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2 做我的神使

      坐在腳踏車後座的樂瑤不時注意著周遭,那個人應該沒跟上來了吧?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樂瑤。」蕭湘的一句話令她回了神。

      「我怎麼會知道,但剛剛就真的看見一個男生,他是飄著的!」

      「飄著?不會是妳眼花吧?」

      「不可能!」

      「還是說,他是特技演員?」蕭湘開始猜測。

      「在那種地方怎麼吊鋼絲啊?」

      「要不就是妳產生幻覺了?要不要帶妳去精神科看一下?」蕭湘語氣關切,不像開玩笑。

      「我真沒病!」樂瑤氣惱地哼聲。

      「那妳說說,他長什麼樣子,多大歲數?」蕭湘倒也有耐心。

      「跟我們差不多大,長得嘛,勉強能看吧⋯⋯」樂瑤回憶當時的情景,一張俊臉在她面前陡然放大,她連忙甩了甩頭,要把這驚悚場景忘掉。

      「妳也說得具體一點,怎樣叫勉強能看?」蕭湘追問。

      「就是乾乾淨淨、皮膚白、眼睛大、鼻梁挺,長得一副好學生的模樣。」樂瑤順著她的意仔細描述了一番。

      「聽妳這形容,我更懷疑妳妄想症發作,看見自己的夢中情人了。」

      「蕭!湘!」樂瑤毫不留情打了蕭湘一下。「我什麼時候有夢中情人?」

      「欸欸欸,妳現在可是在我車上,安份點,想翻車嗎?」蕭湘好不容易穩住差點偏離正軌的腳踏車,揚聲警告。

      「妳還敢說,為什麼這麼晚才出現?我差點就被林凱超逮著了!」被這麼一鬧騰都快忘了正事,質問蕭湘是必須的。

      「我還沒機會跟妳解釋呢,我的腳踏車不知道被哪個沒水準的人拖出來,被警衛當違停吊走了,跑了好多程序才把車要回來。」蕭湘沒好氣道。

      「怎麼偏偏就今天被拖吊?」聽了蕭湘的遭遇,樂瑤有些同情,氣也消了一半。

      「拿了車我就馬上趕來了,還好妳沒事。欸,結果妳是怎麼擺脫林凱超的?」蕭湘好奇道。

      「就⋯⋯他們突然被一隻竹掃把絆倒,又突然傳來教官的哨聲,就把他們嚇跑了。」樂瑤把這莫名其妙的過程回憶了一遍。

      「教官真的在那?」蕭湘驚道。

      「沒有,沒看到人。我也覺得奇怪,走過去看竹掃把的時候,就看到了⋯⋯那個鬼。」樂瑤說得小小聲的,彷彿被聽到會遭天打雷劈。

      「這樣說來,還是那個鬼幫妳的?」蕭湘推測。

      「我不知道,我一開始也是這樣認為,但是他說的話都很奇怪,還說什麼他是神明見習生,要我收留他⋯⋯妳憑良心講,像不像神經病說的話?」

      蕭湘點頭。「嗯,是蠻像的。我看我得去廟裡幫妳求個護身符帶著,不然妳的安危我不放心。」

      樂瑤也認同。「找個時間我們一起去廟裡吧,最近遇到太多奇怪的事了。」

      又騎了一會兒,蕭湘順利將樂瑤送到家門口。夕陽將要隱沒,橙紅的霞光隨著日落逐漸收攏。

      「謝啦,辛苦妳了,趕緊回去吧。」樂瑤對蕭湘揮了揮手。

      「欸對了,妳打算怎麼處理林凱超?」蕭湘忽然想起這件要事。

      樂瑤失笑。「我還能把他怎樣?妳這問法會讓人誤會我做黑的。」

      「妳不怕他再找妳麻煩?我擔心呀。」蕭湘峨眉輕蹙。

      「我又沒真和他在一起,再說了他也是個花心種,估計過幾天就把我給忘了。等我先湊齊了還債的錢,欠的再想辦法打工還他。」樂瑤說出她的打算。

      「妳說這林凱超,不也是個富家子弟嗎?為了五萬塊計較成這樣像什麼話?」提到林凱超,蕭湘就來氣,眉頭皺得更緊。

      「好了妳別氣了,五萬也是錢,我欠他這是事實嘛。不說了,先上去了。」樂瑤比了比樓上。

      「嗯,明天見。」

      今天發生了太多耗費體力的事,樂瑤只覺雙腳無力,費了比平常還大的勁才爬到三樓。進了家門,她習慣性地喊聲:「我回來了。」

      家裡燈沒開,估計她媽又出去和那些朋友廝混,希望不是去打牌才好,這債坑是越來越大洞了。

      「妳回來啦。」樂瑤轉身關門時,忽然聽見這麼一聲回應。

      她們家一向只有她和媽媽二人,此刻樂瑤面對著門板,彷彿石化定格,又像生鏽的發條,一格一格僵硬地轉過頭去。

      視野終於能瞧見沙發時,上頭那人輕鬆自在地朝她打了招呼:「嗨。」

      「怎麼又是你?!」樂瑤崩潰吶喊,聽得出哭腔。

      「我不是請妳收留我嗎?」東方杫說得理所當然。

      「我沒答應啊!」有沒有在聽人說話!

      東方杫又「飄」到她面前。「那妳現在要答應了嗎?」

      「不要!堅決不要!」樂瑤朝他吼道。

      「欸——」東方杫刻意拉長音,還擺出失望的表情。「難道妳忍心看一個少年流浪街頭、整天待在不見天日的巷弄裡,而且還是妳的救命恩人?嗯?」

      這話將樂瑤堵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她沈默了幾秒,吁了口大氣:「你到底纏著我幹嘛?我只是一介平凡女子,幫不上你什麼忙的,你就放過我吧,拜託了。」

      樂瑤雙手合十,闔眼乞求著。

      「我沒說要妳幫我什麼忙,我只是要妳讓我住在這而已。」東方杫鄭重地解釋。

      「那更不行!怎麼能讓一個鬼住我家?」樂瑤睜開雙眼,快速否決。

      東方杫笑了出來。「妳到現在還覺得我是鬼啊?我說了,我是神明見習生。」

      樂瑤快速打量了他一番。這傢伙看起來的確不太可怕,又這麼堅持自己是神,難道是真的?

      「你說你是神明,你要怎麼證明?」

      「這個嘛⋯⋯」東方杫忽然拉起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你、你幹什麼!」被這不知神還鬼的東西觸碰,樂瑤只覺緊張萬分。

      「首先,妳碰得到我。一般的鬼妳是碰不到的。」東方杫注視著她的雙眼,神情認真。

      「我我我我知道了,你快放開我!」她驚慌地說道。

      東方杫鬆手後,樂瑤這才鬆了口氣,情緒平復下來,又看著自己方才觸摸到對方的手。也是因為她碰得到他,一開始才會認為他是人類。

      思及此,樂瑤覺得奇怪。「那為什麼蕭湘看不見你?」

      「我法力不夠,沒化成肉身,照理來講沒人看得見我,但妳是例外。所以我才來找妳。」東方杫手插口袋,一派輕鬆道。「至於妳碰得到我是因為我想讓妳碰,其他人也是不行的。」

      我能不要嗎⋯⋯樂瑤在心中想。

      「再說,妳之前有看見鬼的經驗嗎?」東方杫問。

      樂瑤搖頭。「沒有。」

      「那就對了,妳看不見鬼。不然那邊就有一隻,妳也沒發現。」東方杫朝某個角落隨意一指。

      「什麼?哪裡?真的假的?」樂瑤全身都緊繃起來,警戒地東張西望。

      「假的。」

      「⋯⋯」

      「跟妳開玩笑的,我在這,他們不敢來這裡。」東方杫神情波瀾不驚,不像在亂說。「現在信我了嗎?」

      樂瑤手扶下巴,盯著東方杫的臉沉思了好一會兒。

      「妳在想什麼?」他終於忍不住問。

      「既然你是神仙,想去哪裡不能去,為何非要留在我這不可?應該不是只有找住處這麼簡單吧?」樂瑤說出心中疑惑。

      東方杫聞言,揚起嘴角。「妳果然挺聰明的。」

      他轉過身,背對著她緩緩飄了一段距離。「沒錯,我要妳收留我,其實就是——」

      「要妳做我的神使。」他回過頭,笑得愜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