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堂課 意料之外的新同學

四月的某個星期一,江夏日千子雙手提著書包站在教職員辦公室裡的某張書桌前。

「妳就是江夏日千子吧。防衛省的人應該有去找過妳?」

烏間惟臣看著手中的一疊資料說。

「有的。前天半夜我從機場回到家時就看到三個穿西裝戴墨鏡的奇怪陌生人在我家門口堵我。」

「那是因為妳原本應該要來學校,卻突然又不知道跑去哪裡玩的關係吧。防衛省的人找不到妳,就只好在妳家那邊等妳回來了。」

沒錯,現在距離三年級開學日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日千子上次在理事長辦公室做出驚天動地的轉班宣言後,又出國玩了。

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即使自己提出要去E班,還已經被同意後,理事長還會准她這麼久的假。或許理事長打的算盤是乾脆准自己一年的假,請假一年總比去E班好?

這個問題至今仍無解。

而在她出國玩的期間,全球有件大事——月球被一隻超生物給炸了!

而且那隻超生物還要求成為椚丘中學三年E班的班主任。

因此三年E班全班同學被迫成為殺手,每天一邊上課一邊暗殺老師。防衛省的人專程堵她就是為了傳達以上這些資訊。

「妳應該知道了,雖然對外宣稱我是三年E班的班主任,但事實上E班真正的班主任是那隻黃色章魚,班上的學生們給他取了個名字叫殺老師。總之妳直接進教室吧,那傢伙和其他同學都在裡面等了。」

「我知道了。」

走在走廊上的日千子心中開始好奇,傳說中的「End的E班」究竟是什麼樣子?真的都是些品性惡劣的學生嗎?她會順利交到朋友嗎?不,最後一個問題還是先算了,只要他們不要無視自己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日千子千算萬算都沒算到她拉開舊式的教室拉門時,收進眼廉的會剛好是全班同時舉槍射擊老師的畫面。

教室內到處都是子彈,穿著學士服的黃色章魚以20馬赫的速度閃躲著。大概是注意到了教室門口的日千子,攻擊與閃避的動作皆突然停止。

講台上的超生物與講台下的學生們同門口的酒紅色長髮少女面面相覷,場面瞬間變得十分尷尬。

第一排的黑髮男生率先開始清理地上的子彈,其他人也隨即跟上。日千子認出了那是原先C班的磯貝悠馬。

頂著大家好奇的目光,她不急不徐的走上講台。

「咳哼。」裝模作樣的假咳了一聲後,殺老師開了口。

此時大家已結束清掃,在自己的座位上聚精會神的聽著講台上的超生物說話。

「這位呢,是原本跟大家一樣開學時就要來E班的江夏日千子同學,但她因為某些事,直到今天才正式加入我們。」

聽到殺老師介紹新同學的名字,台下開始有些騷動。

「那麼江夏同學,請妳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吧。」

日千子簡單的環顧了一下教室。略顯老舊的獨立校舍、沒有空調或暖氣,只有幾台心理作用大於實際效用的電扇......貌似理事長對於E班的設備等級所言不假?

「初次見面,我是江夏日千子,請多指教。」言簡意賅的說完後,她的右腳往後踩了半步,優雅的鞠了躬。她的動作行雲流水,似乎早已練習過無數次。

台下的騷動似乎又更大了些。

日千子轉頭看向了殺老師,「還有時間嗎?」

「有哦,江夏同學要不要再多說幾句,讓大家更了解妳呢?」

日千子又轉頭回去面向同學們,她的眼神中沒有一般初來乍到的人會有的緊張或是期待,正確來說,她的眼神中沒有任何情緒。

「看來各位似乎對我的事還挺好奇的?比起在台下和旁邊同學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直接詢問本人不是更正確快速嗎?」

雖然她這麼說了,還是沒有人真的向她發問。

終於,在幾分鐘的尷尬沉默後,有隻手舉起來了。

「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嗎?」

日千子往聲音來源的方向看了過去,是理著平頭的岡島大河。他一面說還一面笑得猥褻,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

「是的,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不是理事長,不會因為你失言或態度不對就記你過。

「所以,看你的表情,請問你是想問我的三圍、初吻、性經驗、還是男女關係呢,岡島大河同學?」

本來以為自己在這間教室已經見識了不少千奇百怪的事的E班學生們,被講台上的這位新同學直接的說話方式刷新了三觀。

「這些問題我去年在接受校刊訪問時都回答過了,如果你想知道,建議你回去翻第34期的《椚丘之聲》。」

「還有人有任何問題嗎?」

「我有問題!」

這次發言的是一頭金髮的前原陽斗。

「江夏同學,妳願意和我交往嗎?」

「咦?!!!」

表達驚訝之情的並非被「告白」的日千子本人,而是台下的諸位女學生們。

「前原同學你並不是認真的向我表白對吧。」

日千子依舊冷靜的回應,話語間感受不到一絲情緒波動。

「因此恕我拒絕。」

「哎呀~我可是認真的哦?其實我以前在C班時就被妳的身影給吸引了呢。妳那頭美麗酒紅色長髮飄逸的樣子,我一直深深烙印在腦海裡喔。」

「欸欸欸?!!!」

「那只是隨口說說的吧,過去在校本部時,我總是綁著馬尾,也未曾有過能讓我的馬尾『飄逸』的契機,我更不記得曾經和你有過任何交集。而且你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請容我拒絕。」

「欸~那還真是遺憾~那江夏同學妳喜歡的類型是怎樣的呢?」

即便前原陽斗如此積極進攻,日千子還是不為所動。

「這個我也還不清楚,不過至少現在我能確定不是你這種類型的。」

在日千子回答完前原陽斗的問題後,台下的騷動越來越大。

這間教室的活力完全顛覆了日千子對E班的想像,這個「End的E班」完全沒有被貶謫之人的失意,取而代之的是重生、找到目標的積極。

「那個,江夏同學……」

「請說。」

片岡惠的聲音拉回了日千子的思緒。

「江夏同學該不會……就是那個江夏日千子吧?」

「嗯……『那個』是哪個呢?我所知道的江夏日千子只有我一個人而已喔。」

「我想片岡同學的意思應該是想問江夏同學該不會就是傳說中從A班來的……」

「我的確是從A班來的沒錯。」

磯貝悠馬的問話未竟,日千子便出口打斷。

如果說剛才為止的E班騷動很大的話,現在的E班因為日千子的這句話,可以說是炸開了鍋。

「真的假的?!」

「A班的江夏日千子……不就是那個每次成績單上都會有、總是在校排前三的那個優等生?」

「你那都什麼年代的說法了?人家女王陛下可是全校唯一能和淺野學秀那個怪物平起平坐的天才欸!」

女王陛下到底是……

「不會吧?A班那個資優班的人不是就算聚眾幹架也不會怎樣嗎?何況女王陛下還是高材生中的高材生。」

「對啊,而且理事長老師好像還特別優待她的樣子。」

所以說,我並不是什麼女王啊……

「不對啊,照妳們這麼說,女王陛下不只有臉有腦還有理事長的特別關照,那她到底怎麼會來E班?理事長對她失去興趣了?」

「……所以說,請不要再叫我女王陛下了……」

日千子的喃喃自語讓E班的吵雜稍稍冷靜了些。

「江夏同學,可以請問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嗎?」

岡野日向代表所有人問出了關鍵。

「如果我說,我來E班只是想要交朋友,你們相信嗎?」

「怎麼可能嘛,女王陛下就別開玩笑了。」

不知道是誰的口中冒出了這句話,而後E班教室又繼續熱烈的討論。

「你說,該不會是理事長派女王陛下來監督我們讀書?」

我才不是什麼女王,我只是想要交到朋友而已。

「還是女王陛下厭倦了A班那一堆書呆子,跑來E班體驗生活?」

我才不是什麼女王,我只是想要交到朋友而已。

「有沒有可能是淺野不小心惹女王陛下生氣了,她一怒之下躲到E班來跟他冷戰?你想,之前不是有傳言說淺野和她在交往嗎?」

「我才不是什麼女王,我只是、只是想要交到朋友而已……」

說完這句話的日千子,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殺老師用他的黃色觸手做成擴音筒,把她的聲音擴大到全班都聽得一清二楚。

日千子面無表情的盯著身旁的殺老師。

「江夏同學,真心話若不大聲說出來,是沒有人能聽見的哦。」

殺老師此話一出,教室內又是一片靜默。

「……原來,江夏同學剛才說想要交朋友,是認真的?」

「沒辦法嘛,校本部的人不是沒空理我就是不敢理我,我根本就交不到朋友啊……」

「噗、」

「噗哈哈哈哈……」

教室內頓時充滿了大家的笑聲。

「原來,A班的人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不過,雖然江夏同學想來E班這件事我可以理解,可是,理事長怎麼會同意讓妳來呢?按照他的作風,應該會用各種奇怪的手段把妳留在A班才對吧?」

不破優月歪著頭詢問。

日千子聞言也低著頭思考了半晌。

「這個問題我也很好奇,說不定其實我雖然來E班了,但實際上還是A班的學生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人能夠理解理事長的腦迴路。

「嘛、也是。那接下來就請多多指教囉。」

「之後功課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要麻煩妳了,天才少女同學!」

「蠕呀!江夏同學,妳怎麼可以搶走為師在E班的學業擔當地位呢!各位同學,要是課業上有疑惑的話請第一時間來問為師喲!」

「我並沒有打算搶走殺老師的定位……」

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但E班的同學們已經可以從語氣中聽出日千子的無奈。

如此歡樂的三年E班,並不知道接下來他們將要面對的是什麼東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