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3 乖調的青春

     

      ——「簡姿姍,夠了吧。」

     

      我真的受夠了這個地方。

      怎麼,是趙宇楊的火山已經噴不出岩漿了,所以打算換藍天寧這座冰山害我沈船嗎?

      我緊抿著唇,手裡的拳頭握緊了又放下。

      無處發洩,我轉而怒瞪著他。

      「怎麼又是我?藍天寧,你一個寫歌的人還成了聾子了是吧?剛剛大吼大叫的分明不只我一個。」

      「妳也承認妳大吼大叫了。」面對著我怒火中燒的目光,藍天寧眼底仍舊是波瀾不驚。「而且妳是這次爭吵的中心,何況妳也沒必要跟他們吵。」

      我扯動了一邊的嘴角。      

      「我沒必要?所以我就該心平氣和地任這群人的髒嘴宰割?」

      他平靜地反問:「那妳既然覺得妳自己是正確的,所以妳還要跟他們爭什麼?」

     

      我緊緊抓著裙擺。知道嗎,在被不公平對待、情緒激動的時候,最讓妳感覺難堪的,從來都不是那些和妳一樣隨時都會爆發的人。

      而是在妳情緒最激昂的時候,態度依舊可以不溫不火,將妳顯得跟無理取鬧沒兩樣的那種人。

     

      「但他們都已經點起了硝煙……我難道還要心平氣和地放下我的盾牌,在暴風圈的中心坐以待斃?」

      「我並沒有說妳不能為那些誤會解釋。」這時候,與我距離算接近的,只有藍天寧一人。我眼眶含著露水一樣稀少的淚珠,也許只有他看見。「但妳保護自己的『盾牌』,怎麼會是把自己變得跟『造謠者』一樣狼狽?」

      「我哪裡——」

     

      在我回想著藍天寧剛才說的話,思考要怎麼回嘴的時候,我停住了。

      他所使用的詞彙是——「造謠者」。

      所以,他其實算是相信我的少數人?

      儘管這個場合他卻把矛頭指向我?

     

      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藍天寧就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回身就走了。

      趙宇楊跟在他身後,向所有高一宣布成發後學長姐們有事情要宣布,要我們趕快過去學長姐那裡。

      我知道,那是我們熱音社要正式地交接了。

      ……只不過,說真的,結果都很明白了吧。

     

      咬著牙。滿腦子都是要趕快從這個地方解脫,馬上就退團退社甚至退學也可以的我,不得不在這時候從眾挪動腳步,途中還得和棉花、豆腐、年糕三個塑料無腦姊妹花,保持相當的距離。

     

      毫無意外地,當現任社長念出下屆社長的名字時,那三字名就如我們所有人所想,正是藍天寧。

      雖然我剛剛跟他鬧得不太愉快,但他既說誤會、又說造謠者的……我實在不懂他的立場是什麼。如果他真的是相信我的那方,那剛剛他抨擊豆腐腦那三個人就好了,為什麼要把焦點放到我身上?

      我的腦袋簡直就要打結了。

     

      然而,更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還在之後。而且肇事主同樣是藍天寧。

     

      我們之所以都猜測,趙宇楊是我們下屆的副社長,原因正是因為只有「社長」一職是學長姐們選的,而包括「副社長」在內的其他所有職位,全部都由新任社長來決定。

      社長當然是藍天寧,而藍天寧會選的人,就肯定會是跟他一動一靜、一熱一冷,搭配得最有默契的趙宇楊啊——

     

      但事實卻證明,可能連跟他最有默契的趙宇楊,都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藍天寧的視線死死地「釘」在我身上,那毫不遲疑的目光用力得就像是我剛剛才抄襲他的創作賺了一大筆版權費。

      我聽見了他這麼說:

     

      「副社長簡姿姍,陪我一起迎接新生吧。」

     

     

      什麼?

      我手指了指自己,張大的嘴就彷彿在向他反覆詢問:

      「我?簡姿姍?副社長?」

     

      他這個決定,引起台下眾人的一片譁然。

      乖調魅影的其他幾人都傻了,連學長姐們都尷尬地朝當事人們瞧了過去。

      全場唯一一個面無波瀾的,只有做出最最——最腦衝行為的藍天寧。

     

     

      而最快做出反應的,不是趙宇楊,不是學長姐,也不是我,而是豆腐腦那三人。

     

      「藍天寧,你認真?」

      藍天寧對著她們,挑了下眉。

      「懷疑?」

     

      對,懷疑!

      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都一隻腳跨出這個社團了,你幹什麼又把我拉回來?

     

      我馬上開口回應他,「欸不對,藍天寧,你到底在想什麼,我現在更想離開這——」

      他打斷我:「妳懷疑妳沒資格勝任?」

      「第一,妳的確能唱;第二,妳在校內有知名度;第三,妳才高一,就已經跟著負責公關的學長姐一起跑流程。」

      他直勾勾地盯向我,「妳給我一個妳不適任的理由,我就放妳走。」

      那句四個字的「我想退社」,此時此刻,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我抿著唇,目光在藍天寧跟其他人之間來回掃著,怎麼樣也都分不清現在是什麼局勢。

     

      他說的沒錯,我當初被稱作熱音新門面,除了臉蛋的關係,也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很多人喜歡我唱歌。我自己也挺喜歡我的這一面的。

      而公關的部分,也因為其他校的人有聽說過我,學姊有次問我要不要跟,我也就一起過去和他校的人交涉,也因此多認識了很多外校的人。

      藍天寧說的話一字不假,但套用在此時已經沒有任何好評的我身上,是怎麼看,怎麼都覺得奇怪。

     

      她不走,那就我們走——在藍天寧表現出他對這個決定的堅定之後,我樂團的其他三個樂手,通通頭也不回地,就這樣子離開了。

     

      這樣子我更難堪了。

      我若留下來,就會變成一人樂團。我若走了,卻又看起來跟她們像是同一夥的。

     

      這簡直不能再更尷尬。

     

      「藍天寧……你確定不去留住她們?」我聲音越來越小地說著。

      「妳想留?還是妳想走?」他朝我走過來,我簡直快被這個人逼瘋了。「但她們已經先走了,還是妳想跟著?妳如果願意跟她們,那我就清楚妳不適任的理由是什麼了。」

     

      我有千千萬萬個我不適任的理由。

      但我卻無法走開。

     

      我真的想離開這裡嗎?還是只是因為一時的衝動?

     

      我還記得國中第一次以熱音社主唱的身份,在校內公開演出的時候。

      那時候台下的人們,看著我時,眼裡的欣羨終於不僅是因為我漂亮,而是因為他們真的欣賞、真的在聆聽過後還是很喜歡我的歌聲,還有其他所有我的表現。

      也是因為在展露出自己的這一方面之後,許多人談起簡姿姍,除了漂亮以外,還多出了很多、很多的形容詞。

      正向、樂觀、開朗、認真、有表演天賦,當然,個性太衝動那種不算太正面的形容詞也多少還是會有,但在前述那幾個形容詞的光芒之下,就只是瑕不掩瑜的存在而已,從來都不會被放大。

     

      而我剛剛,似乎是因為自己的缺點被放大、被曲解了,而想丟棄那些曾經真正讓我快樂過的?

     

      我愣愣地望向藍天寧,一時之間失去了所有可說的字句。

     

      「妳加入乖調魅影吧,主唱給妳,我就專職吉他。」

      我支支吾吾,「不會吧……你……」

      「我放棄過比這還要更大的。」我難得看見他這個人,講話時用起了手勢。用食指和大拇指捏出了一個小小的宇宙,「這才這麼一——點點而已。」

      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他為什麼將副社長的職位交給我,又犧牲了自己的主唱位置?

      「你……憐憫我?所以想幫助我?」

      「都不是。」

      「那你……」我已經搞不清楚他的動機了。

      「我只是選擇相信妳。」他徐徐說道,「而我也信任我自己不會賭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