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光滅

      冬季總讓人變得懶洋洋。

      晨曦從窗簾縫隙灑入無光的臥室裡,突如其來的光使我的眼睛感到不適,揉了揉雙眼,我將手肘撐在柔軟的床舖上,懶散地起身。

      我揉了揉雙眼,朝著牆上的月曆走去,確認這週的行程。月曆上被圈起的一月十日,是繳交新作品大綱的日期,從今天算起,也不過剩下五天能讓我發想。

      我用手指順了一把打結的頭髮,走進浴室裡洗漱,前行時,拖鞋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音,想拖稿的心情就和我的腳步一樣沉重。

      走出浴室時,書桌上的手機的通知燈正閃爍著,我打開鎖屏螢幕,跳出了名雪傳來的一條連結。

      真稀奇,難得傳訊息給我不是為了催稿子。我偷偷地揶揄她,好奇心驅使我點進連結,心想著是什麼樣的新聞會讓名雪轉傳給我呢?

      可,映入眼中的斗大的標題卻讓我的心不禁一揪。

      「日光因舊傷退團,LIGHTS從此無完整體。」

      一段文字,像一陣巨浪朝我襲來,充滿衝擊而讓我無法相信,也不敢去相信。

      LIGHTS是我最喜歡的偶像團體,而日光則是我最喜歡的成員。

      追星是一條漫長的路,漫長到我幾乎要忘記時間的流逝,一眨眼,十年歲月就宛如沙漏裡的沙,一下子便流完了。正如團名,這十年來他們照亮了我無光的日子,為我黯淡的青春塗上了色彩。

      關閉聊天室,我打開通訊錄,想撥通電話連絡江玲姊,向她求證消息的真偽,可顫抖的雙手卻讓我難以按下數字鍵,手機號碼僅十個數字,我卻按了近一分鐘才撥出通話。

      嘟嘟聲維持十多秒,這短暫的幾秒鐘對我而言卻無比漫長,彷彿過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我感覺自己快要被時間吞噬,無法呼吸、無法動彈。

      江玲姊接起電話,我結結巴巴一句話也說不清楚,就像是牙牙學語的孩童,說出口的字句全黏在一起。

      當我說完話,電話那頭的江玲姊沉默良久,我才聽見她用著平穩的語氣說道:「今早已經與經紀公司確認過,日光確定退團。」

      她在陳述一個不可能改變的事實,不帶有任何感情。

      結束通話後,我在筆電前呆坐許久。

      我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只覺得一切都在我看見新聞的瞬間,悄然凝結了。

      其實,早在我喜歡上他們的那一天,就知道總有一天他們會各奔前程,有屬於自己的未來。

      我以為,我會難受得近乎窒息,然而我卻只是無聲地掉著眼淚,心裡空了一塊,很疼,卻喊不出聲來。

      原來,十年轟轟烈烈的青春,被我重重舉起,卻只能輕輕放下。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對於恐懼,總是害怕它到來,但在它到來時,卻又無比淡然。

      打開電腦文檔,手指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當我回過神來,已經不自覺打了一千字的大綱。

      我不知道自己打了些什麼,只知道在那瞬間,悲傷的痛楚滲透我的心,像是落於宣紙上的墨水,慢慢地渲染,漫延至我的全身。

      當我仔細地看過方才所打出的文字,才知道自己寫出多虐心的故事大綱,與過往清新的文風完全不同。

      驀地,手機鈴聲響起,我接起通話,那頭傳來江玲姊的聲音。

      「韶瑛,下週日後援會打算為日光辦一場畢業典禮,妳來嗎?」

      我看了一眼月曆,正好無事,身為粉絲後援會的文案長,我不應該缺席。可不知為何,我卻動搖了,遲遲無法開口說出「我會去」。

      「韶瑛?那一天有事嗎?」

      當江玲姊再度詢問時,我才明白為什麼我說不出口。

      那些害怕與心酸宛如一根魚刺,哽在我的喉嚨,吐不出也嚥不下,只覺得好痛、好難受。

      我努力地想發出聲音,可最後從我喉嚨裡溢出的,不是那句堅定的「我會去」,而是細微的嗚咽聲。

      「韶瑛?妳還好嗎?」江玲姊似乎察覺了我的異狀,她的聲音拔高,語氣裡滿是擔憂,因我的沉默感到不安。

      「不好……」我最終只說出了這句話。

      過往的記憶片段在我的腦海裡不停播放著,歷歷在目。

      回想起十年前剛進文案組時,我參加了成團三週年的粉絲見面會。

      活動進行時,我偷偷地在手幅背面寫下一段話——你是日光,而我是向日葵,永遠向陽而生。

      現在想來,這話真是幼稚又中二,可就是真誠。

      而現在,我的光,他滅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