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在路上,許妍甯慢慢地說著剛才發生的事,說自己只是在發呆,結果那群高中女生突然圍上來,問自己是不是變態,再到她抓住那個雙馬尾女孩的手,結果被一個應該是他們的大姐頭給推了一把,再然後就出現了應該是大姐頭男朋友的人,最後小白就出現了。

      「小白你根本就是救世主!」走在許妍甯跟小白後頭的一個同學開口。

      小白回頭瞪了她一眼,說:「你這樣是覺得妍甯被一群高中屁孩欺負嗎?」

      那個同學睜大眼睛,一副「難道不是嗎」的表情,被一旁的同學壓下去。另一個同學開口:「但妍甯竟然有拉住那個高中生教訓她,很猛耶。」

      「這是一定要的吧!都讀到大四了,難道被一群高中屁孩胡鬧還不還手的嗎?」小白越講越氣,整張臉脹得通紅,由於皮膚白,所以顯得像個蘋果一樣。

      「其實我那時候也沒想那麼多,就是白天教訓太多小學生了,下意識就抓住那個高中生的手。」許妍甯答。

      「哈哈哈,這夠狠,把那群高中屁孩形容成小學生。」

      「他們根本連小學生都不如!」小白還是很氣,雙手插在胸前只差頭頂沒有冒煙了,「不行,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怎麼給他們好看啊?」走在他們身後的同學一一提出疑問,但他們的眼裡都閃著星光,看起來對小白的提議感到相當好奇。

      「不要啦,你這樣不就跟他們一樣嗎?」許妍甯看向小白,她可不想再重溫一次那個情況。

      「唉唷妍甯,你放心啦,我們幫你報仇!」

      「沒錯沒錯,打倒小屁孩這種事我最在行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許妍甯扶額,這群大學生大概是被小學生逼瘋了,才會把伎倆實施到高中生身上。

      「所以小白你要怎麼做啊?」一位同學問。

      小白哼哼笑了兩聲,用著邪魅的表情說:「明天就知道了。」

      許妍甯重重的嘆了口氣,明天怎麼樣她可是不管的喔。

      王璋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哥哥坐在沙發上滑手機,嘴角帶著的一抹微笑讓王璋感到新奇,是有什麼好事讓平常不苟言笑的哥哥這麼開心,還是說……是什麼人?

      「回來啦。」王璐朝門口看去,自家弟弟幾乎每天都補習到很晚才回家,「要幫你熱一點吃的嗎?阿姨今天煮了紅酒燉牛肉。」

      「好啊,餓死了。」王璋把書包一把扔在沙發上,然後呈大字型躺下。

      「今天是補化學嗎?」王璐邊開火邊問。

      「嗯,算那一堆化學式我腦袋都快爆了。」一聽到化學這兩個字王璋頓時覺得頭很痛。

      「好好學啊,說不定之後用得到啊。」王璐笑,還在讀高中的時候最討厭的就是化學了,看來兩兄弟一樣啊。

      「哪裡用的到啊,將來不就直接接下爸的公司,根本就不用讀書好不好。」王璋答。

      王璐端著一鍋剛熱好的紅酒燉牛肉來到客廳,再回廚房添了兩碗飯,將一碗遞給王璋以後,挨著他身旁坐下。

      「你也餓啦?」王璋問,看哥哥碗裡的飯還不少呢。

      「等你等餓啦。」王璐笑。

      王璋哼了一聲,這哥哥總是把他當小孩,兩人從小到大幾乎沒吵過架,聽別人說兄弟總是會打架打到見血,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其實不是他們不會起爭執,只是王璐總是太過懂事,事事都讓著他。

      「璋。」王璐開口。

      「嗯?」王璋邊咬著入口即化的牛肉,一邊回應王璐。

      「你真的想接下爸的公司嗎?」

      「因為你不接啊,所以只能由我來接不是嗎?」王璋答得理所當然。

      「你啊,存心要讓我羞愧的是嗎?」王璐嘆了口氣,從小到大事事都順著父母的意,唯有在接管事業這件事,他一直不願意。

      「我沒差啊,我又不像你有想做的事。」王璋答。

      他是真的無所謂,哥哥從小到大都很優秀,幾乎都是全年級第一名,大學也追隨父母到國外讀相關科系,爸媽在外總是樂得很,說自己的大兒子將來肯定能把公司顧好。誰知道,當哥哥從英國回來後,不僅沒有進爸爸的公司,更直接表明不會接下家族事業,想去當安親班老師。

      父母當時當然很生氣,但看到自己大兒子堅定的眼神,再想到他從來沒有違背他們任何的要求,也就只能無奈地答應了。只是父親相當不情願地告訴他:「不想接下這間公司,想去當那個破安親班老師?行,想辦法讓你弟來接,如果他做不到,你也別做了!」

      所以當王璋知道哥哥想法,以及父親的意思以後,便開始認真讀書,哥哥從小到大對他的好,他想用行動來回報,所以儘管也跟爸爸一樣不解哥哥怎麼會想當安親班老師,甚至不是開一間自己的安親班,只是去當一個教書、領薪水的老師,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支持著哥哥。

      「如果你將來找到想做的事了怎麼辦?」王璐認真地問,他不想弟弟的未來葬在他手上。

      「嗯……不知道欸,但目前我是沒有想做的事啊。」王璋答,他還真的想不到,任何比不用費力氣就能有一間公司更好的事。

      王璐嘆了一口氣,說:「如果你真的找到想做的事了,你一定要告訴我,到時候我再幫你跟爸說。」

      王璋答了聲嗯,他其實根本不在乎要做什麼,他只覺得能擁有這樣的物質生活,就是很滿足的事了。他實在無法想像,每天窩在小小的安親班裡,還要面對一群小屁孩,是什麼樣的生活。

      「叮咚!」王璐的手機傳來一聲鈴響,王璐拿起手機看了看,嘴角又露出那抹神秘的微笑。

      王璋再次感到震驚,究竟是誰讓哥哥那麼開心?他偷偷靠近,想看看到底是誰傳來的訊息,不料卻被王璐逮個正著。

      「你幹嘛?」王璐將手機按了一下,畫面變回黑色。

      「沒有啊,想說誰讓你這麼開心。」哼,不看就不看。

      「我看起來很開心嗎?」王璐自己也感到驚訝,他沒想到他情緒表現的那麼明顯,如果連什麼都不在乎的弟弟都發現了,那那個人是否也察覺了呢?

      「開心啊,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咧。」

      王璐雙手捧著自己的臉,幸福的微笑嗎?完蛋了,他今天到底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那個人的,會不會被覺得是變態呢?

      王璋看著哥哥雙手捧著臉露出驚恐的表情,瞬間笑了出來,嘴裡的湯汁噴到王璐手上。

      「喔!噁心!」王璐趕緊拿衛生紙來擦。

      「哈哈哈,抱歉抱歉,就是你那個表情太好笑了。」王璋笑得差點把碗裡的食物都灑出來。

      「欸你小心,灑出來我可不幫你擦。」王璐警告他。

      「是說,為什麼今天有那麼多人站在你旁邊啊?」王璋想起今天遇到的那個女的,她們下樓以後走到哥哥旁邊,還跟哥哥講了幾句話。「是新來的安親班老師嗎?」

      王璐睜大眼睛看著王璋,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怎樣啦?」王璋覺得奇怪,這有什麼好不能說的。

      「你看到啦?」王璐問,她以為王璋看到那個讓他心花怒放的女生了。

      「嗯,對啊,你的新同事嗎?不過也太多人了吧。」王璋努力回想到底有多少人,除了那個女的以外,還有一個來找她的,然後旁邊好像還有四、五個……

      「他們不是我的新同事,他們只是來小學實習的,好像也要協助放學,所以才會在安親班隊伍這邊。」王璐說,「不過不只你看到的那些人,應該還有一些人去大門幫忙那些直接回家的。」

      「小學實習?」今天那個女的去小學實習,卻在小學旁邊的書店看色情雜誌?現在的小學老師也太可怕了吧。

      「嗯,但他們好像不是為了當小學老師才來實習的,他們是電影系的學生。」

      「電影系幹嘛來小學實習啊?」王璋問,他以為電影系就是拍電影,或是去電影公司實習吧。

      「我問了其中一個,她說他們有幾個實習地點的選項,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實習地方,在那邊深入了解,要寫一個拍攝計畫。」

      原來是為了學校拍攝計畫,所以才來小學實習的,雖然王璋孩是覺得很奇特,但對於藝術這種東西,他更是不了解,只好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你跟他們每個都很熟嗎?」王璋問。

      王璐愣了一下,答:「還好,跟幾個比較熟而已。」

      「喔,那你跟一個矮矮的,然後頭髮大概到胸部的女生熟嗎?」

      「你說妍甯?」王璐疑惑,王璋怎麼會認識妍甯,難道他剛剛看到他手機顯示的名稱了?

      王璋想了一下,確實今天來找她的朋友叫她妍甯,答:「嗯,應該是吧。」

      「還可以,怎麼了嗎?」王璐小心翼翼的問,深怕自己的感情太快曝露。

      「沒有啊,她怎麼樣?」王璋裝的若無其事。

      「人很好啊,平常滿安靜的,個性好像也滿善良的。」說道許妍甯,王璐不自覺又露出微笑。

      善良?聽鍾佳欣講起來,那個女生感覺一點都不善良啊,她不是還欺負小彤嗎?

      「嗯,我之前看到她買御飯糰給一個撿資源回收的阿婆,跟她聊天以後也覺得她很有想法。」王璐說,他還記得再次看到許妍甯,然後許妍甯主動跟他打招呼時他有多驚喜。

      買御飯糰給撿資源回收的阿婆?這種事她也做得出來,這人到底是真的善良還是偽善啊。哥哥看起來對那個人很有好感,他可得仔細觀察,不能讓更善良的哥哥被騙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