衛,看他願不願意幫忙了,希望他接起電話時,能罵小力一點……

      “四百給你。”

      四張紅色大鈔從顧希媛的旁邊遞過,她眨著眼睛抬起頭望向聲音的來源,筆直的西裝褲大長腿,皮鞋擦的反亮,他的外頭還套著一件黑色外套,只留熨燙過後的整齊襯衫領子在脖子旁,看得出是深藍色的,整個人乾淨俐落,再往上看,剛毅的臉部線條配上他的不苟言笑,她心臟不禁怦怦小小跳快了幾下。

      天哪!是她喜歡的類型!!!

      “來,30找你,謝謝。”

      見尷尬場面有人替她付了錢,老闆也不八卦他倆什麼關係,畢竟小本生意,實在不願見到有人賒帳,便開始招呼其他客人了。

      這邊顧希媛心中還在偷偷冒著粉紅泡泡,那男的接過那分成五大包的炸物,直接要她拿著,然後轉身就要走。

      顧希媛兩手提著東西才猛然回復過來,小跑步追著他出門口喊他:

      “你好!!我是那邊希望大學的學生!!方便留個聯繫資料嗎?!我拿錢還你!!”

      “不必。”

      那男生看都不看她一眼,跨過腳踏車一踩踏板就要騎走,顧希媛著急留人,直接側身往旁一擋,就直接堵在人家前方去路。

      他頓時手按煞車,蹙眉看她,一臉微微不悅全寫在臉上,好似在怪她這般無禮,她脖子一縮,想了想措詞,便看著他的臉說:

      “我、我爸爸說受人滴水之恩、定當湧泉相報,我是真的忘記帶錢包,不是故意賴帳,你、你留個聯繫資料,我明天下了課就還你!”

      接收到冰山男身上的層層冷意不斷竄出,她有點退縮的想把腳縮回來,只見冰山男從鼻子嘆了聲極輕的一口氣,便伸手用叉子貌似隨意的叉了一塊食物走。

      顧希媛一臉懵然的看著冰山男將那塊甜不辣放進嘴裡咀嚼吞下,他右手還夾著竹叉,將前輪轉了個方向,就從她身旁騎走了。

      “報答完了。”

      什、什麼?

      他經過她身旁時揚起了一陣小風,她轉頭朝他離開的方向一看,直到他身影過了兩個路口才轉彎不見。

      她並沒站在原地留戀這短暫的擦肩而過,提著兩袋炸物,怕錯過門禁時間,急急忙忙的就趕回宿舍了。

     

      “來,願賭服輸,各位大小姐們的鹹酥雞,吃吧!”

      當顧希媛回到房間,一放下手中的東西,便喊著三位室友過來吃宵夜了。

      由於今日手氣不好,兩個小時前臨時起意玩的撲克牌她輸最多,懲罰就是出去替大家買宵夜。

      “哇~~來了來了。”

      三位室友臉上綻放著光,從三個不同方向齊齊聚在了桌前,伸手不客氣就是一叉。

      嗯~不愧是希望大學排名前十的罪惡宵夜!好吃!

      “咦?小媛啊!妳怎麼不吃?”

      先開口的是小芯,她名字裡有個芯,室友們便替她取了個可愛的綽號,叫菜心。

      “對了,妳出門怎麼不帶手機啊?我們剛剛怕妳超過門禁時間,打給妳才知道妳沒帶出門。”

      關心她沒帶手機的叫小媃,原本她們為了稀飯配菜組合要叫她肉鬆,她嫌難聽,只好叫她小媃。

      “別說了…我都尷尬到社會性死亡了,不止手機,錢包也忘在桌上了。”

      “天哪!那妳怎麼付的錢?給人家當洗碗工去了?!”

      忽然覺得手上的肉不香了,土豆麵筋之小荳,驚訝一叫,三人一致看向顧希媛等著她解釋。

      她撐在桌上的手捂住了她半張臉,無奈的嘆口氣說出剛剛沒錢付賬的窘樣,又把冰山男似乎不願接受她還錢的事都說了出來。

      小荳嗯~的眼珠轉溜了一圈,下了個評語說他真是個好人。

      相對於小荳的天真,小芯拿著竹叉叉了塊豆腐起來就問冰山男帥不帥?

      顧希媛毫不猶豫的點頭

      “帥!但可惜沒留下對方聯繫方式。”

      小媃笑了笑,放下了竹叉,尋思著不敢吃多怕臉上長痘痘的說:

      “那可惜了,有緣總能遇到。”

      顧希媛張口接過小芯的餵食,嘴裡含糊回答:

      “希望如此。”

      雖然對方擺明路過之恩已報不用還,但她欠人家錢也是明擺著的事實,總覺得沒還錢就是怎麼想怎麼彆扭。

     

      ----------

     

      有首歌是這麼唱的,說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但她吹的不是愛情風,是風中尷尬。

      顧希媛雙手握緊方向盤尷尬的趴在那上頭,卻又忍不住偷偷覷了正朝她走過來的交通警察。

      嗚…她最近是走了什麼霉運?前幾天沒帶錢包出門差點被誤會吃霸王餐,假日回家在住家附近空曠道路練車也被攔下來。

      神啊!請告訴我祭改要花多少錢……

      才正這樣想而已,警察已走過來敲著她的車窗,左右橫豎她也不敢倒車跑掉,將窗戶按了下來,不怕死的求饒了起來,卻在看清來人後她不禁愣了一下。

      “嘿嘿,警察先生,超速2個數字而已,能不能裝沒看到放我走?”

      “駕照、行照。”

      他說話還是一樣簡單扼要明瞭,他見她看著他發呆,蹙著眉又重覆了一次。

      “麻煩,駕照、行照。”

      顧希媛這才喔喔喔的回過神,找了行照跟身份證遞給他。

      “沒駕照?”

      顧希媛尷尬點頭回答:

      “想說練習熟了再去考…”

      冰山男已經唰唰的在紙木版上寫了起來,不過一分鐘就將罰單遞給了她。

      “無照駕駛、超速,現在打電話給妳家人來。”

      顧希媛還作垂死掙扎,小聲嚷嚷著半質問冰山男問他為什麼呀!超速為什麼要叫家人來?!

      他不悅的表情更明顯了,卻壓著耐心解釋。

      “雖然妳已成年,但我既然知道妳無照駕駛,就不能放妳自己把車開走。萬一傷到無辜民眾,罪加一等。”

      顧希媛在家向父母撒嬌任性慣了,一開口就不自覺的說:

      “那你送我回去不就得了!”

      冰山男啪的一聲將A4紙木板拍在外側大腿上,右手攥的死緊,那雙如墨的眼睛眼中仿佛竄出了小小的火焰,顧希媛一驚,家裡大小姐那套可不能在外頭隨便亂用。她嚇得正想開口道歉,就見冰山男瞪著她那不知死活的樣子,吐出了兩個字。

      “下車。”

      “我、我不下去。”

      她有點後怕的抓緊了門把,心想這下把人家惹毛了吧!也不知道警察會不會打女生。

      “下車!去副駕駛座坐著!”

      噎?他說什麼?!

     

      顧希媛繫上安全帶,乖巧的在副駕駛座坐好,一句話都不敢吭,甚至連看都不敢看冰山男一眼,但偷覷幾眼還是敢的。

      她家不過三個紅綠燈,為了考駕照,總會去那條大路練車,車子不多也少行人,也算安全,平時她是有爸爸坐鎮的,練了幾個月對這些路口早已熟悉。

      誰知道她今天不過是想練一下膽子,就不讓爸陪著,一沒人提醒,把限速50不小心開到了52就被這冰山警察攔了下來。

      唉,流年不利,尷尬的一面怎麼都被他遇到了?

      冰山男打了個方向燈將車停在了住家附近的路邊,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便又像上次一樣,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她慌忙的扯開安全帶,車門一開就朝著他背影喊對不起。

      “那個!對不起!”

      冰山男眉頭依舊皺著,不解的回頭看她。

      顧希媛手緊張的握著車頂,鼓起勇氣說道:

      “對不起,我為我剛剛的態度道歉,罰單我會繳,駕照也會盡快去考的!”

      冰山男以為她為她無照駕駛而道歉,嗯了一聲做為回答,便抬腳跨步走了。

      顧希媛嘆了口氣,看著他跟上次一樣頭也不回的走了,她打開人生中的第一張罰單,迅速看了一眼便停留在那筆鋒有勁的字跡上。

      原來……他叫白莫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