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童沁茉的必然(一)

    傾倒的高大櫃子、滿地雜亂的厚重書籍,還有躺在那狼藉之處一動也不動的──

    「……到底哪一個才是不穩的……」

    趁著囉嗦的傢伙去洗手間,童沁茉丟下仍繼續討論高一作業的兩個朋友,獨自尋找造成腦內畫面的元兇。她按著微疼的太陽穴,不死心地一一檢查學校圖書館每架書櫃,目前看下來都完好無缺,毫無可疑點。

    「哈囉,同學,那邊有空位可以坐喔。」童沁茉向站著閱讀的學生搭話,對方雖然被嚇到,仍木訥地點頭,聽從了好心建議。

    目送最後一位閒雜人等離開櫃子區,她忍不住蹲下來長嘆。

    因為她實在想不到除了老舊以外的可能性啊!圖書館兩年前才剛整新過耶!還是說,莫非並不是自然,而是人為……

    「妳不舒服嗎?」一道影子覆蓋過她,再加上那耳熟的磁性嗓音幾分鐘前還教過她不少題目,不用抬頭都知道是誰了,但重點不是這個!

    「道順!危險!」

    長久以來象徵著警告的黃光此時在眼前一閃而過,童沁茉毫不猶豫地往前撲。

    與她的動作同步的是背後轟隆隆地倒了一排接著一排的書櫃們,空氣中頓時揚起一片壯觀塵埃。

    巨響不久便引來尚未離校的眾多師生關注。

    「你們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本來在整理補習班筆記的許嘉涵第一時間擠開人群,衝上前關心朋友們,她連忙扶起壓在余道順上方的童沁茉。

    「我沒事!道順你呢?」比起自己,她更擔心的是有無趕上……

    「……除了背有點痛,其他還好。」

    童沁茉確認對方的身體真的無大礙,如釋重負地鬆口氣,這下能夠暫時安心了,因為──

    根據她的預知,其實余道順會在這場意外中骨折。

    她自小六出一場車禍後,就擁有了這股不科學的力量,只可惜即便知曉事故結果,卻無法事先得知發生原因,無從防範起。

    「對不起!我們沒想到會這樣!」遠處兩名穿著志工背心的學生臉色蒼白地不停道歉,聲稱都是為了將書本硬塞到櫃子最上層,結果扶椅子的同學卻因灰塵打噴嚏,手抖導致墊腳於椅子上的夥伴重心不穩,直接趴倒書櫃。

    聽到原委的許嘉涵皺起眉頭,正打算說點什麼的時候,注意到門外圍觀者中某個徘徊的人影,她立刻揮手:「知齊!這裡!」

    「你們又遇上什麼了?」明顯是趕回來的任知齊擦掉額頭上的汗水,無奈地問。

    許嘉涵不待被捲入的兩人開口,搶先一五一十地解釋,最後還沒好氣地碎碎念這回「也」疑似不小心釀災。

    聞言,任知齊視線移至正偷偷縮到余道順後方的童沁茉,不過下一秒,他反倒是先拍了前者的肩膀:「沒事就好。」

    「嗯。」余道順習以為常地聳肩。

    「那你跟嘉涵待會先去補習班吧,我剛遇見社長,他找我和童沁茉。」看出對方有些遲疑,任知齊加重按肩力道並給予肯定的眼神。

    領會其中意思的余道順這才頷首。

    「呃,社長找幹部有事嗎?」童沁茉安分地被加速拽著離開圖書館,卻發現目的地不是預想中的急救社社辦。「為什麼要來保健室?」

    任知齊握緊拳頭又鬆開,試圖讓自己不太咬牙切齒,「妳再忍啊,道順遲早會注意到。」

    「……」她以為她藏得算好了,何況左腳踝剛剛並沒多痛……只有微疼。

    「拜託妳好自為之行嗎?每次有傷就想掩飾,難不成打算等哪天舊傷復發再復健?」向忙著照護其他同學的義工阿姨打過招呼,任知齊從櫃內取出生理食鹽水、優碘等醫療用品。童沁茉看到他所選擇,才察覺自己的白襪已染上醒目的顏色。

    「道順到底說了多少……」學校中除了小學同學的他和特別知會過的老師之外,沒人曉得她曾經長期復健的事。

    「他沒隱瞞過我們。」

    ……言下之意為信任度百分百,很好。

    前方這位屈膝為她處理傷勢的任老媽子、以及方才絲毫不隱藏擔憂的許書呆子,老實說,童沁茉沒想過會與他們結識,甚至相處至今整整一年以上。

    她國中定期與道順聯絡時從未聽聞這兩人,直到高中開學典禮重逢,他才介紹他們是一起補習三年的好朋友。憶起當時,初次見面的嘉涵就十分熱情,相對地,任知齊就有多冷淡,極大的溫差使她印象非常深刻。

    不知該不該佩服時間可以催化一切未知數,就算只有嘉涵在隔壁班,不知不覺間大家還是會一起行動。

    或許是他們三人之間存在著補習班產生的牽絆,而她,與兩個男生同班還神奇的同社團……更正,並非神奇,她本來就是追著道順參加的。

    不過想再多,她仍心知肚明真正維繫住他們四人的主因──

    「聽說今天五班烹飪課余道順那組差點失火耶,如果不是及時關瓦斯,搞不好在場人都沒命了。」

    「哦哦我也有聽說!而且昨天他經過中庭造成植物自動澆水器失靈呢,被潑了一身濕,那個衰人的運氣不愧是出名地背。」

    「真遺憾他明明聰明又顏值高,絕對不乏倒追的人。」

    「沒辦法,誰都不想被颱風尾掃到呀,傳聞說他衰將近四年耶……呃!阿姨!不、不好意思她好像有點發燒!」

    兩個女學生一進入保健室就忘記關門順便關上八卦的嘴,若不是其中一位與童沁茉對上眼,想必會在等待義工有空時繼續惱人的嘰嘰喳喳。

    「最好燒死……唔!」童沁茉來不及憤慨,就遭任知齊捏臉頰:「別多嘴。」

    憑什麼不能詛咒幾句!幾個字也好!

    烹飪課都是她不小心手滑放太多油、余道順剛好掌廚才冒大火害食物黑炭化,最後是去別組借調味料歸來的任知齊緊急關掉瓦斯,得以避開二度危險;至於濕身,那是前往操場的中途,她預知會有東西砸下來而找藉口繞到中庭,豈料澆水器故障,於是許多學生目睹她倆逃離中庭。

    「妳再氣,也改不了事實。」

    沒錯,但她超不爽那些怕受到波及的人有種避之唯恐不及、還沒良心地在背後嚼舌根!

    室外運動社團喧囂與遠觀、隨著重力刷出存在感的球體彈落一旁,還有一手壓後腦並單膝跪地的──

    「痛!」預知總是突兀地到來,宛如一根粗針不客氣地狠狠刺進童沁茉大腦。

    她想她永遠無法習慣這異樣感。

    「哪裡?」正在填寫傷患資料的任知齊聞聲,立刻放下筆,「哪裡痛?……妳在幹嘛?」

    童沁茉沒空理會,焦急地掏出口袋中的手機尋找聯絡人,她必須趕在警告的黃光或嚴重的紅光跑出來之前阻止那畫面。

    「喂,妳哪裡痛啦?不要又忍耐了。」任知齊不甘被無視,抽走手機。

    「白癡!還給我!」眼見搶不回來,童沁茉乾脆踢了對方的小腿,再劈手奪回,可是好不容易撥通後,黃光卻來得比以往還快,聽筒傳來劇烈碰撞聲響跟細微呻吟,外加有段距離的女性尖叫,然後……嘟嘟嘟,就沒有然後了。

    如預料般,剛離開圖書館的兩位朋友不久便現身保健室,四人再次齊聚。

    「他被排球砸到頭……」許嘉涵苦笑道。

    看著到訪的傷兵常客,義工阿姨一臉「又來了」地遞上冰袋,彷彿都在考慮是否該頒全勤獎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