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本該不再甦醒之人。

隔日一早,古恩便從旅館退房,他一邊在旅館餐廳用著早點,一邊思考如何拜訪邦德侯爵。

魔法師公會和神殿的關係有點複雜,講明點就是水火不融。

這兩方的關係在二十年前神諭出現之後,更加對立。

所幸看在皇族的面子上,兩方明面上都沒有刻意給對方找碴。

而且昨天似乎喝的有點太多了⋯

想到昨天,他煩躁的抓抓頭。

昨天跟菲聊的太開心了,都忘記將昨天的疑惑問出來。

他將早點吃下肚之後,依舊還沒想出來如何拜訪,等到回過神來,他已經在邦德家內的花園了。

當然他是非法入侵。

「啊⋯⋯老毛病又犯了。」想著想著就會走到目的地,而且是用專業的潛行方式。

不過來了便看看吧,被抓到還可以直接傳送出去。

稍微逛了一下花園後,古恩下意識給了評價。

春夏秋冬有各自的區域,而且分佈均勻,整理乾淨,看來這邊的女主人並沒有特別的喜好。

正思考接下來要去哪裡時,前方有人走了過來,情急之下古恩躲到一旁的樹後面。

悄悄的探出頭,是一位坐著輪椅的金髮女性,以及在後推輪椅的黑髮女僕。

當他看到金髮女性的臉龐時,腦袋突然刺痛,隨即出現一道女聲。

『阿爾,對不起。』

同時,他知道了滿月的夢與這位女性有關。

他將手放在胸前,無庸置疑的感受到開心、感激、難過等情緒。

開心於終於找到了她,感激於神讓他能再度找到她,難過於她此時的狀態。

她那雙毫無生氣的眼神一直注視著前方,明明處在萬紫千紅的花圃中,卻沒有看向任何一朵綻放的花朵。

好想直接上前,牽起她的手,發誓說再也不會離開她。

突然,一道白光從左側閃過,反應迅速的他馬上向右側閃避,順便轉身看向襲擊者。

那人身穿白色鎧甲,手持白金製成的劍,右臂上的有著教會的聖騎士徽章。

而此時會出現在這裡的聖騎士只有一位,菲力克斯.邦德。

古恩看到菲力克斯的臉時,不禁愣了一下,這不是昨天在酒館跟他相談甚歡的菲嗎?

「魔法師都喜歡闖民宅嗎?」菲力克斯將劍指向古恩,絲毫沒有放下警戒。

古恩將雙手舉起來,做出投降的樣子:「可能是,畢竟傳送很方便。」

「說吧,為何你會出現在這。」

古恩視線往輪椅上的人看了一秒,便轉回來盯著菲力克斯的眼,認真回:「來救一位靈魂受損的人。」

聞言,菲力克斯才認真審視古恩:「我該如何信你?」

古恩愣了下,這是要信物之類的意思嗎?

按照父親的性格,以往他的要求都是建立在未來「會使用到」或是「未來有益」的用途上。

唯一一次讓他不理解的要求是⋯⋯將一個十字架耳飾掛上,不能取下。

十字架,在帝國裡象徵神殿,而魔法師佩戴任何跟十字架相關的物品則會被同儕排擠。

同理,任何神殿相關人士戴上星星相關服飾則會被視為不忠。

他不理解父親用意為何,於是他直接詢問為何要佩戴,明明魔法師和神殿不和。

而父親給他的答覆是:不想被其他魔法師發現的話就長時間在耳飾上施予闇魔法,把它變成其他模樣,這樣可以訓練你長時間使用魔法。

現在看來⋯⋯這個「訓練」看起來似乎有用,但更感覺是為了在某個時間將其露出,以示身分。

古恩將手從耳旁一揮,小心詢問:「是這個嗎?」

一個銀色十字架耳飾出現在古恩的右耳耳垂上。

菲力克斯依舊面不改色,似乎已經對這種魔法習以為常,冷笑回:「這是魔法弄出來的假物吧?」

「那你可能不知道,闇魔法弄出來的幻物無法反射陽光。」語畢,古恩往後退了一步,整個人都被陽光照耀,連耳飾也在閃閃發光。

這個時候菲力克斯才將劍收入劍鞘,轉身說:「跟我來。」

古恩鬆了一口氣,提步跟上。

菲力克斯把他帶到客房,而不是待客室,對此,古恩非常疑惑。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菲力克斯道:「你該不會打算以那副模樣在我家晃吧?」

「⋯⋯也是。」是他思慮不周了。

下一秒,古恩身上的黑色斗篷變成了貴族服飾,無疑又是闇魔法的傑作。

菲力克斯轉身看向他,瞬間無語。

魔法再方便也不是這樣用的!

「總之,給我換下衣服,萬一有會魔法的貴族來了怎麼辦?」菲力克斯一邊說一邊把人給推進房:「等等會有僕人來帶你。」

「碰!」門關上,留下錯愕的古恩在更衣室。

回過頭來看房間,桌上整齊的放著一套黑色系貴族服飾,沉默幾秒,決定穿上。

但,詭異的是,這是什麼時候準備的?

思索同時,敲門聲響起:「大人,我是負責帶路的女僕娜菲,請問準備好了嗎?」

收起思緒,他回:「準備好了。」

————————————————————

來到會客室,便見到菲力克斯已換上較為輕便的衣服,坐在沙發上等著我。

「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本名古恩.奧斯本,隸屬於魔法師公會的宗師級闇魔法師,從事搜查工作,目前休假中。」語畢,悄悄的看著菲力克斯的神情,沒有變化,而是淡淡喝了一口茶。

他將茶放下:「菲力克斯.邦德,神殿聖騎士。」

「我們就直奔主題吧。你要如何救溫特?」

「經我父親的研究,喝下一些魔法藥水就可以了。」古恩從收納寶石拿出一瓶藥水和一本書。

「安德烈.奧斯本嗎?」

「在談話對象面前直呼對方父親名諱,你真的是貴族嗎?」古恩驚訝的看著他。

而菲力克斯則是替他到了一杯茶:「對於闖入我家的人,我需要給予他尊重嗎?」

「⋯⋯」行吧!我理虧。

「為了能讓溫特醒來,我已經試過任何方式了,我不介意再試一種。」菲力克斯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個時候,古恩知道了十年前那位喝下天使之淚的男孩許了什麼願望。

「需要準備什麼嗎?」菲力克斯將茶喝完,看著杯底的茶葉殘渣,喃喃道:「接下來是⋯⋯」

「沒了。」古恩望向窗外,看著蔚藍的天空。

兩人結束談話,來到溫特.杜克的臥室。

帝國有皇族、三位公爵以及數位的侯爵、男爵、子爵,其中三位公爵分別為杜克公爵、黑爾公爵以及吉布斯公爵。

杜克公爵歷代都有一位成員是聖騎士,而黑爾公爵的家族成員們常常擁有魔法天賦,吉布斯公爵則是主持著帝國的商業。

三位公爵分別代表了神殿、魔法師、平民。

菲力克斯告訴我,溫特和黛安娜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兩人出生時分別帶了一個特殊的印記。

姊姊黛安娜左手手背有著月亮符號,妹妹溫特右手手背則有七芒星印記。

神殿的『聖典』以及帝國的歷史記載,出生時帶有月亮印記的人,他會成為英雄,而帶有七芒星印記的人,則擁有天神級魔法能力及天賦,是個後生可畏的魔法師人選。

但⋯⋯溫特誕生於代表神殿的杜克公爵家。

七芒星印記的事情被杜克公爵給隱瞞下來,從小溫特被限制不能出門,右手更是長期戴著黑手套。

女孩因此開始怕生,但幸好杜克公爵並沒有把兩姊妹分開,女孩擁有個不錯的童年。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對黛安娜極為重視的杜克公爵開始給她進行各種教育課程,連一般公爵小姐不用上的劍術、槍術、弓箭課程也一併上了。

隨著姊姊開始忙碌於課程之中,溫特開始感到孤單,但她也沒有任性,只是靜靜的在自己的房間,看著書。

某日,不知道是哪邊走漏了消息,說一位擁有七芒星印記的人在杜克公爵家,得到此消息的魔法師公會立即坐不住了,馬上派人前往調查以及詢問。

面對魔法師公會的詢問,杜克公爵並沒有否認,魔法師公會會長更是欣喜的向溫特提出魔法學校的邀請。

但是杜克公爵拒絕了,但魔法師公會會長尚未放棄。

『別這麼急著拒絕嘛!讓我們先聽一聽溫特小姐的意願,好嗎?』

『溫特,妳的想法是?』

古恩看著菲力克斯溫柔的把藥水喂進溫特嘴中,淺藍色的藥水不久便成為空瓶。

「藥水由特咯星草製作而成,夜晚記得打開窗簾,月光會對靈魂修復有所幫助。」古恩拿起空瓶,看著飄在瓶內的淺藍色光粉,蓋上蓋子。

「那是⋯⋯只生長在月神殿的藥草,對吧?」菲力克斯問:「那不是很稀有?」

「是父親某次任務完成的獎勵。」古恩笑著說:「按照他的說法:『與其放在那邊長灰塵,不如拿來救人。』」

月神殿,傳說只有月神亞提密斯認可的人才可以進入的神聖場所。

神殿裡一直都是黑夜狀態,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其庭院長著無數株淺藍色植物,聖典稱之特喀星草,既是神草也是毒草。

不被神認可的人摘取它會死,但摘取後的特咯星草可以救人。

能進月神殿的人非常多,但能摘取特咯星草的人非常少。

特咯星草的藥效非常強大,強大到只需一些粉末,就能救回一位重傷之人。

也強大到只要生吃一株特咯星草,就能死亡。

————————————————————

夜晚,古恩坐在屋頂上,思考著。

如果這個方法能行,溫特大概十四天後就會醒來了。

如果她醒來,並不知道是誰使用了黑魔法,那我接下來該調查⋯⋯其他有使用黑魔法的人。

休伊特魔法監獄。

還有⋯⋯當初溫特應該不是她自願的拒絕魔法學校的邀請,這件事情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

「別這麼急著拒絕嘛!讓我們先聽一聽溫特小姐的意願,好嗎?」基頓.麥克米爾人不死心的說。

「溫特,妳的想法是?」炎森.杜克寒冷的視線看向在一旁默不做聲的溫特。

感受到兩人的視線的溫特並未抬起頭,只是小聲的說:「一切都聽父親大人的意見。」

炎森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才是我的乖女兒。好了,妳先退下,我跟這位魔法師大人還有話要說。」

「是的,父親大人。」女孩幾乎是跑著離開了那間令她喘不過氣的房間。

「二小姐。」門外的女僕端著一個托盤,輕聲喚道。

仔細一看,托盤上是外傷藥品和一些衣物。

「阿爾在哪裡?」女孩心急的問。

「請跟我來。」女僕將她帶到府邸的一角,一間破舊的木屋前。

女孩打開門,看到眼前的場景不禁嗚住嘴。

而女僕只是將托盤放在桌上,悄然離去。

女孩仔細的替男孩包紮傷口後,男孩開口了:「小姐最終⋯⋯還是拒絕了邀請是嗎?」

「嗯。」女孩悶悶的回,雙眼流下淚。

「大小姐肯定會生氣的。」男孩溫柔的替她拭去淚水:「別哭啊!我這不是沒事嗎?」

「嗯!」女孩用力的點頭:「我下次一定會保護你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