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A快攻

角色介紹:

喵仔:電影系大三女學生,系上排球副隊長。個性沈著冷靜,不講多餘的話。常常嫌棄華寶,但又無法拒絕她的各式要求,內心喜歡華寶卻不承認。

華堡:電影系大三女學生,系上排球隊長,排球技巧很好,個性樂觀開朗,喜歡喵仔,養了一隻叫白白的狗。

獾獾:喵仔的室友,電影系大四女學生,系上排球隊隊員,說話的語調很輕柔,常常笑,在華寶的誠心感動下決定幫助她攻略喵仔,養了一隻叫花生的貓。

岱岱:電影系系友,系排畢業生,比獾獾大一屆,個性熱心成熟。

修修:電影系大一學妹,系上排球隊隊員,與以上角色都是朋友,暗戀獾獾。

白白:華寶養的土狗,叫白白但其實是黑色的。

正文開始:

大三的學期末,濕淋淋的雨季結束,新葉在枝頭上被暖風吹著晃動,華寶牽著明明超黑但叫白白的狗,一如往常的「邀請」喵仔陪她去遛狗。

邀請大概是到喵仔宿舍請她的室友獾獾開門然後把她拖出來的意思。

叮咚!

「我的報告要來不及寫完了」喵仔雖然個性強勢,但還是得拜倒在獾獾學姊的淫威下,她只能無奈的陳述自己的困境希望引起學姊的惻隱之心。

獾獾拉著喵仔抵達了宿舍門口,看來學姐的同理心被白白吃掉了。

「謝謝獾獾」華寶看到喵仔,露出純真無邪的笑容,眼鏡下的大眼笑成彎月狀,喵仔只覺得看的牙癢癢,笑的這麼好看也沒用啦。

獾獾在喵仔被華寶拉出門後在屋內露出姨母般的笑容跟兩人揮手道別。

白白像往常一下充滿活力的東聞聞西舔舔,月光印在她黑呦呦的眼球上,喵仔臭著臉與華寶兩人並肩走著,華寶突然停下了腳步。

「誒,喵仔…….」平常講話總是很篤定的華寶難得有些猶豫,腳刮著地上的沙土。

「幹嘛啦?」喵仔的聲音還帶著慍怒。剛加入排球隊,學姊表示在球隊一定要有綽號,在得知喵仔沒有綽號後很好心的把自己養的貓的名字借給她用,完全沒有顧及到貓毛嚴重過敏的喵仔,剛開始只要聽到有人叫她就會無法控制的打噴嚏。

喵仔還沒察覺異樣,彎腰摸著白白的頭。

「那個……」

「我…….」

斟酌著用字,喵仔發現華寶牽著白白的拉繩微微顫動。

「我們……」白白的拉繩抖動的更厲害了。

喵仔停下了摸白白的動作,抬起看見華寶白皙的面頰在路燈下看起來異常通紅,但眼神清澈無比。

她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

喵仔自認不是一個喜歡逃避的人。

在不算太長又不夠短的人生中,她在國小時報警抓了打她爸爸的媽媽,罵跑了國中公車上偷摸她的變態,過肩摔了高中霸凌她的同學,半工半讀攥足了上大學的學費。也不是說這些是什麼艱難到無法突破的困難,但喵仔覺得自己已經儘量勇敢處理出現在她人生中的各種事件。

喵仔自認不是一個喜歡逃避的人,但知道華寶愛她後,她真的想要逃跑。

喔,她不是想,她是真的跑了。

「大家好,我是1年a班的田怡華,最喜歡吃漢堡王的華寶,所以綽號是華寶,以前在高中在排球隊打的是欄中位,請各位多多指教!」

大學剛開學,從接住大四學長的死亡重扣後,華寶就在排球場備受關注。

喵仔被跟風朋友拉去系上排球隊練習,剛加入球隊還沒自我介紹前她還以為隔壁班的華寶是學姐。華寶高中打球的經驗讓她一進球隊就飛天遁地,實力硬生生高了學姊一大截。

華寶生性開朗外向,全年無休的笑容,自己系排的不用說,才開學幾週就交到了一打別系的朋友,天天出現在不同熱門群體的宵夜現實動態上。

一開始,同為大一的喵仔不喜歡華寶。

倒不是像心胸狹隘的同屆們私下抱怨的球技落差或是學姊們不自覺的偏愛,而是因為華寶總是在笑,太常笑了。

贏球就算了,辛苦追到的領先被隊友搞砸輸球,她也不生氣,就笑著,跟大家說don’t   mind。

喵仔其實也搞不懂,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偏執,明明保持笑容是美德,但從第一天加入球隊,喵仔就想問華寶,到底是在笑幾點。

其實華寶笑起來很好看,粗框鏡片下墨黑的眼眸,彎月弧度,酒窩梨渦,小巧的虎牙讓整體露齒的笑容看起來更溫柔純真,好像世間就沒有一點悲傷能沾染到她。如果現在有一份google問卷,問喵仔覺得最好看的笑容長什麼樣,她大概會上傳華寶的照片,但在當時,她真的恨透了那個笑容。

大學排球新生盃,冠亞軍賽時她們輸了,因為身為主力的華寶在攻擊落地時踩到對手越過場界的腳,扭傷了腳踝下了場,瞬間大家都慌了,換來了對手的輕鬆取勝。

「……我覺得大家都很棒誒,比賽節奏都掌握的很好,接球也都進步很多。抱歉突然扭到讓大家擔心啦,不過沒事啦,下次我們一定會贏!」

賽後檢討會,找個有遮蔭的走廊,球隊學姊學妹坐成一圈,輪流發言。

華寶右腳沒穿鞋,把冰枕用布綁在腳踝上,她分析剛剛比賽的情勢,笑嘻嘻的稱讚隊友,還因為腳踝扭到跟大家道了歉,隊友們也被她的開朗感染,原本凝重的表情鬆懈。

「新生盃而已嘛,以後比賽機會多的是」

「如果不是華寶扭傷,我們一定會贏啦」

「哎呀,下次要小心一點啦,不要再受傷了」…….

華寶笑著接受大家的拍肩、關心,喵仔看著華寶的腳踝,怪異溫馨的氣氛讓她覺得喉嚨像被什麼噎到,她起身走去洗手間。

喵仔回來時,檢討會已經結束了,朋友傳了手機訊息叫喵仔等等到校外火鍋店慶功,走廊只剩下岱岱學姊攙扶著華寶要帶她去看醫生,華寶艱難的拉著學姊的肩膀站了起來,喵仔站她們前面。

「喵仔,妳怎麼去這麼久,我還以為妳被廁所花子抓走了。」華寶抬頭看到喵仔,開玩笑的說。

「為什麼要笑」喵仔沒理會華寶的打趣,只是盯著她,認真的說。

「到底有什麼好笑的」喵仔看著華寶,面無表情。「比賽都輸了,還嚴重的扭到腳,為什麼還笑的出來」

「喂,喵仔……」岱岱有點慌張,不知道平日寡言穩重的喵仔怎麼會在這種情況發作。

「沒關係喔」華寶轉頭跟岱岱說道,鏡片下的大眼轉了轉,想了想,她輕輕的挪開岱岱扶著她的手,吃力的蹲下身,拆掉固定繃帶,把冰枕拿起來。

冰枕下的傷口紅到發紫,青筋不自然的圍繞踝部,整整腫脹成了左腳的一倍大。沒有料想到這麼嚴重的岱岱鐵青了臉,喵仔握緊了拳頭。

「我高中打了三年的球,打了很多場比賽,扭到了很多次的腳踝,所以很習慣了」華寶又笑了「抱歉,喵仔很想贏對吧,都花了這麼多時間練習了」

喵仔聽到了回應,沒有說話。華寶動作熟練的把固定繃帶綁了回去,岱岱扶著華寶繼續慢慢往前走,經過了喵仔,兩人三腳不和諧的腳步聲迴盪在走道。

在走出走廊前,喵仔咬牙,回頭追了上了兩人,她扛起了華寶另一邊的手,分擔了一邊的重量。華寶跟岱岱都驚訝的看著她。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很痛,說出來比較好」華寶扭到腳時候喵仔站在離她最近的位置,落地時,只有她看到華寶眼中一閃而過的痛苦,下一次抬頭,華寶又開始對著每一個人笑,說著沒關係。

「偶而讓別人擔心沒有關係的。」喵仔望進了華寶的眼睛。她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討厭華寶笑了。

華寶愣住了,走廊外的陽光灑落在三人身上,她微微轉頭看了喵仔,喵仔低著頭,耳根子通紅,不知道是因為曬傷還什麼原因。

那次華寶扭傷撕裂了韌帶,整整休息了一個月,從此之後,華寶開始黏著喵仔,喵仔怎麼努力也ㄍㄡˊ不掉的那種黏。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