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警告

【嗞嗞——】

廣播器傳出刺耳的聲響,打破了房間詭異的寧靜。

【請.所有實驗體.到.培養皿儲放區.集合。】

機械般的人聲從廣播器傳播到各個房間。

如同毫無生命的機械一般,孩子們在同一時間放下手邊的事物,在同一時間離開床位,走出房間。

所有實驗體的房間,都是圍繞著一個廣場,而培養皿儲放區正式在那裡。

跟著人群走到中心的廣場,大多數人都非常熟悉的走向那整齊排列,裝著不明液體,兩公尺高的培養皿,而一方通行則是拉著妹妹的手,努力觀察著孩子們的規律。

是按照編號嗎?⋯

一方通行想著,正準備帶著妹妹走向屬於自己編號的培養皿,冰冷的女聲便在身邊響起。

「新來的實驗體跟我過來。」

擁有深褐色長髮的女子說道,隨後轉身離去。

跟著說話的女子身後走著,一方通行這才發現周圍還有許多尚未走到培養皿前的孩子,緊張的神情明顯都和其他實驗體詭異的平靜不同,孩子們不約而同與其他孩子拉近距離,就像年幼的企鵝互相取暖一般,希望從其他人身上得到一些安全感。

「所有實驗體先進去把自己洗乾淨,十分鐘內出來。」

女子指了指自己身後的淋浴室,眼神掃過所有孩子,冰冷的說道。

「諾是沒有準時出來拖到我寶貴的時間⋯」

女子冷笑一聲,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站到浴室旁的牆邊,晃了晃手中的計時器,意示可以進去洗澡了。

或許是覺得大家都還是孩子的關係,淋浴室並沒有分男女,只是一個浩大的空間,牆和地面一樣都是詭異的白,牆上整齊掛著蓮蓬頭,看樣子應該是足夠幾百個人同時一起淋浴的。

任由水滴從身上滑落,將自己身上的髒污一併帶走,讓原本被髒污染灰的短髮恢復潔白。

上次清潔身體是什麼時候來著?

一方通行苦笑。

記得以前母親偶爾會趁父親不在家的時候,去遙遠的河邊打一桶水,用破的無法再修補的舊衣服為自己和妹妹擦拭身體。

可在母親對著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心聲,說後悔生下一方通行這個怪物後,保護自己的反射便不再願意讓母親觸碰,也沒有再擦過澡,最近的一次清潔身體還是在下雨的時候關掉反射和妹妹一起淋雨。

白皙的小手捧著蓮蓬頭流出來的水,是那麼潔淨,或許這是來到這個地方唯一的好處也說不定。

將身上的水珠反射掉,一方通行穿上這裡提供的乾淨衣服,只有一件長到膝蓋上衣,連一件內褲都沒有,但一方通行並不在意,至少該遮的地方都遮到了,也沒什麼好不滿的,不如說,對出生於貧窮人家的孩子們來說,能擁有一件乾淨的衣裳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嗶嗶!】

在一方通行踏出淋浴室的同時,黑髮女人手中的計時器正好發出計時結束的聲響,隨後一群孩子衝衝忙忙的跑出淋浴室,而女人只是冷冷的望了那些人一眼,隨後讓孩子們在她面前坐下。

「等會被叫到編號的實驗體,要站起來大聲回報自己的姓名,年齡和血型。」

「1011。」

「岡本朝陽,11歲,A型血。」

「1037。」

「柴田凜,10歲,O型血。」

「1046。」

「櫻井葵,12歲,B型血。」

⋯⋯

隨著女人的點名,陸續有孩子站起來回報自己的資訊,自己被非法販賣還準備非法實驗的感覺越來越重,卻也只能無奈的接受這個事實。

「1055。」

女人說道,卻遲遲沒有人站起來回報,修眉微皺,女人不耐煩的再叫了一次這個編號。

「1055!」

隨著女人的聲音落下,一個男孩顫抖的緩緩站起,正準備回報自己的資訊,卻被女人的聲音打斷。

「你不開心嗎?」

對於女人莫名其妙的問題,男孩只是顫抖的低下頭,抿著唇,什麼都沒有說。

「能來到這裡,你不開心嗎?」

女人直勾勾的盯著男孩,男孩終於忍不住淚水,任由淚水落下,也任由自己將心聲吐出。

「我要回家!我一定會乖乖的,我要回家⋯回家⋯⋯」

男孩雙眼緊閉,帶著哭腔說著,被他的情緒所影響,不少孩子也紛紛低下頭,悄悄的,無聲的哭泣,聽著男孩的哀求,心裡悄悄燃起一絲希望,心底卻也知道回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回家,曾經是如此平常簡單的事,現在卻成了不可能達成的願望,多麼可笑的一件事啊!

一方通行拉著妹妹的手,和其他孩子們一樣低著頭,但臉上卻什麼情緒都沒有,只是不想表現的跟別的孩子不一樣,而從因為太過顯眼而惹來麻煩。

回家,是別的孩子的希望,卻不屬於一方通行的想法。

家?或許他從來都沒有過。

一方通行如此想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傳來,將一方通行的思緒拉回現實,剛才的那個男孩已經不在原地,留下的只有女人漫不經心的擦拭著手,沾滿鮮血的手。

一方通行順著大家的眼光望向一邊的牆壁,牆壁不在是曾經的潔白,被粗暴的染上了一大片血紅,一團血肉模糊的爛肉貼著牆緩緩滑落。

一方通行機械式的將頭轉正,看著神情自然的女人,腹中一陣反胃,卻還是優先遮住剛回神的妹妹的眼睛,一方通行驚恐的看著女人,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一手將妹妹摟在懷裡抱著,希望能藉此讓自己平靜下來。

「能來到這裡,為世界奉獻生命與能力是你們的榮幸,你們應該要高興才對,來,笑一個。」

女人說道,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而孩子們則是面部猙獰的,勉強裂出嘴角⋯。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