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她的救命恩人

      放學時間,夕陽斜照,學生陸陸續續離開校園,三五成群談天,或許各自有其他行程,此時卻仍是悠閒愜意的光景。

      腰側的書包上下晃動,樂瑤在學生人群中穿梭,飛快地跑著,不時撞到人,可她無暇顧及其他。

      「拜託你們別再追啦,我小時候參加過田徑隊的!」好不容易穿越校門前擁擠的人潮,樂瑤一邊使出媲美短跑選手的高速奔馳,一邊哀求道。

      「那妳就別跑啊,搞得好像我們欺負妳似的!」林凱超與他的小跟班在後頭奮力追趕,那名小跟班如是說道。

      「你們找我討錢,我不跑行嗎?」樂瑤崩潰喊道。

      「妳還敢說!妳連我的錢都敢騙,沒看過像妳這麼不要臉的女人!」林凱超氣憤地伸手指著她,大肆謾罵著。

      「你這人真的莫名其妙,我有說騙嗎?不是說之後會找機會還你的嗎?」她是真覺得冤枉。

      「哼,妳找別的男人要錢被我抓到,現在還想騙我,我才不會上當!」

      「就是說啊,妳對我們老大騙財騙色,太下流了!」

      樂瑤聽了,忍不住要翻一個白眼。「你們老大哪有色可騙啊⋯⋯」

      「妳說什麼!」林凱超這下更是火冒三丈,腳步邁得更開,誓死追上樂瑤。

      樂瑤估算著路程,不遠處就是一條小巷,她和蕭湘約好在巷子口會合,只要穿過小巷,就能搭上蕭湘的腳踏車,甩掉這兩個纏人的傢伙。

      還好她事先留了這一手,算到林凱超很可能會在她和周俊哲見面時來找她算帳,所以先叫蕭湘在老地方待命,也就是她最常用的「逃跑Plan   B」。

      這林凱超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她都跟他說過她媽媽的狀況了,也是他自願借她錢的,現在她只不過向另一個人借錢,林凱超就一口咬定當初她接近自己,只是為了騙財騙色。

      瞧他發現她和周俊哲借錢時,臉上那副大受打擊的模樣,彷彿遭人背叛似的,可她根本還沒答應他的追求。所以說不講理的人不能惹啊。

      樂瑤拐進巷內,林凱超和跟班自然也追進去了。

      巷子本就不寬,旁邊又堆了不少紙箱等雜物,不甚好跑。但最後一里路,樂瑤更是加快腳步,以免前功盡棄。

      只是她朝前方看,覺得有些不對勁,巷口怎麼空空如也,沒看見蕭湘的身影?

      「妳別跑!」林凱超的聲音逐漸逼近,這下慘了,要是蕭湘沒出現,她也沒體力再跑了,肯定被逮著的!

      懊惱了一瞬,她便聽見身後傳來兩個人雙雙仆街倒地的聲響,以及吃痛的叫喊。

      「啊!可惡,什麼東西⋯⋯」林凱超啐了一口。

      機會來了!樂瑤連回頭的時間也沒有,埋著頭往前衝,然而下一秒前方便傳來尖銳的哨聲,令她停下了腳步。

      「老大,這是不是教官來了?你剛剛揍了周俊哲一拳,是不是他去告狀啊,這下怎麼辦?」跟班擔心地問。

      「廢話少說,快走啊!」林凱超狼狽地從地上爬起,拽著他的跟班就往反方向跑走了。

      樂瑤回頭望見這副景象,鬆了一口氣,原先緊繃的神經霎時放鬆下來,頓覺自己全身都要沒力了。

      再看巷子口,仍不見蕭湘的人影,更沒有所謂的教官。剛剛那陣哨音是怎麼回事?

      地上橫著一隻竹掃把,看來是它絆倒林凱超他們的。樂瑤滿懷感恩的心往回走了幾步,卻赫然發現牆邊的紙箱堆上方坐了個人,方才跑得太專心居然沒看見。

      樂瑤迎上前去:「剛剛是你放的竹掃把嗎?」

      仔細一看,也是個約莫十六七歲的男生,穿著白襯衫黑長褲,看不出哪間學校的,盤腿坐在紙箱堆上,氣定神閒的模樣。但引人注目的,是他肩頭居然站著一隻小白兔。

      那少年聽見樂瑤問話,抬頭看了她一眼,又左右張望了一番,並未回話,而是露出疑惑的神情。

      樂瑤見狀更是不解:「怎麼了嗎?」

      對方終於和她對上眼,指著自己,確認似的問:「妳在跟我說話嗎?」

      「對啊,不然這裡還有別人嗎?」樂瑤也學他左右看了看。

      只見他愣盯著自己一會兒,隨後笑逐顏開,彷彿遇上什麼天大的喜事,笑得燦爛:「妳看得到我?真的看得到我?太好了!」

      等等,現在什麼情況?

      少年從紙箱堆上跳了下來,湊到樂瑤面前問:「妳叫什麼名字?」

      「我幹嘛告訴你我叫什麼名字啊?」樂瑤雙手握著書包揹帶,後退了一步,有些戒備。

      少年偏過頭嘆了口氣,略顯無奈。「好歹我也算是救了妳一次,問妳的姓名作為報答,不為過吧?現在的人都這麼忘恩負義嗎?」

      他說完又瞧回樂瑤的臉。雖然這人長著一副俊逸的外表,雙眸清澈,白淨有書卷氣,但他卻散發出一種乖張的氣息,讓人覺著他佔上風。

      「⋯⋯樂瑤。」樂瑤心不甘情不願地道出自己的姓名。

      只見少年又盯了她半晌,下一秒冷不防握住她的雙手,一字一句鄭重地道:「樂瑤,請收留我吧!」

      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把她嚇得魂都快飛了。

      「收⋯⋯收收收收留?」這人是怎麼回事?

      「對!」此刻的少年一臉認真,似乎幹勁十足,目光炯炯有神,卻更令人匪夷所思。

      樂瑤愣了愣,連忙抽回手,退到牆邊。「你到底在胡說什麼?」

      完了,該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仔細想想,會坐在偏僻小巷的廢棄紙箱堆上,真的挺有問題的。

      樂瑤挪動腳步想開溜,卻聽得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杫大人,你這樣會嚇到她的。」

      誰?誰在說話?

      少年轉頭看向右肩上的小白兔,對著牠問:「是嗎?那我該怎麼辦?」

      居然對著兔子說話?果然腦子有問題⋯⋯

      「還是先向她解釋⋯⋯」

      等等,兔子真的在說話?!

      「啊!會、會說話的兔子!」樂瑤一手摀住嘴、一手指著小白兔,高聲驚呼。

      「玲玲,妳看,妳說話才嚇到她的。」少年見狀,又轉頭對小白兔道,小白兔也歉疚地垂下雙耳。

      玲玲?

      少年看向樂瑤,換上一個討好的笑容,舉起雙手安撫道:「別緊張、別緊張。我先自我介紹吧,我叫東方杫,是一位神明——」

      他刻意頓了會兒才道出後話:「見習生。」

      「蛤?哪有那種東西?」樂瑤皺眉。

      「簡單來說,就是還沒成神。被老頭子派來人間做任務,也沒個落腳的地方,這幾天一直待在這,快悶死我了。」他伸了個懶腰,話鋒一轉,笑臉盈盈:「終於被我等到一個看得見我的人,這就是緣分啊。」

      樂瑤注視著那張看似單純無害的笑臉,覺著一切都太過詭異,甩甩頭,擺了擺手。「夠了夠了,你這人從剛才到現在沒一處正常,你說的話我是不會信的,我走了,你別纏著我。」說完轉身就朝巷口走。

      走了幾步,一張臉倏然在她面前放大。「真的不信嗎?」

      「啊!」樂瑤嚇了一跳,向後踉蹌,東方杫立刻抓住她的手,將她拉了回來。

      「那要怎樣才能讓妳相信呢?」東方杫揚起嘴角,露出饒富興味的笑容。

      他如此貼近的臉令樂瑤有些心慌,反射動作低下頭,不低頭還好,一低頭才發現他的雙腳是⋯⋯懸空的。

      懸!空!的!

      他是用飄過來的!

      「啊——」樂瑤放聲尖叫,立刻摀起耳朵蹲在地上,瑟縮成一團。「拜託別來找我,我沒做什麼虧心事,別來找我⋯⋯」

      「⋯⋯」東方杫沒預料到她會是這種反應,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樂瑤!抱歉來晚了,妳沒事吧?」一陣清亮的女聲從巷子口傳來,東方杫回頭一看,又是另一個穿著同樣制服、留著短髮的少女。

      聽見蕭湘的聲音,樂瑤瑟瑟抬起頭,看見在餘暉照拂的巷口,蕭湘的身影襯著光,宛如救星降臨一般,對她高揮著手。

      她以最快的速度起身,幾乎像是瞬間移動般朝蕭湘衝過去,躲在她背後。

      「妳怎麼啦?」蕭湘莫名所以。

      「我⋯⋯我好像遇、遇到鬼了⋯⋯」樂瑤緊揪著蕭湘的制服,瑟瑟發抖。

      「遇到鬼?」蕭湘的音頻和分貝同時高了起來。「在哪裡啊?」

      樂瑤頭也不敢抬,只是伸出一隻手指著前方。「就是那啊,妳沒看見嗎?」

      蕭湘看著除了雜物堆什麼也沒有的巷內,有些好笑:「沒有,真的什麼都沒看見。」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只有我看得見他?」樂瑤慢慢收回手,正疑惑之際,耳邊幽幽傳來一道嗓音,似在說悄悄話般對她低語:「現在不在那了,在這。」

      樂瑤偏頭一看,東方杫就在距離她不到十公分處,接近得無聲無息。

      「啊——」樂瑤渾身冒雞皮疙瘩,差點沒嚇暈。

      「啊!」這一突如其來的喊,連蕭湘也被她嚇著了,打了個十足激靈。「妳別突然鬼吼鬼叫,是要嚇死誰啊!」

      東方杫瞧著她的反應,覺著特別有趣,忍不住笑了起來。

      樂瑤忽然猛拍打著蕭湘的背。「蕭湘,快走,快帶我離開這,快!」

      「哎好好好,上車吧。」蕭湘忙牽來她的腳踏車,而樂瑤自始至終緊抓著她的後背不放,跟著跨上了後座。

      「快!走吧!」樂瑤繼續拍著她的背催促道,彷彿在策馬。

      「妳這是怎麼了,以前也沒聽說妳能看見鬼⋯⋯」蕭湘邊說邊騎著腳踏車揚長而去,留下待在原地看著她們離去的東方杫。

      人都快看不見了,東方杫依然注視著同樣的方向,神情似笑非笑,彷彿在計劃著什麼有趣的事。

      「杫大人,她們已經走了,現在怎麼辦?」玲玲站在他肩頭和他一塊兒眺望遠方,問道。

      東方杫聞聲,側頭瞧她,並未答話,僅是擒起一抹悠然微笑。

-

玲玲OS:好像明白了什麼(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