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課前預習

「妳們,可以——」

「是、是……!」

酒紅色馬尾的女孩右手抱著書看向教室門口的兩位女同學。

她本來是打算詢問她們能不能和自己做朋友的,沒想到她們竟會如此戰戰兢兢。

難道真是自己無法面帶笑容的緣故?

唉……

「可以往旁邊站一點嗎?我要進教室。」女孩最終又放棄了原本的目的。

「啊!對、對不起!」聞言,兩名少女迅速的往旁邊站了幾步。

「……」馬尾女孩看著那兩人欲言又止,「讀書……請加油。」

「是!」

在這間成績至上的學校,祝他人成績進步是最好的祝福了,但冰冷的語調,卻讓女孩的話中多了股責備的意思。

又搞砸了,女孩一邊這麼想一邊回到自己的座位。

此時,剛才那兩個學生的話正好傳進了她的耳裡。

「剛才女王陛下叫住我們的時候,我整個嚇死了!」

「真的!那個氣場超有壓迫感的!果然學霸走路有風都是真的。」

「不過啊,女王陛下是怎麼知道我們上次考試退步了的?明明我連我爸媽都瞞住了的說。」

「畢竟是優良學生,說不定理事長老師給了她名單要她輔導我們也說不定。」

「也是。唉,江夏同學還真難親近,從來都不笑,怪可怕的。明明長的那麼好看,笑起來一定也很美的。」

「說不定她是嫌我們學校素質太低,笑不出來!」

「啊啊啊妳別說了妳別說了,剛才她叫我們讀書加油的話才剛中傷我妳又講這些……」

果然是笑容的問題嗎?

女孩拿出手鏡試著笑了笑,鏡中的自己卻一點也沒笑意。

果然還是算了吧,笑得出來的時候一定會自然的笑出來的。

果斷放棄的她從書包中拿出一個盒子,再度離開了教室。

「理事長,請用,巧克力咖啡蛋糕。」

酒紅色頭髮的女孩在褐色書桌上放了她剛才從書包拿出的盒子。

「昨天晚上閒著沒事做的,正好過幾天就是情人節,給您當義理巧克力。感謝您這一年來的照顧,接下來也請您不吝賜教。」

淺野學峯似笑非笑的看向對面的學生。

「雖然很謝謝妳特別做了這個,不過巧克力也不是該送給我的東西吧。」

話雖這麼說,他還是打開了那個盒子,切了一塊蛋糕送進嘴裡。

「味道不錯。」

聽到這句話,女孩的嘴微微上揚了一點。但那一點差別幾乎是無法察覺的。

「您能喜歡再好不過了。」

「妳像這樣多笑一點如何?」

「要是我能笑出來就好了。」

面前的理事長就是為數不多能看出她的情緒變化的人。

理事長靜靜的吃完那塊蛋糕後,再次開口:

「還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理事長,我想請假到學期末。」

「可以啊。為什麼?」

明明距離二年級最後一天還有至少一個月的時間,理事長卻仍然毫不猶豫的同意,這也是他對這個優等生的縱容吧。

「我想出國旅行。」

理事長抬頭看著他最優秀的學生之一微笑道:

「那妳明天來學校先把期末考考完吧。」

「我知道了。不過這樣不會造成老師們的困擾嗎?還有將近一個月才期末考的說。」

「不麻煩。反正早出晚出都還是要出,先讓他們把考題出完,也算確定範圍。」

女孩沒有回應,就只是抿著嘴若有所思。

「……那就謝謝理事長了。」

吐出這句話後,女孩敬了個禮,退出了辦公室。

「那孩子,剛進來時表情看起來就不太好,現在又說要出國玩到學期末……又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啊……」

「理事長,我有事情想拜託您。」

酒紅色長髮的優等生再度進入這間使一般人備受壓迫的辦公室是二年級的最後一天。

淺野學峯笑而不語,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畢竟連請假出國一個月都能答應她,還幫她全額支付旅費了,難道還會怕她提出什麼奇怪的要求?

「我也知道自己提出這種請求很任性……但是……

「理事長,我想去E班。」

聞者笑容瞬間變得僵硬,彷彿腦中有根什麼線斷掉了一般。

「妳說,妳『想去E班』?」

「是的。我希望從三年級開始轉到E班上課。」

「妳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面前的江夏日千子一直以來都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雖然曾經提過一些在他人眼裡看來稍微過分一點的請求,不過畢竟是自己可愛的學生,那些事都能算在給優等生的獎勵不去計較。

可她竟然說她「想去E班」?!

「我想妳應該知道E班是什麼地方吧。那邊都是些功課不好或是品格惡劣的壞學生,妳怎麼能去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我給妳的還不夠多嗎?妳還想要什麼直接說,我買給妳還不成?」

日千子低著頭,不卑不亢的說:

「不,理事長您給我的何止不夠,已經多到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值得的地步了。

「只不過,我真的受不了A班的氛圍了。在這裡,每個人除了讀書還是讀書,沒有餘力和他人經營友情。而有餘裕與他人交友的『五英傑』又自視甚高,看不起比不上自己的人。尤其是淺野學秀,他的世界裡根本只有他自己。

「當然我也不否認有一部分的問題出在我自己身上,但是繼續待在校本部只會讓我覺得更加孤單……

「理事長您還記得我請假一個月到期末的事吧。班上的資優生在期末考前突然請長假消失,班上好像從沒有人關心過。

「我上上個星期三臨時回班上上了一天課,沒有人詢問我消失了幾個星期跑去哪了,唯一一個和我搭話的人,是向我借英文筆記……

「我覺得,自己真的要沒辦法再繼續待在這樣的班級了。」

何況,也許到了不同環境,自己就能交上朋友也說不定。

「妳是認真的?被貶到E班的人恐怕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和妳往來吧。」

果然友情,是她的硬傷。

「為了我的合理教育,就算妳去了E班,我也不可能因此提升E班的軟硬體資源。即便如此妳還是堅持要去?」

日千子慎重的點了點頭。

理事長看著自己的得意門生,禁不住嘆了口氣。

「沒辦法,學習動機都如此低落了,也不適合讓妳繼續留在A班影響其他同學。妳從三年級開始轉到E班吧。」

「謝謝理事長。」

「但是,和其他學生考進前五十名就能回校本部不同,江夏同學妳只要有任何一次段考掉出全校前三名就得回A班。行嗎?」

「我知道了。」

得到理事長的首肯後,日千子滿意的離開了。

她根本沒料到理事長竟然真的這麼輕易就同意了。

明明自己要去那個「End的E班」的說,還以為他肯定會百般阻撓的,果然還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嗎?

事實上她並沒想錯,日千子走後,理事長辦公室的氣壓變得比平時還要低上許多。

他只是無法拒絕她而已。

看著那般優秀的學生,他實在無法說出拒絕的話,尤其她又長的與自己已逝的妻子如此相似。

叫他如何真正放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