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是盧娜洛夫古德

        「砰!」巨大的爆炸聲來自一棟形狀像大車一樣的房子裡。在這棟怪異的房子外,有一個小小的花園。鞦韆上坐著一個有著凌亂灰金色及腰長髮的女孩。

        她有著一雙圓潤的模糊大眼睛,看起來沒有任何焦距,身上散發著沉著冷靜卻又有些怪異的氣質,似乎沒有任何事能夠打破她眼中的平靜,就連突如其來的爆炸聲也一樣。

        就像是要驗證剛剛提到的這些特點,女孩在聽到屋子裡的爆炸聲後,淡定的闔上正在看的書,站起身來緩緩走向房子。

        「爸爸,你又在做什麼?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第三次爆炸了。」女孩打開屋子的門,邊說邊慢慢撿起散落在一地的書和文件。

        「喔,盧娜,我在研究這個,麻瓜的電,很神奇不是嗎?」男人帶著燦爛的笑容看向女兒,被爆炸熏得焦黑的手摸著已經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的碎片,沾了一手的灰。

        胡亂的往衣服上一擦,男人從一旁的櫃子上拿起一支小木棍,指向焦黑的碎片。

        「恢復如初。」謝諾菲斯留·洛夫古德揮了揮小木棍。屋子裡的所有東西都漂浮起來,飛回他們原本所在的位子。

        被爆炸的煙霧燻黑的天花板和牆壁也變回原樣。但他原本如同棉花糖一樣的白色的頭髮被熏得焦黑,沒有變回來。就像一朵烏雲一樣。

        盧娜皺著眉拍了拍剛剛撿起來的文件,有些已經被燒毀一半了:「爸爸,這是不是這期唱唱反調的稿子?」

        「喔不,梅林阿!嘶——」洛夫古德先生急急忙忙的要朝盧娜的方向走去,但腳邊卻傳來一陣刺痛。很顯然是剛剛的大爆炸讓他受了傷。

        「家裡沒有白鮮了。」盧娜看了看家中的魔藥庫存,一定是最近的用量太大了,只要每次爆炸,洛夫古德先生就會用掉很多。

        頂著一頭烏云的男人嘆了口氣,揮了揮小木棍讓椅子移到他身邊,接著重重的坐下:「以往這些東西都是你媽媽......」話說到一半,洛夫古德先生就無法再繼續說下去了,他的頭緩緩低下,臉上的落寞顯而易見。

        盧娜走到他的身邊,牽起他的手安慰他。

        「幸好妳什麼都不記得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那樣可怕的場景一定會讓我們盧娜留下陰影的。」洛夫古德先生臉上帶著既失落又慶幸的笑容揉揉盧娜的頭,讓她本就凌亂的頭髮更加凌亂。

        「是的爸爸,我們先處理你的傷口好嗎?」盧娜盯著洛夫古德先生流血的傷口,用一塊乾淨的白布壓住它。藉此轉移話題,她的確什麼都不記得,準確的來說,是什麼都不知道。

        幾個月前,盧娜的媽媽在進行咒語實驗的時候發生意外。很不幸的,她的媽媽在這場災難中死亡了,而在旁邊目睹並被波及到的盧娜也暈了過去。

        醒來之後,名為盧娜·洛夫古德這具身體裡面的芯子就換了個人。

        一開始知道穿越後她只是有點崩潰,在知道這是哈利波特的世界後,她更崩潰了!

        雖然她是很喜歡哈利波特的小說沒錯,也因為這樣看了一堆同人文。但身為一個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她真的不想體驗戰爭啊!

        梅林跟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看!我連掛在嘴邊的口頭禪都從神變成了梅林。那時的新•盧娜•洛夫古德,看似平靜地躺在聖芒戈的床上,但心裡卻在默默的哭泣。

        更悲慘的是,身為一個穿越者,她並沒有很幸運的獲得類似原身的記憶這種一般穿越者都會擁有的基本配備,就連英文能力也沒有。

        她醒來後連英文都說得刻刻絆絆的,就像一個原本說習慣中文的人突然到了國外會有的情況---聽讀寫都還不錯,但口語就很糟。對,說的就說她自己。

        但這一切都自動被洛夫古德先生歸納為驚嚇過度的後遺症。感謝洛夫古德先生為她被問東問西後當機的腦袋找了一個十分完美的理由。

        在接受了穿越的事實後,一切都漸漸的上了正規,值得慶幸的是,她的英文能力還沒還給老師,因此她的英文口說順利變得流利起來,也慢慢的習慣了他古怪的爸爸———洛夫古德先生。

        她可以理解為什麼盧娜在去霍格沃茨上學後會被叫瘋姑娘盧娜了,因為爸爸也很瘋。新任盧娜沒見過媽媽,所以不確定媽媽是不是也一樣,但她相信物以類聚這個道理。

        事實證明,家庭對於一個孩子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巫師的教育中沒有幼稚園和國小的制度。嗯……說不定她現在也變得怪怪的?畢竟對於爆炸這類不尋常的事件,她現在也能夠做到視若無睹了。

        「盧娜?盧娜?」洛夫古德先生的手在盧娜銀灰色的眼睛前揮了揮。

        盧娜回過神來,聽著因受傷而無法走路的洛夫古德先生交代她去鄰居家問問看有沒有白鮮:「你可以嗎盧娜?你才十歲,還太小了……」

        很顯然魔法界保護小巫師的理念非常根深蒂固,洛夫古德先生拉著準備出門的盧娜已經說了不下十次叮嚀的話。

        再三保證她一定可以後,盧娜終於踏出了家門,照著剛剛畫的地圖來到村子的南邊,看到一棟歪歪扭扭的房子,門口的門牌寫著陋居。沒錯,就是這裡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