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幾分鐘過後,那個瘦弱的身軀停止了顫抖,但我想她不是不難過了,而是抓回自制力了。

      對這個女孩而言,要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掏心掏肺了吼出所有情緒一定很困難。

      她掙脫了我的懷抱,臉上的表情不再那麼苦澀,她看著前方的噴水池塘依舊不說話,這讓我懷疑她是否具有語言能力。

      「我、我是許廷凱。」該死,竟然結巴了,本來想來個帥氣的自我介紹的說。

      十秒過去了,我還是聽不到她的聲音,該不會真的是啞巴吧?

      「妳……會說話嗎?」這是我想到最委婉的問法了。

      又一個十秒過去了,正當我在回想上個月學的手語怎麼比時,她開口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

      「Dankon.」就算她的聲音很小,我也聽的出來這一定是我沒聽過的語言。

      『該死!林佳宣沒事幹麻介紹一個外國人給我!』

      她看見了我糾結的表情,臉上抹出了一道極淺極淺的微笑,「聽不懂嗎?」

      她的天籟搭上她那淺到要拿顯微鏡才能看到的微笑,我想天使如果是人的話大概就像這樣吧!

      我恍忽的點頭,因為此刻的我沉醉在有關她的全部裡。

      「我說的是世界語。」她在我的掌心上寫了幾個英文字母,「D、a、n、k、o、n,Dankon,意思是謝謝。」

      世界語是什麼?我怎麼聽都沒聽過?先不管世界語了,先知道她是誰比較重要。

      「妳的名字是?」

      「徐薇涵,我的家人都叫我小薇。」

      正當我要在一次的自我介紹時,她又哭了,只是這次她掛的不是愁雲慘澹的表情,她笑著哭了。

      「幫我取個別名好嗎?」她用著笑而悲痛的表情看著我,「因為只要聽到這個名字,我就會想到外婆。」

      看到她的表情,再加上她特指了外婆這件事,今天過世的人應該就是她的外婆吧!

      可是我現在的腦子一片空白,完全沒有想法。

      「我現在還想不到,不過我一定會努力想的!明天……」我搔了搔頭情急之下指了我住的大樓,「我住在九樓的927號房,明天我在告訴妳!」

      等等,我剛剛是約她明天見嗎?她該不會把我當成變態吧!

      正當我的頭腦混亂時,她舉起右手比了『六』,「我一放學就過來,反悔的是小狗。」

      現在的我內心大概尖叫了好幾次吧!在彼此的大拇指體溫重疊時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在她放手的那一刻,她微笑著對我說:「Pardonon.」

      還來不及問她是什麼意思,她就轉身離開了,我想應該是明天見的意思吧!

      但是隔天,她沒有來。

      後天也是、大後天也是、一個禮拜過後還是杳無音信。

      時間帶走了她在我腦海裡的畫面,現在的我只記得她叫徐薇涵,而且喜歡說別人聽不懂的世界語。

      那天她留下的單字,肯定不是明天見。

      徐薇涵,妳是小狗。

      電視的廣告播放著墾丁的畫面,那一片蔚藍的海與閃耀的光讓我深深著迷,『國境之南』這四個純白色的字打在只有幾朵白雲點綴的藍空上,真的好美。

      如果人必須選擇一個喜愛的地方作為天堂,那麼我想非它莫屬。

      這片南方的海,是我的唯一天堂。

      「薇涵自殺了。」林佳宣再替我換點滴液的時候說了這句話,我很震驚。

      那瞬間時間好像停擺一般,我呼吸著,卻像與世界隔絕,在她消失的這幾天裡發生了什麼事?我不自覺地問著自己,卻赫然發現這些問題根本與我無關。

      她只是一個曾出現再我的世界裡不到一小時的女孩、她只是一個曾倚靠在我的肩頭哭泣的女孩、她只是一個讓我買下販賣機裡全部種類飲料的女孩、她只是一個讓我覺得似曾相似的女孩。

      基於這些理由而我有了好幾百個無解的問題想問她。

      我知道想關心一個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但我還是想要給自己一個答案,有明確的答案才能是我放心。

      畢竟生活中我遇過太多沒有解答的問題,而且幾乎每一個都與死亡扯上關係。

      「她在哪?」我問。

      「急診室,她才剛被送到醫院。」林佳宣用著快哭的聲音說:「她自刎後竟然自己打了110,很好笑對吧?我……」

      她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跑出了病房,一聽到她才剛送進急診室後我的理智線就全斷光了,不顧林佳宣用力拉扯我的手,拼死拼活的跑向急診室。

      為什麼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的執著?為什麼為了她我連命都可以不要?

      心裡的聲音向我訴說了解答,

     

      因為我把她當成了自己。

      【我擅自的將徐薇涵當作我的替代品,期待著她能將我的生命延續下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